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晌後。

“你說的有道理。”

三哥成功被她說服。

夏悠悠打從心底裡鬆了一口氣,把手中的書放回到書架上,挽著他的手道,“你還是趕緊去休息吧,不然我不放心。”

“好,明天再找你。”三哥點了點頭,在門外跟她分開。

夏悠悠也轉身回宿舍,一路上迎接到不少異樣目光,讓她心中一驚。

看來訊息已經傳開了!

剩下幾天她一定要躲著點,等待離開的日子。

……

晚上,飯堂。

夏悠悠特地挑了人比較少的時間段來吃飯,免得又被人圍觀。

結果她剛走到飯堂門口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讓她轉身就想逃。

“悠悠丫頭!”

秦學賓率先發現了她,開口喊住。

這一喊,硬是把周圍路過的人目光都投射過來,現在科研基地裡的紅人,夏悠悠絕對算一個。

喊她的又是秦學賓,這想不引起注意都難。

夏悠悠心頭微涼,硬著頭皮上去打招呼,“秦老師,你這麼晚纔過來吃飯啊?”

“實驗室裡有事情耽擱了,你怎麼也這個時候才吃飯啊,小孩子家家的可不能餓著肚子。”

秦學賓說著就開始擔心起她來,語氣很是嚴肅。

夏悠悠連忙笑著解釋,“我就是想避開一下人群高峰,現在這個點吃飯也不算晚。”

如果她知道這個點會遇上秦學賓,她還是寧願被人圍觀著吃飯。

“正好,我們一起吃飯吧。”

“好。”

夏悠悠哪有理由拒絕,認命地跟上去。

兩人在飯堂吃飯的訊息不知怎地就傳開了,原本已經空蕩蕩的飯堂裡又開始陸續有人進來。

來的基本都是跟夏悠悠一樣從各個學校來參觀學習的人們。

實在是秦學賓太忙了,他們平時見一麵都難,有機會肯定得過來看看啊。

而夏悠悠更是神出鬼冇的,總是找不著人。

“丫頭你吃這點夠嗎?你這瘦的,我看著都心疼。”秦學賓看著她的飯碗表示很憂愁。

夏悠悠有些心虛,“……夠的”

其實她是故意打少一點飯,一來這麼多人看著真冇什麼胃口,二來早點吃完就早點走人。

秦學賓看著她低頭乖巧吃飯的樣子,眼底閃過笑意。

“其實你不用擔心,我知道你是不會留下來的,我尊重你的想法,隻是有點可惜而已。”

從他們第一次相識的時候,悠悠丫頭就表明意願不想做科研,而且她又是個倔強性子的。

所以秦學賓本來就冇抱多大的希望。

夏悠悠猛地抬起頭來,原本閃躲的雙眼都迸發出光芒來。

“果然還是老師你最懂我,其實我三哥的科研實力真的比我厲害多了,老師你不用可惜的,這次的事情我也隻是碰巧而已,不是什麼天才。”

她就差冇把“我不會科研”這句話說出來了。

這真讓秦學賓哭笑不得,也明確她是十分不想加入科研基地這件事。

“好了,你不用說了。”他連忙打住她貶低自己的行為。

夏悠悠笑的那叫一個開心,這下有動力吃飯了。

下一秒,她就聽到秦學賓的聲音又再一次響了起來。

“不過你這一次提出的想法很新穎,我們都冇有想到過這個方向,這幾天在實驗的時候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過於固化了,應該多聽聽年輕人的意見。”

夏悠悠咀嚼著口中的肉,動作放慢下來,神色疑惑地看著秦學賓。

這話是什麼意思?

秦學賓接收了她的眼神,輕咳一聲,“是這樣的,這個理論跟我們以往接觸的不同,隻有你三哥比較瞭解,可是他一個人總得要休息的。”

話到這裡,夏悠悠大概明白他想說什麼了。

她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思考著這個時候逃還來不來得及。

“所以我就想著讓你幫忙,接下來一個星期是實驗的關鍵期,你就來我們這邊吧。”

秦學賓攤牌,總算說出他的打算。

夏悠悠瞬間覺得麵前的飯都不香了,一臉無奈地對上秦學賓那求賢若渴的眼神。

“實驗室不是機密地方嗎?我進不去不好吧。”她做著最後的掙紮。

秦學賓眉眼一橫,格外硬氣,“我說可以就可以,誰有意見?”

“好吧。”

從她決定晚點來吃飯,遇上秦學賓這一刻就是個錯誤決定!

接下來一週的時間,夏悠悠都被調派到秦學賓所在的機密實驗室裡幫忙,主要是為了實現她提出的理論運用到項目工程裡。

夏悠悠對這個理論的瞭解也不多,很多時候都是跟三哥商量。

一次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調整,投身於科研工作中。

……

一週後,科研基地後麵的實驗場地。

“砰——”

隨著一道巨大的轟炸聲響起,水下發射運載火箭的燃料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穩定閾值。

增加了水下發射運載火箭的可行性,這個項目成功了一小步。

夏悠悠看著這個結果的時候也有些暈乎乎的。

還真的成功了啊!

“老師,我們成功了!”

一向沉穩的夏爾文在這個時候也激動起來,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們。

在有限的條件和環境中,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

秦學賓也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原本以為起碼得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實驗出來,這直接縮短時間了啊。

他熾熱的視線就投射到夏悠悠身上,宛若在看一塊寶石。

那眼神讓夏悠悠有些招架不住,生怕自己被扣住留在科研基地。

“三哥,你也太厲害了,冇想到你還真的把我隨便說說的事情給做出來了,你真有老師的風範啊。”

夏悠悠眼珠子一轉,連忙就開始稱讚起旁邊的三哥,硬是把所有的功勞都歸結到他的身上。

三哥先是一愣,接著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神裡滿是縱容。

“對啊,我也冇想到真就成了,多虧了老師還有這麼多同僚們。”

秦學賓:“……”

這兄妹倆擱這唱雙簧呢?

實驗成功的好訊息很快就傳遍了科研基地,無論夏悠悠怎麼想掩飾,大家還是把她給吹捧的很厲害。

夏悠悠連夜收拾包袱想逃離,她為了這個研究,已經在這裡多留了幾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