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夏悠悠總算等到了開學的日子,總算跟憋屈的假期說拜拜了。

開學第一件事就是分班,大家分彆選擇文理科,一些學習成績好的放在一個班,更好地傳授知識。

因材施教嘛。

上學期末仍舊考了第一名的夏悠悠無疑是在最好的班,同時她選擇了理科。

顧霖霄也一樣選擇理科,成績緊跟在夏悠悠後麵,他們倆就在一個班裡。

值得慶幸的是,蘇茉和呂子明選擇了文科,兩個煩人精總算冇跟他們在一個班。

“你明明能考第一名的,怎麼老是跟在我後麵?”夏悠悠看著他的成績,一陣感歎。

會控分的纔是大佬。

同學們屢次因為顧霖霄跟夏悠悠的成績隻差幾分這件事情而感到遺憾,甚至有些同情。

夏悠悠卻很清楚,顧霖霄是故意這樣做的。

“我喜歡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你。”

顧霖霄一點都不介意這點事,隻回了一句。

夏悠悠瞬間被這句話給弄得很是心動,這個大直男有時候還是很浪漫的!

兩人聊天之際,老師已經站在講台上。

“同學們好,我是你們班主任兼物理老師,趙榆林。”

夏悠悠聽到名字的那一刻,腦子有些呆滯,抬頭就看見張老師那張為學術風險而顯得蒼老的臉。

老天爺要不要這麼跟她開玩笑?

趙老師目光精準無比地落在夏悠悠身上,笑容加深,“在上課之前,我先跟大家說一個好訊息,我們班的夏悠悠同學在暑假期間跟我一起去了滬市的科研基地,為科研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後麵一堆誇獎的話,幾乎給夏悠悠打上了“科研希望”的標簽。

夏悠悠久久都冇能緩過神來,原本她一點都不想提這件事,太高調說不定又被抓去做科研。

這下好了,有人替她高調。

趙老師話落後,教室裡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一道道羨慕又崇拜的眼神投射過來,他們能進入這個成績好的班裡,基本都是熱愛學術又刻苦學習的人。

夏悠悠這樣的學術天才,一下子就成了他們的偶像。

“下麵,我們有請夏悠悠同學上來講幾句。”

趙老師仍舊興致很高,甚至還給夏悠悠安排了一出即興演講。

夏悠悠被他這操作給弄得措手不及,一臉茫然地被請到講台上,麵對同學們崇拜的眼神,有些語塞。

唉!

她清了清嗓子,隻能發揮她的演講能力,給大家猛灌了一下心靈雞湯。

搬出很多學術科研的泰鬥出來,說他們的勵誌故事,又提到他們的資本就是年輕,隻要想做一定能成功的。

班裡變得熱血沸騰起來,趙老師也聽得熱淚盈眶。

“好!夏悠悠同學說得好,大家都記住這一番話,等高考的時候考出一個好成績來。”

“好!”

同學們發出震耳欲聾的應聲。

夏悠悠露出欣慰的神情,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後纔鬆下來,這種角色還真不好駕馭啊。

顧霖霄幫她擰開水杯,遞給她,“說得很好。”

“咳咳。”

聽他這麼一誇獎,夏悠悠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件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學校,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夏悠悠在放假期間,給科研事業做出了貢獻。

科研基地那邊還特地給她表彰,發了獎金。

開學第一天,夏悠悠的輝煌事蹟成了同學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我真的很佩服她,每一次考試都是第一名誒。”

“聽說她還去上夜校,真的好勤奮。”

“她雖然很有天分,但也是真的很努力,要是我有她這份毅力就好了。”

“我聽說她今天還在班裡做了一個演講,現在一班的同學們都熱血起來了,放學了也還在學習。”

“我也要努力靠進一班!跟夏悠悠一個班!”

……

蘇茉正在飯堂吃飯,耳邊全是讚賞夏悠悠的話,讓她握著筷子的手越來越用力。

又讓夏悠悠這個賤人出儘了風頭!

當初趙老師要是把她帶到科研基地,她也一樣能做出貢獻來。

還有兩年時間,她一定要把夏悠悠狠狠踩在腳底上!

呂子明聽到關於夏悠悠事情的時候又是一陣恍惚,冇想到一個假期冇見,她又變得這麼的耀眼。

對科研項目做出貢獻……

他們這種十幾歲的人哪敢想這樣的事情,平時上課都是在學習一些基礎的理論知識,冇想到夏悠悠已經運用這些知識去做科研了。

其實這段時間他想了又想,發現夏悠悠以前就有挺多優點的。

對他一片癡心,還幫他上工,有好吃的都會想著他。

反倒蘇茉,一直都隻想在他身上索取什麼!

夏悠悠對於這些事情都冇太放在心上,一心隻放在自己的設計事業上,冇了蘇茉和呂子明在跟前,她日子舒坦了不少。

夜校那邊對夏悠悠也很是讚賞,多次邀請她回去看看,順便也給那裡的學生打打雞血。

莫名地,她就隔三差五地上台演講。

高二高三在這種情況下,安然度過,她和顧霖霄的感情也很穩定,就是家裡人老逮著這事不放。

……

一年多後。

高考前的百日誓師大會將至,班級氛圍都變得緊張起來。

夏悠悠作為這兩三年的風雲人物,成為百日誓師大會的學校代表候選人,另外一個競爭者是蘇茉。

兩人由師生投票,最後決定到底誰上去演講。

夏悠悠聽說這事的時候,一陣無奈,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她跟蘇茉都冇怎麼見過麵,都是遠遠看一眼。

她還以為蘇茉的主角光環已經冇了,冇想到她們又有了交集。

“今天就要公佈結果了,悠悠你緊張嗎?”胡玲月湊到夏悠悠的麵前,一臉沉著地詢問。

“我覺得你比我緊張。”

夏悠悠看了一眼她繃緊的小臉,嘴角微微勾起。

胡玲月一點都冇否認,“我當然緊張啊,蘇茉現在可是文科生裡的第一名,你是理科的第一名,她競爭力還是挺大的,我不想讓她上去。”

話音落下,夏悠悠就抬頭看向她問道:“你對我就這麼冇信心?”

“當然不是!”

胡玲月激動地回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