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吃辣?

夏悠悠茫然地看向他,遲疑兩秒鐘後就反應過來,臉倏地紅潤起來。

冇想到顧霖霄居然記得她每個月來親戚的日子啊!

旁邊的周彤完全冇聽懂這話,“悠悠你不能吃辣嗎?”

夏悠悠神色有些閃躲,“……嗯。”

大庭廣眾之下,她也不能直說自己親戚來了。

“那也太可惜了,冇事,我喜歡吃辣,我吃就好。”周彤一邊替她可惜,一邊盯著飯堂裡的辣雞子丁流口水。

最後周彤還真點了一份辣雞子丁,夏悠悠在顧霖霄的注視下點了一份平淡的臘肉炒飯。

她的目光卻一直追隨著周彤盤子裡的辣辣子雞丁……

好想吃!

大概是她的目光太過於明顯,周彤都有些扛不住,輕咳一聲就把自己的盤子往前推了一下,“要不,你嘗一下?其實好像也不是很辣。”

周彤也是南方人,不過是西南方向的,從小就愛吃辣,清大飯堂的口味卻是很照顧五湖四海的同學們的。

因此,這辣子雞丁確實不是很辣。

夏悠悠看得有些心動,忽而又感覺身旁有一道涼颼颼的視線。

她隻能搖頭拒絕,“不用了,你吃吧。”

這一頓飯,夏悠悠吃得索然無味,其實她身體素質倍兒棒,一般不會覺得不舒服的,可顧霖霄不這麼覺得。

夏悠悠已經在思考,要不晚飯甩開他?

“哎呀,悠悠,周彤,你們在這呢。”

忽然,前方傳來一道聲音。

是那三個湊一堆的室友,說話的叫孟曉蘭,也是金融的,跟在身後的一個是朱丹麗,一個叫寧媛。

朱丹麗跟寧媛就是設計係的,跟夏悠悠還在同一個班。

她們三個直接就在他們旁邊坐了下來,甚至也冇問能不能坐,彷彿他們之間很熟一樣。

夏悠悠望著她們三人,眸底劃過一絲意外。

剛纔吃飯不叫她們,現在是想乾嘛?

周彤也察覺出些許不對勁,擰緊眉心看著幾個室友,發現她們三個的眼神一直在打量著顧霖霄。

朱丹麗比較直接地來問,“這位是?”

“我男朋友,顧霖霄。”

夏悠悠倒是不太在意她們問什麼八卦,對於這三個室友,她覺得她們還不如周彤來的誠懇。

就是她的一種直覺。

那三個人的反應跟周彤一開始聽到這個訊息時候一樣,微微震驚,張大嘴巴看著夏悠悠。

她們想過顧霖霄跟夏悠悠關係不簡單,卻冇想到她會這麼直接說是男朋友。

“冇想到啊,悠悠,你這麼快就有對象了。”孟曉蘭的語氣有些怪怪的。

夏悠悠挑起細眉,注意到周圍投射過來的眼神,這反倒讓顧霖霄的存在顯得更是微妙。

一堆女的,就他一個男的坐在這桌。

“我們認識好久了。”夏悠悠嘴角的笑容淡淡的,接著又轉頭對身旁的顧霖霄說道,“你不是說吃完要去一趟圖書館嗎?你先去吧,我晚點找你。”

顧霖霄的目光不經意地在她的幾個室友身上掠過,帶著一絲不悅。

好好的二人世界就這麼被毀了。

“好,晚點我找你。”

他留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餐桌上就剩下她們這一個寢室的,氣氛變得越發微妙起來。

能考上清大的向來都是聰明的人,一點點小事也能察覺出來,她們自然也能看出來夏悠悠把顧霖霄給支開了。

後來來的三個臉色都有些不悅。

周彤左看右看一眼,微抿薄唇後開口道,“悠悠,你吃完了嗎?我們不是說等下還要去逛一下嗎?”

“嗯,快了。”

夏悠悠正好也吃得差不多了。

最後兩人跟那三個室友打了個招呼,也離開了。

剩下三人臉色更臭。

孟曉蘭也是從小就是學習樣樣拔尖的任務,一直都被捧著,久而久之就形成心高氣傲的心態。

包括朱丹麗,寧媛也很少會被這樣落麵子。

“她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就問問而已,用得著給我們擺臉色嗎?”孟曉蘭當即就開口吐槽。

寧媛倒冷靜一些,“剛纔我就讓你們彆過來,才認識第一天就這麼打擾彆人,人家當然不開心。”

況且,剛纔她們兩個的態度都怪怪的。

或者說其實從孟婭針對夏悠悠和周彤的時候,她們冇出聲那一刻就是默認孟婭的說法的。

兩個從鄉下考上來的,心底多少有點瞧不起。

隻是她們表現得冇有孟婭明顯。

朱丹麗纔不認同她的說法,還有點生氣,“大家都是室友,見麵打個招呼怎麼了?”

“算了,農村來的人心眼就是小,不跟她計較。”孟曉蘭冷哼一聲,也是站在朱丹麗這邊。

寧媛不是喜歡趟渾水的人,乾脆就不說話了。

可朱丹麗和孟曉蘭對顧霖霄挺感興趣,長得好看,而且又能考上清大,夏悠悠也真是有夠幸運的。

另一邊。

夏悠悠和周彤飯後走在校內道路上,很是閒情逸緻。

應該說悠閒的隻有夏悠悠一個。

周彤從離開飯堂就一直繃著臉,欲言又止地看向夏悠悠,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剛纔受了什麼委屈。

“你跟她們生什麼氣?”夏悠悠覺得好笑。

從第一次見麵開始,她就大概能看出這幾個室友的性格,什麼人能跟她合得來,什麼人合不來,太明顯了。

那三個人表麵上是和稀泥的,實際上心裡跟孟婭一樣。

反倒這個看似把她給賣了的周彤,真的冇什麼心眼,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懦弱了,習慣了逆來順受。

這下週彤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很是生氣地解釋著,“當然要生氣!本來她們去吃飯也冇喊我們,坐下來也不問一聲,這也太過分了。”

而且,還盯著悠悠男朋友看!

周彤打從心底把悠悠當朋友了,遇到事情也是先維護她。

“嗯,這確實該生氣。”

夏悠悠也不喜歡這種被隨便對待的感覺,感受不到一點尊重。

得到鼓舞的周彤更是氣鼓鼓,話匣子像是被打開了,“總之,我不喜歡她們三個,我隻喜歡你。”

夏悠悠:“……”

猝不及防被表白是怎麼一種體驗?

要不是周彤的眼神太過純粹,夏悠悠都要懷疑顧霖霄要被撬牆角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