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文順手接過夏悠悠的皮箱,對他們說道,“我已經叫了車子,先送你們去科研基地那邊的宿舍,然後再去吃飯。”

行程都已經被他安排的妥妥噹噹。

張老師對夏爾文更為滿意,不愧是秦老前輩的學生!

“好,那我們走吧。”

從火車站去科研基地並不遠,兩者都是建在偏離城市中心的,再加上有汽車,也就開了二十分鐘。

夏悠悠想起之前在鎮上,她爸投資的那塊地,最近真的傳出即將建火車站的訊息。

那塊地被征收,本金翻了三倍。

夏爾文在路上跟他們簡單說了一下科研基地的情況,“我們現在研發的一個項目是水下發射運載火箭,屬於航天方麵的工程,是具有保密性性質,進去後就不能隨便出來走動了。”

這些資料都很珍貴,萬一流傳出去可是非常大的損失。

“明白。”張老師臉色也凝重起來,重重點頭。

夏悠悠早就預估到這個情況,心裡也有準備,這會兒聽著也隻是點頭。

除了張老師和夏悠悠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得到名額的人來參觀,主要是配合開放政策。

推行知識,讓更多學生熱衷學習,對科研產生興趣,為華國的科研實力做貢獻。

不過他們這一批人到底還是外來的,活動範圍是有規定的,機密的地方都冇有參與的資格。

車子緩緩開到科研基地門口。

入內需要登記資訊,還要經過嚴格的檢查。

十分鐘後。

“悠悠丫頭,你總算來啦。”

秦學賓知道夏悠悠要來科研基地的事情,忙完手上的工作趕緊就出來找她。

夏悠悠這個時候正好給工作人員檢查完皮箱,一聽到聲音就抬頭,看見秦學賓那笑容佈滿臉龐。

那眼神更像是在看著什麼香餑餑似的……

“秦爺……秦老師。”

她下意識想喊秦爺爺,意識到現在的處境還是改口了。

其餘人一見到秦學賓出現都沸騰了,在他們熱愛科研的人員麵前,這位可就是榜樣啊!

他們發現秦學賓對夏悠悠格外熱情的時候,看向夏悠悠的眼神都變了。

這丫頭什麼來頭?

夏悠悠看著原本對她還挺支楞的張老師,肉眼可見地變得拘謹起來,渾身透露著緊張。

他打招呼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秦老前輩,您好。”

秦學賓點頭迴應,“您好。”

“老師,我先送他們去宿舍,這裡人太多了,不方便說話。”

夏爾文見秦學賓那激動的樣子,連忙製止住他的熱情。

這樣下去,第二天小妹就會成為科研基地裡的名人,被一個學術泰鬥這麼對待著。

秦學賓才恍然回神,“對對對,先去宿舍。”

一路上,秦學賓拉著夏悠悠從家長裡短聊到學術知識,話匣子徹底打開。

夏悠悠跟他也是有好些時候冇見了,正逢開放的春風,科研學術界的研究就跟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

一個項目接著一個項目,秦學賓是忙得不可開交。

不過她也吃不消這份熱情啊!

張老師跟在後麵看著相談甚歡的秦學賓和夏悠悠,感到腦袋一陣暈乎乎的,明明是他帶學生來見見世麵的。

怎麼就變成他來見世麵了!

“夏同學,悠悠同學跟秦老前輩關係這麼好啊?”他忍不住問一旁的夏爾文。

夏爾文嘴角含笑,語氣裡有著不自覺地驕傲,“悠悠從小就聰明,剛認識秦老師的時候,秦老師就對她的天賦很感興趣,不過悠悠誌不在此,所以就換成了我跟著老師學習。”

要是科研基地其他人聽到這話都得嚇一跳,夏爾文可是他們基地裡冉冉升起的新星啊。

好多科研難題都是夏爾文解決的,現在他竟然說他比不過自己的妹妹?

那他妹妹得有多可怕啊!

張老師的重點在夏悠悠拒絕跟秦學賓學習這件事情上,瞬間就板著臉,“這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機會。”

“悠悠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她不做科研未必是浪費。”

夏爾文無條件維護自己妹妹,況且科研這麼枯燥,小妹這麼活潑,確實不適合。

張老師已經察覺出夏爾文對夏悠悠的維護,也不好再說一些恨鐵不成鋼的話,隻想著私下再給悠悠做做思想工作。

絕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呢?

夏悠悠還不知道自己又被張老師給惦記上了,所有心思都在應付秦學賓那牽紅線的事情上。

秦學賓還冇放棄推銷他的孫子,見一次麵就暗戳戳說一次!

“我跟你說,天昊那小子……”

“老師,宿舍到了。”

夏悠悠看見前麵的建築物,心裡那叫一個高興啊。

秦學賓的話被打斷,也不好再接上去,隻好對夏爾文說道,“爾文,你去幫他們安頓下來,然後我們一起去吃個飯。”

“好的,老師。”

他們坐了這麼久的火車,路上隻吃了一些包子和零食,早就饑腸轆轆了。

張老師逮著機會就去跟秦學賓交談,恨不得將自己幾十年的學識都展現給秦學賓。

這也讓夏悠悠暫時得到解放。

放下行李後,他們幾人就去了基地的飯堂吃飯。

有秦學賓在其中,簡直是走到哪裡都有視線聚焦著,就連在飯堂盛飯的時候,阿姨都多給了兩勺肉。

夏悠悠覺得秦學賓在這基地裡的人氣,堪稱為“頂流”。

“丫頭,你覺得這裡怎麼樣?”秦學賓一看見夏悠悠就忍不住想聊天,拋出了一個問題來。

夏悠悠大口吃飯,嚥下去後纔回答,“環境挺好的,而且做事很有秩序,管理的不錯。”

在這個年代,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

秦學賓一喜,向夏悠悠提議,“那你要不要考慮留下來算了?”

果然!又打這個主意!

“好啊,夏悠悠同學,你要是留在基地裡,那可是我們京城一中的榮光啊。”

一旁的張老師聽到這話就高興的猛拍大腿,恨不得替夏悠悠答應下來。

夏悠悠差點被飯給噎著,心中暗道:張老師啊,你可真是我的仇人!

她乾脆就不回答這個問題,免得跟張老師爭執起來,不然頭疼的還是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