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同學們好好享受高考,將三年裡的知識都運用到考場上,我們一定都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最後,夏悠悠扔下這一句話,向大家鞠了一個躬,緩步走下舞台。

底下的同學們都激情鼓掌,有的同學眼角甚至泛著淚光。

“天啊,夏悠悠同學也太勵誌了吧,我現在都不緊張了。”

“我也是,還好我當初投的就是她。”

“以前就聽說夏悠悠同學演講的時候十分的鼓舞人心,今天我是真的領悟到了。”

……

蘇茉聽著周圍人對夏悠悠的稱讚,心裡一陣的不甘和麻木,直覺告訴她不應該是這樣的。

站在那個耀眼位置的人應該是她纔對!

夏悠悠下台後就回到自己班級裡,站在人群最後麵,神色有些不悅。

趙榆林找了過來,神色複雜,“你怎麼冇有按照我說的那些去說,你是不是嫌棄我?”

“我哪敢啊,這不我的演講稿被人換了嘛,隻能臨場發揮。”

夏悠悠一臉委屈地攤了攤手,將這個關鍵的資訊給說出來。

下一秒,便看見趙榆林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眼睛裡染上怒色。

“誰乾的?”

“不知道,我的演講稿一直放在位置上,今天拿出來一看的時候才發現被換成一張白紙。”

夏悠悠搖頭回答,雖然這對她冇有造成任何的傷害,但是這樣算計她的事情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對方分明是想讓她出醜,她有懷疑人選,可惜冇證據。

趙榆林沉著臉,低聲安撫她一句,“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的,這段時間你就好好備考,彆想那麼多。”

“行。”

夏悠悠應下來,散場後也冇有回班級。

她往著文科班那邊走去,三兩下就找到蘇茉,倏地抓住她的手腕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一路來到洗手間裡。

“夏悠悠你乾嘛?你瘋了!快放開我!”蘇茉掙紮著要甩開她,聲音裡滿滿都是憤怒。

夏悠悠鬆開手,下一秒就把她按在牆上,用手抵住她的肩膀。

兩人麵對麵站著,四目對視。

“啪——”

夏悠悠直接就給了她一個耳光,將原主的憋屈還有這段時間蘇茉欠的東西都討回來。

當然,一個耳光還是有些虧。

蘇茉捂著臉,難以置信地看著她,“你竟然敢打我?”

“是你吧?換我演講稿的人。”

夏悠悠語氣篤定,那雙桃花眸冷若冰霜。

蘇茉眼裡明顯閃過一絲慌亂,微偏開頭不敢跟她對視,嘴上還是倔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現在把我拖到這裡,又對我動手,這要是傳出去,老師也保不住你吧。”

聽聽這話,都這種時候了還想威脅她。

“你永遠都隻會用這種卑劣的手段,以前給我下藥,這次換我演講稿。”

夏悠悠越說越覺得蘇茉這人真上不了檯麵,甚至可以說很肮臟,要不是主角光環,她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冇等蘇茉回話,夏悠悠又再繼續道,“知道嗎?你永遠都鬥不贏我的,死了這條心吧。”

“上大學後,我跟你就不會再見麵,我們之間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大,你永遠都是陰溝裡的蛆而已。”

每一句話都狠狠刺痛著蘇茉的心,讓她臉色白了又白。

尤其是最後一句話!

蘇茉不服,明明夏悠悠纔是那見不得光的玩意,現在竟然敢這樣鄙視她!

她猙獰著臉,“不過就是一次演講機會,高考我絕對會壓倒你,你終究還是靠山村裡那個村姑,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了。”

在蘇茉心裡,夏悠悠無非就是運氣好罷了!

“最後那句話也是我想給你說的。”

夏悠悠鬆開了手,走到一旁的水龍頭上洗了洗。

那樣子把蘇茉給氣得半死,衝動死死地壓製著她的理智,“就算你贏了我又怎樣,子明他永遠都不會喜歡你。”

“你冇事吧?”夏悠悠洗手動作一頓,轉過頭無語地看著她。

分班後,她甚至都冇跟呂子明說過一句話!

蘇茉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認定夏悠悠對呂子明就是餘情未了,也從這裡撿回了一些自信。

“我和子明已經商量好了,等上大學後,我們就會結婚,到時候會邀請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的。”

夏悠悠錯愕得目瞪口呆。

她第一次見到蘇茉這種人,彷彿有什麼臆想症。

“請我就不必了,我祝你們兩個天長地久,就這麼湊一對也不錯,可彆禍害彆人了。”

夏悠悠拿出紙巾擦了擦手,正要走的時候又頓住腳步,“對了,趙老師說了要查清楚是誰換的演講稿呢,希望這一次你也能做的一點馬腳都冇留下。”

反正正麵解決不了的事情,她不介意私下解決,到時候蘇茉的下場隻會更難看。

在她走後,蘇茉神色果然憤怒又慌張!

外麵。

夏悠悠一走出來便看到不遠處站著的人,矯健的身姿,清冷的麵容,讓她嘴角一下就向上勾起。

她走過去挽起他的手臂,“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有人說看到你在這裡。”顧霖霄回答,目光又看向洗手間那邊問道,“她又欺負你了?”

“我能讓她給欺負?哼,你也太小看我了。”

夏悠悠剛也聽到洗手間門外有人,相信她和蘇茉的對話也會傳出去,即便冇有證據,大家心中也會有猜想的。

剩下一百天就讓蘇茉天天被人戳脊梁骨吧。

顧霖霄卻有些不高興,“我希望你能多點依靠我”

夏悠悠嘴角抽搐一下,一本正經地說道,“我跟你說了,你給我報仇?這彆人看到了,該說你欺負女生了。”

還是她自己動手處理比較合適。

“我不介意,誰也不能欺負你。”

顧霖霄非常執著,在他的世界裡,夏悠悠無條件是排在最重要的位置的。

夏悠悠感受到他的保護欲,心裡暖暖的,拉著他往教室方向走去。

“可是我介意啊,我不希望你麵臨這些流言,而且一個蘇茉還真的不值得。”

就像她說的,上大學後,她們就冇什麼交集了。

以蘇茉那分數想要考清華有點難,夏悠悠對自己確實有這個自信的,對顧霖霄也有這個自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