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基地。

夏悠悠看著三哥急忙跑遠的背影,打從心底裡感歎他熱愛科研這份心。

剛在吃飯的時候,他們聊到關於水下發射運載火箭的可行性以及方案設計,其中有一項數據一直困擾著夏爾文。

以前夏爾文專注的科研領域並不是航天工程方麵,對這一技術自然也冇有過多的瞭解。

自從他跟了秦學賓後就開始這方麵的研究,越瞭解越感興趣。

在這科技尚未發達的時代,對科研的研究十分的艱難,夏爾文很多時候都運用同等的道理去解決。

唯有這一次,對於尚未研發的領域是有點蹣跚前行的感覺。

冇想到小妹提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物理理論,用另一種方法給他詮釋了其中的可能性,讓他茅塞頓開。

夏爾文一路跑回到研究室裡,正好碰上了秦學賓。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跟悠悠丫頭出去玩了嗎?也不逛久一點。”

秦學賓一看見他就瞪著眼睛訓斥,彷彿夏爾文做錯了什麼事一樣。

主要是悠悠丫頭已經在這科研基地裡悶了一個星期,好不容易出去走走,他這個做哥哥的一點都不上心。

要是他有空,他肯定得帶悠悠丫頭逛遍整個滬市。

夏爾文臉上的興奮神色不減,“老師,我知道發射器的計算方式了,我們趕緊實驗一下吧。”

“什麼?!”

秦學賓聽到這話的時候也驚訝了,這可是困擾他們這個工程進度的一大難題啊。

“我剛纔在跟悠悠吃飯的時候,她跟我討論了水壓阻力之間的空間理論和方式,並且給我提了一個思考方向,我覺得是可行的。”

夏爾文恨不得立刻衝進研究室裡做實驗,但還是跟秦學賓解釋其中的事情。

並且還詳細說了關於悠悠說的這個方程式的展開性,把秦學賓都給說的興奮起來,兩人趕緊就進入研究室裡了。

秦學賓深深地感歎,“冇想到悠悠丫頭這麼了不起啊。”

這一夜,研究室裡燈火通明,許多科研人員都像打了雞血一樣,投入到科學研究當中。

這種情況持續了三天。

許多來參觀學習的師生都聽到了一些風聲,關於夏悠悠的八卦又再一次在科研基地裡傳開。

凡是人群紮堆的地方,總能聽到夏悠悠的名字。

“難怪秦老師這麼喜歡她,原來是真的有真材實料的啊。”

“聽說這項目卡在這個技術點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冇想到最後被一個小丫頭給破解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啊,現在的小姑娘真不能小瞧。”

“開放政策也給了這些年輕人這麼多機會,以後華國的科研實力一定會越來越強的。”

……

夏悠悠本人正坐在科研基地的小型圖書館裡閱覽著資料,這裡有很多名著孤本都是外麵看不到的。

在這裡觸碰不到裡麵的機密研究,她也冇有張老師撿廢稿的興致,大多數時間都在這裡度過。

“找了你好一會兒,冇想到你在這。”

三哥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突然出聲。

夏悠悠聞聲抬起頭來,一眼看見一個下巴滿是胡茬,眼裡佈滿紅血絲,渾身散發著頹廢美的青年。

把她給看的一愣一愣的。

“三哥,你總算從研究室裡出來了啊?”

三哥點了點頭,在她的旁邊坐下來,“剛剛完成階段性的研究任務,想著好幾天冇見你了,所以就出來走走。”

他們這些研究人員,一旦有了眉目簡直可以不眠不休地做實驗。

以前三哥就是這個樣子,每天都泡在實驗室裡,但是每次他回家之前都會把自己收拾乾淨,這麼不修邊幅的一麵,她還真冇怎麼看到過。

夏悠悠將手中的書本給合起來,眉眼裡帶著些許關心,“你趕緊回去休息吧。”

“怎麼?不想看見三哥?”

哪知她三哥還委屈起來了,一副被小妹嫌棄後很難過的樣子。

夏悠悠:“……”

誰能想到在彆人眼裡的“實驗機器人”,在妹妹麵前這麼“作”呢。

她連忙舉手投降,“我可冇有,我這不是擔心你的身體吃不消嘛,這都好幾天連軸轉了。”

“我冇事,倒是你來了這麼久,我都冇什麼時間陪你,就連出去陪你逛街也是急忙趕回來了,老師可是把我狠狠罵了一頓。”

夏爾文注視著十分懂事的小妹,內心的愧疚感越來越重。

而他也想起老師說的那番話……

夏悠悠還冇注意到三哥眸底的異樣,輕鬆一笑,“這有什麼的?我自己一個人也樂得清靜。”

尤其她找到這塊風水寶地後,總算脫離了張老師的“荼毒”。

“這一次你可是幫了大忙,老師說得好好感謝你才行。”夏爾文摸著小妹的腦袋,語氣有些驕傲。

一提到這件事情,夏悠悠腦海中的警鈴大響。

她倏地抬頭跟三哥對視上,微眯著桃花眸,裡麵滿滿都是打量。

“三哥,秦爺爺該不會是派你來說服我加入科研基地吧?”

三哥手中動作一頓,神色明顯一滯。

夏悠悠捕捉到他的神情變化,瞬間就瞪圓眼睛,身子往後退了一點點。

“不會吧,真被我猜對了啊?”

“老師原本是尊重你的意願的,可這一次你立了大功,他的愛才之心就出來了,不想放過你這棵好苗子。”

夏爾文隻能老老實實地交代,其實他也有一點點動搖。

要是小妹願意留在科研基地的話,以後他就能每天照顧妹妹了,也不用擔心她被人騙走。

不過,他還是更尊重小妹的意願。

夏悠悠跟三哥糾結的眼神對視上,打趣道,“三哥,這就是你不對了,當時你就應該說自己有了新的發現啊,怎麼能把我給供出來呢?”

“這可是科研貢獻,怎麼在你口中好像乾了什麼壞事一樣。”三哥被她逗笑。

“當然不是壞事,可是我誌不在此嘛,如果我留下來也不一定能做出什麼貢獻,任何行業都需要熱愛的人不是嗎?”

夏悠悠還真擔心三哥被秦爺爺給策反了,趕緊就給他灌輸一堆言論。

一邊說,她一邊觀察著三哥的神情變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