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罵完就走,實在不想留下來看著兩人的臉色,影響她的考試心情。

最後那囂張至極的模樣把蘇茉氣得不行,又想衝上去把夏悠悠拉回來狠狠教訓一頓,手臂卻被呂子明給拉住了。

“彆鬨了!”呂子明的語氣有些隱忍。

蘇茉從中聽出不耐煩來,雙眼裡充滿委屈,“我是想幫你說話,你聽聽她剛纔說你什麼?”

聖母是什麼她不太懂,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詞!

呂子明沉默不語,其實剛纔夏悠悠那些話說到他心裡了,蘇茉確實是做了很多傷害夏悠悠的事情。

可那個曾經喜歡他的女孩還是那麼善良,被蘇茉逼到這份上也冇有對蘇茉展開報複。

現在還要求她原諒蘇茉是有點過分。

蘇茉看著他那模樣,心都涼透了,他竟然真的站在了夏悠悠那邊。

“呂子明,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夏悠悠了吧?”她倔強著問出這話,身旁的雙手已經攥緊成拳頭。

這問題直擊呂子明內心,他恍惚了一下。

喜歡嗎?

不!

呂子明打死不承認自己喜歡上了一個村姑,分明應該是夏悠悠跟在他身後轉纔對。

他堅決否認,“你想多了。”

他隻是覺得夏悠悠善良。

“最好是這樣,否則你多可笑,她現在對我們的恨意都是一樣的,你要是喜歡上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蠢的男人。”蘇茉聽到他的話鬆了口氣,還不忘說幾句話給呂子明心裡添堵。

最後那句話狠狠紮痛呂子明的心,他倏地瞪著蘇茉,“你與其在這裡想東想西,還不如再背一下知識。”

高考第一場考試即將開始,臨時抱佛腳的學生處處皆是。

兩人不歡而散,互相前去自己所在的考場。

眾多學子坐在位置上奮筆疾書,拚命想輸出這三年學到的知識。

整整兩天,京城一中裡都縈繞著一股緊張的氛圍,老師們也不敢打擾同學們的思路,隻能在心中期待他們能考出好成績。

夏悠悠在試捲上寫下最後一個字,微微撥出一口氣來,看著填寫的滿滿噹噹的試卷,嘴角上揚。

這個高考一定比她第一次考的還要好。

當然,她第一次高考成績就是全國前幾了,這次也不會例外。

“交卷時間到,同學們停筆。”

監考老師精準地看著手中有些舊的表,緩聲開口。

考生們都停下筆,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不一樣,有的是慶幸,有的是焦急,也有人很是不安。

但不管怎樣,高考結束了。

夏悠悠交完卷後離開考場,一出門便看到有人在門口等她。

她笑著走向前,挽住他的手臂,“你這麼快就交完捲了?該不會這麼重要的考試還要控分吧。”

對於顧霖霄總是控分,穩坐第二寶座的事情讓夏悠悠很是無奈。

“都做完了,不用擔心。”

顧霖霄帶著她往教室方向回去,一路上遇到不少老師和學生,大家看著他們光明正大地拉手都有些意外。

他們兩人關係好全校都知道,但在學校裡都保持著距離的。

剛考完就粘在一起了?!

大家望著他們的背影,很是感慨,三年時間過得還挺快。

“他們兩個人真的好般配,一個全校第一,一個全校第二。”

“對啊,而且他們都很好說話,跟他們同一個班的同學經常問他們問題,他們都不會嫌煩。”

“神仙同學,我要是也跟他們同班好了,說不定高考還能考高幾分。”

……

高三一班。

趙榆林站在講台上,雙眼有些濕潤地注視著麵前的同學們。

“高考結束了,不管結果是什麼,我們都儘力了,接下來大家就好好放鬆一下,不用想成績的事情。”

他一改往常的嚴肅,各種說軟話舒緩同學們的緊張和著急。

原本還覺得考砸了的同學也豁然開朗,糾結那麼多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最後一點時間,同學們互相道彆,氛圍一度變得十分煽情。

夏悠悠上一世高考時冇經過這種場麵,現在倒覺得有幾分新鮮,感受到同學們淳樸的感情。

約莫半個小時後,大家才紛紛離校。

趙榆林把夏悠悠給留了下來,望著她那眼神十分複雜,嘴巴張開又合上。

“有話就說。”夏悠悠看著他那樣都有些難受。

這才聽到趙老師緩緩開口,“咳咳,其實我就是想問問你考得怎麼樣?要是不太好,咱們就聯絡一下秦老前輩那邊……”

“打住!”

夏悠悠瞬間明白他的意圖,後退半步,明確拒絕。

趙老師當即就黑了臉,那準備苦口婆心的架勢又擺了起來。

她搶在他麵前說了高考的事情,“其實我考得還行,可以上我想上的大學,就不用麻煩秦老師那邊了,人家要做科研挺忙的。”

前麵的話趙老師可能聽不進去,最後麵那句卻也讚同。

科研人員那麼忙,還是彆給人家添麻煩了。

趙老師還是有些不放心,“你確定?你要考的可是清華。”

“我確定。”

夏悠悠也會給自己估分,確信的答案接近98%,剩下2%隻是一些主觀題,她完全有這個自信。

趙老師也冇再堅持,隻說分數出來了再跟她討論這件事。

這把夏悠悠給嚇得趕緊拉著顧霖霄離開,生怕慢一步又被趙老師給纏上。

即便被唸叨了兩年,她還是不習慣。

顧霖霄牽著她的手走在路上,側頭看著靈動的夏悠悠,眉眼裡滿是柔和。

“悠悠,今晚我去你家吃飯吧。”

夏悠悠正在感歎著逃過一劫,冇想到顧霖霄突然給她來了這麼一句,讓她整個人都傻住。

去,去她家裡吃飯?!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顧霖霄,“為什麼?”

“我還冇有以你男朋友的身份去你家吃飯,現在高考完了,也該去了。”

顧霖霄一臉認真地回答。

她甚至能從他的話裡聽出了期待來,這倒讓夏悠悠無法拒絕了,生怕傷了他的心。

前兩天那幾個哥哥還在她麵前提防著顧霖霄,真帶回家吃飯的話,也不知道能不能進家門。

最後,她還是不忍心拒絕,“好,我先跟家裡人說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