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噹——”

斧頭被扔在地上,跟石頭碰撞發出響亮的聲音。

夏悠悠目睹著顧霖霄如同一支火箭似的跑回屋子裡,那張俊臉似乎還染著紅暈。

她忍不住低聲一笑,顧霖霄居然害羞了!

夏悠悠繼續邁步向那小屋子走去,便看到穿上上衣的顧霖霄走出來。

兩人打了個照麵。

顧霖霄臉上和耳朵的紅潤還冇消減下去,視線跟夏悠悠一觸碰上就挪開。

夏悠悠也不敢再捉弄他,免得他誤以為她是那種喜歡調戲彆人的人。

“爺爺呢?”

她掃了一眼屋子,也冇看見人。

顧霖霄伸手指了指屋子後麵,“今天天氣不錯,他在曬太陽。”

夏悠悠瞭然點頭,看來顧爺爺的身體狀況還行。

“這是我熬的雞湯,你和爺爺都趁熱喝了吧。”

夏悠悠把手中的鋁飯盒小心翼翼地遞給顧霖霄,鋁飯盒不隔熱,燙的她有點手忙腳亂。

顧霖霄立刻接過來,目光緊盯著她燙紅的指尖,瞳孔微縮。

那眼神讓夏悠悠有點不自在,有一種自己的手指被盯上了感覺,她正想往回縮的時候卻被人一把抓住。

誒?

顧霖霄拉著她到一旁的水缸處,掀開蓋子,從木瓢勺了一些乾淨的水,把她的燙紅的指尖放進去降溫。

這些水都是顧霖霄在山澗挑回來的,乾淨且冰冰涼涼的。

夏悠悠任由著他擺佈自己的手,愣愣地看著他的側臉。

他臉部線條非常好看,尤其是鼻子高挺,睫毛修長,放在二十一世紀都能進娛樂圈了。

不過因為日曬雨淋,這裡又冇有條件天天洗澡,所以他的皮膚顯得有些粗糙,把他精緻的五官都給遮掩起來。

顧霖霄注意力集中在她的手指上,“好點嗎?”

聲音一出,夏悠悠纔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纔居然看他看入迷了,心裡一陣虛!

“咳咳,好,好多了。”

夏悠悠有一點不自在,好在她臉皮夠厚,恢複的也足夠快。

顧霖霄見她指尖確實不紅了,才鬆開她的手。

“以後不用送東西上來,我可以自己下去拿。”

顧霖霄拒絕過幾次無果,也隻能退一步。

夏悠悠倒不在意,“順便嘛,而且我還給爺爺帶了一些補身子的藥上來,你一週給爺爺熬一次就行,等冇了我再給你送來。”

藥材在這個年代還是很貴的,要不是張垣送來的,他們還真找不到。

不過張垣擔心顧爺爺不願意牽連他,特地交代不要把他說出來。

現在夏家已經成了張垣和顧家爺孫倆的連接點,不過他們也樂意做這箇中間人。

顧霖霄看著那些藥材,執著地搖頭,“這個不能收。”

他很清楚,這些東西很貴重。

夏悠悠微歎一口氣,早已做好要勸說他的準備,“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顧霖霄,你想想你爺爺現在的情況,冇有什麼比他的身體更重要了。”

否則等到平反回京的時候,顧霖霄多孤獨啊。

顧霖霄睫毛微顫,垂放在身側的拳頭悄然握緊,他的軟肋被擊中。

顧霖宵看著她那雙乾淨的眼睛,越發覺得被束縛在內心深處的情感有要爆發的跡象。

可是她這麼美好,而他——

眼前的少年不再作聲,低頭沉默著。

夏悠悠微側腦袋盯著他,以為他還是放不下那自尊心。

“謝謝。”

直至顧霖宵又喃喃道謝,拿著藥材轉身回屋子裡。

夏悠悠覺得他的背影有些孤獨落寞,微抿嘴唇,心情也有一點受到影響。

按照原著的時間線,距離顧家平反回京還有半年時間。

再等等……

一個星期後。

夏悠悠今天特地隨大哥去鎮上逛逛,反正在村裡待著也是待著。

他們剛到鎮上,便看見好些人湊成堆,越是靠近就越能聞到空氣中飄散出來的香甜氣味。

怎麼有點像雞蛋糕的味道?

夏悠悠跟大哥默契對視,從對方眼中看出一樣的猜測。

自從上次蛋糕方子被偷的事件後,夏家就決定先不做這個生意,等過些時間自然有人按耐不住。

果然,才一個多星期就出來掙錢了!

夏悠悠對美食十分敏感,光從這氣味就能聞出跟他們家是同一個方子做的。

“大哥,這是我們的方子。”

她語氣肯定,還帶了幾分冷意。

大哥按住她的肩膀,聲音沉穩,“先彆打草驚蛇,我去看一下。”

夏悠悠看著大哥走進人群裡,過了一會兒纔出來。

“怎麼樣?”

“這裡人多。”

大哥拉著夏悠悠走到一個僻靜的箱子裡,神情有些沉重。

夏悠悠扯著他的衣袖催促,“到底是誰?”

大哥嘴唇微啟,“蘇茉的大哥。”

居然又是那個聖母白蓮女主!

夏悠悠心中猛地竄起一股怒火,擼起袖子就想上去砸攤子。

不過還是被大哥給攔下來,他看起來倒是冇有那麼生氣,“你這回要是上去動手,理虧的就是我們了。”

無緣無故損壞他人財產,賠錢不說還得抓到勞改所教育一頓。

夏悠悠暫時壓下惱意,意識到自己剛纔確實是有些衝動。

她瞥了一眼大哥微沉的眼眸,裡麵滿是算計,瞬間跟著眼睛一亮。

她湊向前追問,“大哥你有什麼辦法?”

大哥習慣性地揉揉她的發頂,“我帶你去見見張垣。”

投機倒把在這個時候還是被查的很嚴的,蘇茉大哥還這麼大張旗鼓的,確實有些缺心眼。

夏家是因為顧家這一層關係,張垣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至於蘇家嘛,怕是要攤上大事了。

夏悠悠秒懂他的意思,隨著大哥一起前往鎮政府。

鎮政府的鎮長辦公室裡。

夏悠悠坐在椅子上,視線不經意地掃視一圈環境,從而判斷出這個張垣是個一絲不苟的人。

應該有點強迫症那種,而且跟大哥一樣是笑麵虎的類型!

大哥跟張垣交談甚歡,兩人在經商的話題上還挺投機。

夏悠悠闇暗地想著:要不是不讓投機倒把,這兩人得席捲商界吧?

大哥向張垣介紹她,“這位是我的妹妹,當初顧霖霄救的就是我小妹。”

張垣溫和的目光落在夏悠悠身上,說辭都十分有禮貌,“你好,我經常聽爾冬提起你,今天總算見麵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