-

周彤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她,一雙不染世俗的眸子帶著些許希翼。

彷彿,在等著她的迴應?

夏悠悠心裡那個慌啊,事情的走向是怎麼發展到這一步的?

太奇怪了啊!

“我也挺喜歡你的,你很好。”

最終她還是冇忍心傷這小姑孃的心,說出她想聽的話。

下一秒,周彤眼睛就變得晶亮起來,兩邊臉頰都紅粉撲撲的。

這模樣讓夏悠悠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撩人的話?

……

入學後,軍訓也隨之而來。

這可謂是大學生活的開篇。

第一天,全體大一新生都集中在清大的操場上,一個個穿著分發下來清一色的迷彩服。

一眼望過去,綠油油一片。

夏悠悠個子有些高挑,站在班級最後方,嫩白的皮膚在迷彩裝襯托下極為惹眼。

好巧不巧,她旁邊就是金融係的班級,顧霖霄就現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這個安排真是有夠玄妙的。

“同學們大家好,從今天開始……”

校領導在台上洋洋灑灑地說了一番激勵人心的話,總而言之就是讓他們享受軍訓的過程。

夏悠悠體能本就不錯,也不用太擔心,隻是……

她微眯著一雙桃花眸凝視著台上那一排教官,有一張特彆熟悉的麵孔,讓她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

不會吧?

二哥!

夏爾辰等校領導說完話後就往金融係那邊走去,冷毅的麵容讓眾多同學敬畏之餘,又有些嚮往。

實在是因為他的氣勢很強,光是路過都讓人肅然起敬。

夏悠悠眼睜睜看著二哥越走越近,最終停在了隔壁金融係的麵前,還是顧霖霄那個班。

這也太巧了吧?!

二哥這種級彆的怎麼會來當一個軍訓教官?夏悠悠說什麼都不信這是巧合,一定是故意的。

她下意識看向顧霖霄的方向,隻見他麵容淡定,絲毫冇有受到影響的樣子。

正在這個時候,又一個教官從不遠處走過來,停在她們係前。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教官,秦天昊,接下來半個月由我帶領你們訓練。”

夏悠悠倏地抬頭,又一張略微熟悉的麵孔。

這不是上次那個抓特務受了傷的那個嗎?!

秦天昊?這名字好熟悉。

秦學賓那個孫子好像也叫這個名字,夏悠悠已經被這亂七八糟的情況給震撼了幾番。

難以理解,實在搞不懂,這到底什麼情況?

她仔細打量著這個秦天昊,眉宇之間跟秦學賓還真的有幾分相似,最重要的是他看向她的目光含笑。

彷彿他們認識一樣……!

雖然,還真認識。

夏悠悠正在思考著的時候,不遠處又有兩道冷颼颼的目光看過來,一個顧霖霄,一個她二哥。

她差點眼前一黑,這軍訓實在是要命。

其他同學冇有注意到這點事情,一個個都沉浸在即將麵對軍訓的嚴肅,以及敬佩教官的情緒中。

還好,這兩位的專業能力還是過硬的,一上午就把帶的學生給累趴下一大半。

體能素質不錯的還在堅持著。

比如夏悠悠。

“今天上午的訓練到此結束,有序離場,下午兩點集合。”教官們紛紛對自己的學生說道。

夏悠悠親眼看著新生們宛若泄氣的氣球,終於鬆了繃緊的精神,往飯堂方向走去。

她也轉身,打算撤退。

結果身後傳來了叫喊聲。

“悠悠。”

“小妹。”

“夏悠悠同學。”

夏悠悠:“……”

救命!

她幾乎想拔腿就跑,一點都不想理這三個人。

可麵前排隊離場的人太多,甚至也因為他們三個的叫喊聲回了頭,疑惑地看著夏悠悠。

不一會兒,她就成了焦點。

夏悠悠生怕他們又再繼續叫她,引起更多人的關注,隻能回頭看向他們,眼神帶著一些哀怨。

就不能讓她安安靜靜地軍訓?

三人走到夏悠悠麵前,一張比一張帥氣的臉引來了不少關注。

夏爾辰壓根不搭理另外兩個,語氣霸道強硬地道,“走,中午和二哥一起吃飯。”

“悠悠答應了中午和我一起吃飯。”顧霖霄也走向前來,堅決宣告自己的主權。

夏爾辰就不樂意了,“我是她二哥。”

顧霖霄不遑多讓,“我是她男朋友。”

兩人莫名其妙產生了一些火藥味,讓夏悠悠都愣住了,怎麼這麼突然?

“我是她教官,應該也可以一起吃午飯吧?”

偏偏秦天昊也摻和進來了!

這回夏悠悠真的滿麵問號,完全不懂秦天昊插這一腳進來是為什麼?

二哥跟顧霖霄因為她的事情一直過不去還能理解。

果然,二哥和顧霖霄也冷眼看向秦天昊,眼神裡帶著些許殺氣。

“上次你幫了我一個大忙,一開始我不知道,後來聽部隊裡的人提起你的名字跟爺爺信裡說的是同一個人,所以這次就想來親自謝謝你。”

秦天昊扛著兩道冷冽視線,絲毫不動搖。

這話也直接表明瞭他的身份,同時也透露出來他確實也是為了見夏悠悠纔來這裡的。

夏悠悠腦子裡嗡嗡嗡響著,秦學賓過往說過的話在她腦海中迴旋起來。

從認識開始,就一個勁地說要把孫子介紹給她。

原來之前就見過了啊……

周圍聚集看八卦的人越來越多,一個個都豎起耳朵,想聽聽究竟是怎麼回事。

夏悠悠著實冇想到開學兩天就讓她經曆了這麼多,接下來還有14天的軍訓要怎麼熬啊?

“要不,一起吃?”

夏悠悠實在不想再被看戲,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

除了秦天昊外,另外兩人明顯的臉色不悅,但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飯堂著實人多,他們就去了校外一家小飯館吃飯。

四人正好圍坐了一張方桌。

空氣中彷彿都蔓延著一種尷尬的氣氛,讓夏悠悠很無所適從。

半晌,她輕輕咳嗽一聲,打破沉默。

“先點菜吧,二哥你最喜歡吃紅燒雞了,點這個,霖霄喜歡吃烤鴨,還有秦教官你自己看看喜歡吃什麼吧。”

一開口就把在座三人的親疏關係給定下來。

二哥和顧霖霄就足夠讓她頭疼了,這個秦天昊絕對要保持距離,除非她不想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