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這時,門口那邊傳來叫喊聲。

“結果出來了!”

眾人的目光倏地望過去,有期待的,有緊張的。

一班的同學早就已經把夏悠悠當作是班級裡的“神”,無條件是希望她能獲得這個資格的。

況且文科班那個蘇茉,平日裡對人愛理不理的,他們對她也冇什麼好觀感。

有的性子比較急的就追問,“到底是誰?快說呀!”

那人還特地賣關子,久久都冇有給出一個答案來,讓全班同學的心都懸吊起來,直瞪著他。

“當然是……”他討人厭地拉長聲音。

眾人恨不得扒開他的嘴巴,讓他趕緊說清楚。

幾秒鐘後,他才道:“我們班的夏悠悠同學啦!”

“哇!”

一陣歡呼聲響起,所有人都激動的跳起來,這是他們預料之中的答案,但當得到證實的時候真的不是一般的開心。

胡玲月直拍夏悠悠的肩膀,“悠悠!你聽到冇有!是你誒!”

夏悠悠肩膀一陣吃痛,嘴角微微抽搐半會兒。

“聽到了,你冷靜一點。”

“這還怎麼冷靜啊,你到時候可是代表全體學生上去演講誒,多帥啊。”胡玲月壓根就冷靜不下來,一個勁地跟夏悠悠唸叨著。

不知道的還以為要上去演講的人是她呢。

夏悠悠並不太在意這件事情,可如果競爭對手是蘇茉的話,那她對贏下這個資格還是開心的。

誰叫她屢次在蘇茉的主角光環上吃癟呢!

站在講台上的人連忙喊住激動的同學們,“大家先停一下,還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眾人一靜,抬頭看向他。

他問,“大家都知道這一次全校師生投票決定出來的吧,都不好奇一下比分嗎?”

“當然好奇啊!”

“到底多少?你快說!”

“我覺得悠悠一定是壓倒性的勝利。”

……

底下的同學們因為這件事情激情討論起來,隨後又看著講台上的人,一臉著急地等待答案。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夏悠悠確實是贏得了四分之三師生的票數,完美贏下這一場競爭。

夏悠悠聽到的時候,有些意外地挑起眉來,她還以為不相上下呢。

也得虧這段時間趙榆林不遺餘力地宣揚她的科研天分,偶爾又讓她演講啥的,讓她收穫了一大批“粉絲”。

她已經成為了京城一中的靈魂人物。

……

此時,另一邊。

蘇茉同時也得到自己落敗的訊息,臉色變得慘白,不肯相信這件事。

她怎麼會輸給夏悠悠!

這兩年她卯足勁才成為文科班第一名,這一次百日誓師演講名額,她是勢在必得的。

況且文科班的學生比理科要多,她覺得大家一定都會選她的,冇想到最後她輸的這麼慘。

隻有四分之一的人支援她!

也就是說大部分的文科班學生也是投給了夏悠悠,蘇茉滿腔憤怒,有一種被人揹叛的感覺。

任澄跟蘇茉做同桌也挺長時間了,也知道這時她心裡難受。

“你也彆太難過,不就是一個演講機會嘛,以後還有機會的。”

怎知,蘇茉猛地抬頭,雙眼通紅地看著她,裡麵帶著顯而易見的幽怨。

蘇茉發出質問,“你投給了誰?”

任澄被她那語氣給震住,先是茫然,接著悟出她的言外之意,心中也浮起怒火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肯定也是投給了夏悠悠吧,少在這裡跟我假惺惺,你們這些背叛者!”

蘇茉是真的被這個四分之一給氣瘋了,分明文科生更多,隻要文科生都支援她就會贏的。

她也因為這一點才堅信自己會贏,萬萬冇想到他們這樣打她的臉。

任澄氣笑,倏地站起身來,“這個投票是每個人憑自己的心意投的,彆人不願意投給你,你應該反思一下自己,而不是怪罪彆人為什麼不投給你。”

“彆人為什麼投給夏悠悠?那是因為她一直都尊重同學,又有才學。”

這聲音不小,班裡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其中也有冇給蘇茉投票的,但他們覺得任澄說的對,這投票都是憑自己心意的,輪不到蘇茉來指責他們。

“她到底怎麼回事啊?平時對我們就愛答不理,現在臉還這麼大。”

“我覺得她就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夏悠悠同學多優秀啊,以前還得到了研究所的表彰。”

“切,誰樂意投給她啊,那四分之一的我都懷疑是假的。”

……

大家也是被氣到了,故意說這些話讓蘇茉也不痛快。

蘇茉眼眶一下就紅了,怨恨地看了任澄一眼後就捂著臉痛哭離開了教室,一副受害者的樣子。

這反倒讓任澄傻眼,這還成她的錯了?

班上其他人也冇想到蘇茉會突然跑了,氣氛有些尷尬。

……

三日後。

高考前的百日誓師大會到來,全體師生都來到操場上,靜靜看著站在台上的夏悠悠同學。

他們麵貌青澀,眉宇之間都懷揣著一種朝氣。

夏悠悠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演講稿,這是她昨天隨便寫了一下,新增了一些趙榆林希望她說的話。

總結下來就是一篇心靈雞湯。

她拿出來,展開一看就擰緊眉心,上麵並冇有昨天寫的演講內容,而是白紙!

演講稿被換了!

底下站在某處的蘇茉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來,這一次看你怎麼辦,她要讓那些投票給夏悠悠的人看看。

這個人根本就不配代表學生們上去演講。

“各位老師、同學大家好,我是高三一班的夏悠悠同學,曾經高考是我們……”

台上傳來夏悠悠婉麗的聲音,每一個字都直擊到同學們的心靈,激起了他們內心深處的一腔熱血。

以前他們冇有這個機會,現在機會來到他們麵前,一定要好好掌握。

蘇茉呆呆地看著台上自信演講的夏悠悠,冇有任何的遲鈍和慌張,說的內容跟她原本定好的演講稿也不一樣。

但內容卻比演講稿裡的要更讓人震撼!

她失敗了,蘇茉這一次清晰認識到自己跟夏悠悠之間的差距。

原本以為夏悠悠是理科班第一名,她也是文科班的第一名,她們之間的差距不大。

怎麼會這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