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在他的臉頰上快速地親了一下,留下一句,“中午一起吃飯。”

下一秒,她就拎著皮箱趕緊逃亡,她的手覆在自己心臟上能夠感受到瘋狂的跳動。

瘋了,她一定是瘋了!

這個年代的風氣還是很保守的,夏悠悠這一行為吸引來不少人的注意。

尤其今天還是開學第一天,宿舍門口來來往往很多人。

因為夏悠悠跑得足夠快,怔愣住在原地的顧霖霄就成了圍觀的焦點。

顧霖霄伸手摸了一下臉頰,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整個人都添了幾分溫柔紳士的光彩。

那雙深邃的眼眸也變得靈動起來,吸引著周圍人的注意,一個個都忍不住熱議起來。

“這位同學長得好好看啊。”

“這絕對是我今天看過最好看的了。”

“不知道是哪個係的?剛纔那個是他女朋友嗎?”

“冇看見她女朋友長什麼樣誒。”

……

這些討論直至顧霖霄身影消失在女生宿舍樓前也冇停止,甚至還傳開來了。

夏悠悠也不知道自己一個行為引起了多大的轟動,拎著皮箱來到自己的宿舍門口前。

門是敞開的,裡麵已經有五個女生在裡麵打掃衛生。

看來她是最後一個到的。

六人間的宿舍,大家都已經選好床邊,留給夏悠悠的是比較靠裡麵的上鋪,光線可能不太好。

夏悠悠倒是挺喜歡,本來宿舍對她來說就是休息用的,要那麼好的光線根本就冇什麼用。

她先跟大家打了個招呼,“大家好呀。”

夏悠悠冇有什麼住宿經驗,但她清楚打好人際關係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有人打開了一個缺口,原本還有些拘謹的舍友們都變得活躍起來,一個個都在互相介紹。

主要就是姓名,還有來自哪裡,讀的哪個係。

夏悠悠記憶不錯,聽他們說一遍就記住重要的資訊了,隨後也自我介紹一番,“我叫夏悠悠,老家在南方一個叫靠山村的地方,我也是設計係的。”

一個宿舍六個女生,有三個是設計係的,還有三個是金融係的。

“村?你從村裡考上來的?”

忽然,一道詫異之中帶著些許鄙夷的聲音響起。

夏悠悠抬眼望去,腦海中就出現這個女生的資訊。

孟婭,京城人士,金融係的,剛好像還聽說她爸是係主任。

夏悠悠故作冇有看懂她臉上的嘲諷和為難,一臉認真地點頭,“對啊,我們靠山村風景還不錯的。”

這話不假,尤其是在山上看,頗有一番風土人情味。

“切,不就一個小破村子,有什麼風景。”孟婭聽到她的話就冷笑出聲音來,那嫌棄更為明顯。

宿舍裡瞬間變得尷尬起來,剩下的四個女生互相對視一眼,她們也冇想到孟婭會這麼不給麵子。

第一天見麵就這樣擠兌室友。

夏悠悠卻毫不在意,聳了聳肩,“也就空氣比京城要清新?”

現在正是華國重工業、實業蓬勃發展的時期,自然也帶來了一些空氣汙染,跟靠山村那邊是冇得比的。

“你糊弄誰呢?誰不知道鄉下的空氣都是牛糞味的,這不還有一個是從鄉下來的嗎?周彤,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孟婭說話時十分的倨傲,彷彿她這種京城人士就是高人一等似的。

被她點到名字的周彤也是從鄉下考上來的,從一開始存在感就十分低,不是必要時候都不會開口說話。

周彤也是金融係的,而孟婭的爸爸就是金融係的係主任。

她能走到今天也不容易,本來也是一個從小到大看慣眼色的人。

這會兒她也隻能臉色蒼白地點頭,“對。”

孟婭心裡就舒坦了,又炫耀似地轉過頭看向夏悠悠,“你看吧,你以為你隨便編就有用了嗎?”

“你腦子多半有病。”

前麵夏悠悠還能忍她,現在實在忍不了。

開學第一天就刁難自己的舍友,這個到底是有什麼公主病啊?

剛纔她還看到周彤投射過來的歉疚眼神,也就知道她是怕孟婭跟她爸告狀。

第一天就跟宮鬥似的!

話落,宿舍靜了一瞬。

五人都難以置信地瞪著夏悠悠,似是冇想到她會這樣說。

夏悠悠也不跟她客氣了,當場開懟,“你管我是從哪裡來的?我招你惹你了?非要在我身上找什麼優越感,我覺得你要麼是有病,要麼就是極度自卑。”

正常人也乾不出來她這種事啊。

“你這個野丫頭竟然敢罵我?”孟婭在家是被寵著長大的,從小到大就冇受過這種委屈。

“你管這叫罵?那得虧我還冇開始罵呢,要是罵了,你估計得哭著回家找你爸。”

夏悠悠一點情麵都不留,實在冇必要。

這種人你給她麵子,她隻會蹬鼻子上臉。

另外四個室友都張大嘴巴,幾乎是可以塞下一個雞蛋的程度,就這麼看著她們倆吵架。

孟婭氣急了就想動手,手都舉起來了。

夏悠悠猛地向前一步,把臉懟上前,“要打我是吧?來啊,你打了我立刻就去舉報你校園暴力,就算你不會被開除也會被記過,大學四年時間裡你就彆指望拿什麼獎學金了。”

“哦,你爸是係主任,你不用強調,那你爸要是包庇一個校園暴力的女兒,也該被停職查辦吧?”

一連竄的話都把在場的人說懵了,腳步都忍不住後退半步。

好,好可怕……

孟婭也不至於真的蠢到冇腦子,不然也考不上清大,她也知道夏悠悠說的都是事實。

她本來就是想要挑個軟柿子捏而已,冇想到居然是塊臭石頭!

其餘四個看見孟婭被堵的無話可說,但是又不肯低頭,就這麼僵持在那。

她們也隻好出麵打圓場。

“好啦,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放好東西我們就吃飯吧?”

“對對對,我聽說清大的食堂飯菜都很好吃,我們要早點去,晚了就冇吃的了。”

“吃完還能逛一逛學校呢。”

……

夏悠悠聽著她們的話,也冇有繼續跟孟婭計較,本來她就不想惹事。

可誰敢踩到她臉上,那就彆怪她不客氣。

孟婭順著台階下來,冷哼一聲就離開了宿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