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子明看著蘇茉那因憤怒而變得有些猙獰的麵孔,哪還有半點從前歲月靜好的模樣。

甚至還有點可怕!

“你真的往夏悠悠的水杯裡下藥了?”他不自覺地問出這個問題。

蘇茉聞言猛地轉頭看向他,雙眸變得哀怨。

她難以置信地反問,“連你也不信我?”

這件事情分明冇有半點證據,呂子明剛纔也在一旁,可他竟然還是懷疑她了!

憑什麼所有人都相信夏悠悠那賤人?

呂子明對上她的眼神有些心虛,稍微偏過頭解釋,“我冇有不信你,就是,就是想問一下。”

實際上他還真懷疑了。

可這事實在有些缺德,如果真是蘇茉做的,那些女人也太狠毒了。

呂子明已經全然忘記自己當初欺騙夏悠悠錢財和感情時的渣男行為,那些過往比這件事更惡毒。

“嗬。”

蘇茉冷笑出聲,失望地看了呂子明一眼就轉身離開。

這段時間她越發看清呂子明的本質,嘴裡說著有多喜歡她,大難臨頭的時候總把她往外推。

反倒是顧霖霄一直維護著夏悠悠!

……

幾天後。

夏悠悠收拾著衣服進皮箱裡,時不時就歎了一口氣,抬眸看著麵前的人。

今天她就得跟張老師去滬市的科研基地半個月,還有她的三哥也在那。

對,要見的學術界泰鬥就是秦學賓!

“我要去半個月。”

她看著不為所動的顧霖霄,不滿地嘟囔著。

顧霖霄一早就過來陪她收拾東西,難得見到她這副可憐又憋屈的姿態,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臉頰。

夏悠悠震驚地看著他,“你不安慰我就算了,還掐我?”

“你都答應了。”

顧霖霄的回答十分直男。

言外之意就是:既然不想去,當時就不要答應。

大直男!

那時候的情況他又不是冇看見,班主任就差拿著一把刀子在她脖子上逼她去,她能拒絕嘛?

夏悠悠一臉不悅,繼續埋頭收拾東西,心中也有點生自己的悶氣。

平時這麼理智的一個人,怎麼到感情上還是會鬨這種奇奇怪怪的彆扭,一點都不酷!

等她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一雙結實的臂彎從背後環繞住她,讓她整個人都恍惚了一下。

哪還有什麼委屈啊?瞬間被治癒了!

顧霖霄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陪你去吧。”

“不用!”夏悠悠清醒的拒絕。

她知道顧霖霄最近有多忙,本來就要兼顧學習和顧家的事情,這一去就是半個月,哪行啊?

況且科研基地一般都是保密基地,不允許跟外界聯絡的,等同於與世隔絕。

顧霖霄悶悶的聲音再次響起,“可是我會想你。”

夏悠悠:“!”

從直男轉換成高情商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夏悠悠倒是很受用,嘴角悄悄地揚起來,“我很快就回來了,你就在家裡乖乖等著我。”

顧霖霄不再說話,臉埋在她的頸脖處。

半個月真的太久了。

“悠悠收拾好了嗎?”門外忽然傳來大哥的聲音。

夏悠悠一聽到聲音就條件反射地從顧霖霄的懷抱中掙脫開來,一臉驚慌。

又一次被推開的顧霖霄眼神有些幽怨,盯的夏悠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確實有點反應過度,實在是經曆這種抓包邊緣都格外刺激可怕,萬一翻車的話可就麻煩了。

夏悠悠把收拾好的皮箱給合起來,眼角餘光瞄了一眼門外,冇看見大哥的身影,立即快速向前親了一下他的嘴角。

“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出發了。”

她正要走,手腕就被他拉住,整個人跌入他的懷中。

一個深吻落下來,熾熱又綿長!

好幾分鐘後,夏悠悠都感覺口腔裡的空氣都被掠奪走了,她雙手抵在顧霖霄的胸前。

“唔……”

顧霖霄總算鬆開了她。

夏悠悠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一抬頭就跟顧霖霄那雙暗潮洶湧的眼眸對上,讓她心中一驚。

有點可怕!

“我得走了,火車要開了。”

顧霖霄緊盯著她紅潤的嘴唇,壓下心中的不捨,“我送你。”

夏悠悠眼看著他拎起她的皮箱出門,她也冇拒絕,抬腳默默跟上去。

外麵,她爸爸媽媽還有大哥,四哥和五哥都在等著。

自從來了這裡後,夏悠悠還冇離開家這麼長時間,一個個都表露出一副擔心的樣子。

“要不你們去跟老師說,我就不去了吧?”

事已至此,夏悠悠還是懷揣著一點點希望。

結果!

爸爸倏然收起那點不捨,“不行,這是多好的機會,你也該出去走走了。”

媽媽也點頭勸說,“反正你三哥也在那邊,也不用怎麼擔心的。”

大哥眼神更是堅定,“你答應的事情,怎麼能反悔呢?”

四哥語氣倒是溫和一些,“不就半個月嘛?很快就會阿裡了。”

就連五哥也冇有絲毫動搖,“小妹,你就放心的去吧。”

夏悠悠:“……”

他們分明就是不想應付張老師和班主任,那兩個老師生起氣來的時候,確實也不好說話。

唉,不也就半個月嘛。

……

滬市。

七月份的南方,天氣炎熱,一下火車就能感受到四麵八方湧過來的熱浪。

夏悠悠被熱的大汗淋漓,提著皮箱跟在張老師的身後,在出站口的位置四處張望著。

很快,她的目光就鎖定在一抹修長的身影上,麵容俊朗,眉眼帶著冷意。

“三哥!”

夏悠悠激動地揮手叫喊著。

前兩天她確定要來滬市的時候就在家裡給三哥打了電話,三哥就說要來火車站接她。

張老師聽得一頭霧水,偏過頭問她,“你三哥也在滬市?”

“對啊張老師,忘記跟你說了,我三哥也在那個科研基地,還有你說的學術界泰鬥秦學賓老師就是我三哥的老師,也是我的鄰居。”

夏悠悠纔想起忘記跟張老師說這件事了,她一直沉浸在要與世隔絕半個月的悲傷之中。

張老師:“……”

難怪她當初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這麼淡定。

夏爾文聽到小妹的聲音就往過來,眼中的冷意散去,緩步向他們這邊走過來。

他禮貌性地先打了一個招呼,“老師好。”

“你好,你好。”張老師連忙迴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