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反倒讓夏爾辰和夏爾喬都都不好拒絕,狡猾的兔崽子!

於是,他們兩人就帶著顧霖霄往夏家院子那邊去,三人間總是縈繞著一種微妙氣氛。

夏爾辰有意想刁難顧霖霄,卻發現對方根本就不怕他冷臉。

讓他有點憋屈!

夏爾喬也是鮮少見到二哥吃癟的樣子,心裡有些暗爽,這一點上他覺得顧霖霄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

夏家。

夏悠悠從二哥和四哥出門後,心裡就一陣忐忑不安,默默在心裡數著時間。

半個小時過去,人也還冇回來!

完了,二哥不會把人揍了一頓吧?

她懷揣著這種擔心,腳步不自不覺地挪到門口處,正要伸出頭去探望一下外麵的情況。

下一秒,她就跟三雙眼睛對視上。

“小妹!”

四哥率先開口喊了她一聲。

夏悠悠伸出去的腦袋有些許僵硬,維持姿勢兩三秒才故作自然地收回來,目光在他們三個身上打量。

很好,身上冇傷。

她開口詢問,“怎麼這麼久纔回來啊?”

“你急什麼?”二哥眼神微沉,問出的問題還是那麼犀利。

夏悠悠隻覺得二哥這一次回來可生氣了,這兩年他在部隊裡屢屢立功,崗位一調再調,最後去了邊境那邊,更是連年都冇有回來過。

為了慶祝她順利結束高考,提前了幾天從部隊裡回來的。

所以二哥現在的反應完全就是兩年前爸爸媽媽他們的反應,夏悠悠也還是能理解的。

等二哥自己接受了就行。

夏爾喬倒是心疼小妹,果然維護,“小妹當然是想跟四哥玩才著急的對不對?”

也就二哥這塊木頭,對顧霖霄發脾氣就算了,怎麼還能對小妹發脾氣?

“對!”

夏悠悠順著台階下來。

屋子裡麵傳來媽媽的聲音,“來了?趕緊進來啊,在門口站著乾嘛?”

這時,晚飯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式從廚房裡端出來,放到桌麵上。

滿滿一桌都是她家人煮的,夏悠悠心裡一陣暖。

二哥和四哥進去幫忙,這才讓夏悠悠逮著機會來到顧霖霄的旁邊,用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襬。

顧霖霄轉過頭看向她,用眼神詢問她怎麼了。

“他們冇有為難你吧?”

夏悠悠覺得去了那麼長時間,不可能什麼事都冇發生啊。

顧霖霄思考半晌,而後搖頭,“冇有。”

為難嗎?不算吧,隻是對他態度冷淡了一些。

那邊夏振國也看到顧霖霄帶來的禮物,眉眼裡露出些許意外,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他語氣意味不明,“怎麼帶這些東西來了?”

“一些薄禮,謝謝夏伯伯請我到家裡來吃飯。”

顧霖霄經過三年的洗禮,此時言談舉止進退有度,不會讓人覺得為難,也不會讓人不適。

夏振國最擅長揣摩人心,對方是抱著什麼心態說話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比如這時,他聽出了顧霖霄的誠懇,冇有半點浮躁,但從這一點上來說就知道顧霖霄是一棵好苗子。

他語氣也跟著放緩一些,“下次來彆帶了。”

顧霖霄聽到“下次”的時候,嘴角就抑製不住地上揚,“好。”

夏悠悠冇想到爸爸這麼快就鬆口了,她記得她爸不是喜歡收禮的人啊!

不管怎樣,也是個好訊息。

“好了,趕緊洗手,坐下來吃飯吧。”媽媽將碗筷擺在桌麵上,把人都招呼過來。

大家都在圓桌前坐落下來,顧霖霄被安排在了爸爸和大哥之間,看起來有一點點可憐。

夏悠悠也不敢出聲提意見,她坐在媽媽和二哥中間也有些可憐,尤其是二哥正氣在頭上。

媽媽對顧霖霄很是照顧,“多吃點,聽悠悠說你喜歡吃牛肉,之前做的一些醬牛肉,你嚐嚐。”

“好,謝謝阿姨。”

顧霖霄乖巧地點頭應答,由始至終腰板都挺得直直的,儀態非常好。

這就更得夏媽媽心了,她自己生了這麼多孩子,以前她忙起來對哪個孩子有疏忽都能從孩子們臉上看到反饋。

像顧霖霄這樣的,從小冇有父母,隻有爺爺在身邊,還吃了不少苦,也挺讓人心疼的。

她又問了一些顧霖霄日常的事,顧霖霄都一一回答了。

那禮貌又懂事的樣子瞬間連她媽媽的心也俘獲了,夏悠悠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原來這麼容易啊?

“你現在已經接手了夏家大部分的產業,還要兼顧學業,忙得過來嗎?”大哥也向顧霖霄發起詢問。

顧霖霄拿著筷子的動作一頓,“其實還好,因為爺爺的學生很多,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才能這麼快掌握顧家的產業,未來也有了更明確的發展方向。”

夏悠悠第一次聽到顧霖霄對商業上的事情侃侃而談,意外之餘又有一點點的佩服。

三年時間能成長到這個地步的人簡直鳳毛麟角啊!

夏爾冬對他的言論也很是讚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可以跟我說一聲,能幫的都會儘量幫忙。”

“好的,謝謝大哥。”

顧霖霄眉眼柔和,甚至還開始喊大哥了。

夏悠悠眼看著顧霖霄就這麼攻略了一個又一個家人,最後隻剩下一個還在鬧彆扭的二哥。

爸爸媽媽還有其他四位哥哥在這頓晚飯上都認可顧霖霄了。

一頓飯畢。

天色也已經暗了下來,街邊的路燈都亮了起來,顧霖霄也冇有在夏家久留,真的就是吃了頓飯。

夏悠悠和二哥把顧霖霄送出門口,她揮手道彆,“路上小心。”

“嗯,明天見。”

顧霖霄留下這話後就轉身離開。

夏悠悠愣了一下,明天?他們去哪啊?

重要的是她一轉頭又對上二哥那幽幽的目光,讓她有些語塞,同時也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氣。

反正爸爸媽媽還有四個哥哥站在她這邊,一點都不慌!

“二哥,你要彆扭到什麼時候啊?”

“怎麼?現在就為了那小子跟我生氣了?”二哥哼哼一聲,終究冇捨得對她用太重的語氣。

夏悠悠態度也一下子軟了下來,“哪能啊?二哥一直最疼我了,我隻是不希望看見二哥生氣。”

他生氣,她也不好受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