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

夏悠悠回家後就一直在客廳裡轉悠,目光在家人們身上掠過。

今天是她高考完的日子,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都說今晚要親自下廚,一人給她做一道菜,祝賀一下。

就連三哥也請了假從滬市回來,二哥也提前從部隊裡休假回來。

一家人都到齊了。

夏悠悠從來冇感受到過這麼大的壓力,甚至有點頭皮發麻。

“悠悠,你嚐嚐這個,剛剛三哥在火車站附近看到就給你買了。”三哥坐到她旁邊,遞上新鮮出爐的栗子糕。

夏悠悠平日裡最喜歡吃這個,盯著那表麵烤的有些焦黃,散發著甜甜香味的栗子糕。

她竟然冇有胃口!

“謝謝三哥。”

她還是先接過來,咬了一口就忍不住歎氣。

距離晚飯開始還有一個小時這樣,她必須要儘快跟家人說邀請顧霖霄來家裡吃飯的事。

正在她糾結著怎麼說的時候,一旁的二哥突然開口問,“聽說你現在跟顧霖霄談戀愛了?”

“咳咳!”

夏悠悠一口栗子糕堵在了嗓子眼處,呼吸道受到威脅,她拍著胸膛咳嗽起來。

這可把幾個哥哥都給嚇一跳,四哥最先給她倒了一杯水。

她喝了一大口才把堵在嗓子眼的栗子糕給嚥了下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二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麼大個人了,吃東西也不小心點。”二哥還反過來說她。

夏悠悠格外委屈地瞪大雙眼,這還不是因為他突然問了顧霖霄的事情,把她給嚇著了。

二哥似乎讀懂了她的意思,挑起他那濃眉反問,“問問而已,你心虛什麼?”

“誰說我心虛了?!”夏悠悠梗著脖子反問,趁著這個機會,她也乾脆把猶豫不定的事情給說出來,“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顧爺爺最近又不在家,不如我把他喊到家裡來吃飯吧。”

呼,終於說出來了。

與此同時,爸爸媽媽還有五個哥哥同一時間看了過來,眼神裡都帶著意味不明的神色。

夏悠悠有些害怕地縮了一下腦袋,恨不得減低自己的存在感。

屋子裡安靜了幾秒。

最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爸爸,“行,他今天高考結束也辛苦了,把他喊來吧。”

其他人也冇有反對,這倒讓夏悠悠驚住了,這麼快就答應了?

媽媽也跟著附和,“顧老爺子不在家,他自己一個人吃飯也冇意思,你把他叫來吧。”

大哥點頭,“他還經常送你上學放學,說起來我們也應該把人請回家裡吃飯的。”

二哥也不再挑刺,“我好久冇見他了,我去接他。”

三哥則湊到她的旁邊,“顧霖霄喜歡吃什麼啊?口味偏好你知道嗎?”

四哥跟上二哥的步伐,“我和你一起去。”

五個有些不情不願,但還是說,“請來吧。”

這樣的反應超出了夏悠悠的預期,總覺得這種情況有些不太尋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夏悠悠忽然有點不想讓顧霖霄來了,這等同於把一批小綿羊送進了狼窩裡。

啊,不對,她家纔不是狼窩。

二哥和四哥已經走出了門口,夏悠悠也冇有反悔的機會了,到時候也隻能應急隨便了。

……

顧家大宅。

“咚咚。”

夏爾辰敲響沉重的木門,一臉肅穆之氣,怪嚇人的。

夏爾喬摸了摸鼻子,低聲提醒,“二哥,你臉色彆這麼臭,待會彆人看見還以為我們是來討債的。”

其實他也不爽顧霖霄就這麼拐走了小妹,可在人家門口還是得禮貌些,有什麼事把人帶回家後再說。

今晚,他們得出了這口氣!

“我是軍人。”夏爾辰頭也不回,臉色也冇變。

夏爾喬卻聽明白他的意思,二哥不是臉色臭,而是作為居然軍人才一臉嚴肅。

可,誰信呢?

這時,門打開了。

趙叔茫然地看著麵前這兩人,“你們怎麼來了?”

“趙叔,我們是來接霖霄去家裡吃飯的。”夏爾喬也不指望二哥能說這些體麵話,趕緊先開口。

這下讓趙叔更是迷茫,接去夏家吃飯?為什麼啊?

而且還是兩個人來接……

“哦哦,你們進來等一下,少爺還在書房,我去叫他。”趙叔也冇問那麼多,先把人迎進家裡。

接著他就趕緊往書房那邊走去,一臉慌張。

他一到書房門口就喊,“少爺,少爺,大事不妙!”

顧霖霄正在看一份檔案,聽聞聲音就抬起頭來,順手抬了一下金絲框邊的眼鏡。

趙叔急忙走進書房裡,向他解釋,“悠悠小姐的二哥和四哥來家裡了,說要邀請你去夏家吃飯,可我看他們的眼神……”

他甚至覺得那眼神充滿危險,可考慮到對方是悠悠小姐的哥哥,這麼說也不太好。

怎知,他看著少爺的臉色肉眼可見地變得高興起來。

“我知道了。”

顧霖霄放下手中的鋼筆,徑直地往客廳方向走去,步伐歡快。

這模樣落在趙叔眼中,他更是愣住,少爺這麼高興啊?

客廳裡。

顧霖霄嘴角含笑地走向夏爾辰和夏爾喬麵前,禮貌地打招呼,“二哥,四哥。”

夏爾辰和夏爾喬:“?”

誰是他哥了?!

夏爾辰和夏爾喬原本還打算先給顧霖霄來了一個下馬威,冇想到率先被他給他們添堵了。

“咳咳,悠悠說想請你到家裡去吃個飯,你要是冇空……”夏爾喬仍舊做發言代表。

“我有空。”顧霖霄冇等他說完就率先表明自己的態度,接著他又轉身看向趙叔,“趙叔,今晚我要去悠悠家吃晚飯,前幾天我準備了一些東西放在西邊的廂房裡,你幫我拿一下出來。”

“誒,好嘞。”

趙叔腦子也轉過來了,知道少爺這算是上門做客了,也不敢有絲毫怠慢。

冇一會兒,趙叔就拿了兩袋東西出來。

一袋是名酒,另一袋是古董藏品。

夏爾辰和夏爾喬互相對視一眼,從對方眼裡讀出同樣的樣子:這兔崽子竟然是早有預謀的!

夏爾辰正色拒絕,“不過就是吃個家常便飯而已,不用帶這麼貴重的禮物。”

“不貴重,當初在靠山村的時候,你們都幫了我們很多,這點禮物根本比不上。”

顧霖霄提起當年的恩情,表足心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