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嘴角抽搐一下,萬萬冇想到顧霖霄拿自己跟呂子明比。

她頓時有些急了,“你跟他能一樣嗎?”

那就是個不要臉的渣男!

“沒關係,我會安安靜靜待著,非必要時候不會插手的。”

顧霖霄向她投去一個安撫的眼神,並給予保證。

夏悠悠也知道勸不住他,隻能作罷。

辦公室裡。

最後一天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李紅表示十分糟心,尤其聽到夏悠悠最後一場考試剛開始冇多久就交卷的事情更是生氣了。

她很惜才,希望每一個學生都能考到好成績,得到知識的熏陶。

這次隻是一個期末考試,萬一高考的時候也出岔子怎麼辦?

“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給你一個交代,現在重要的是你最後一科考試冇考完,我跟校長申請給你重考的機會。”

李紅語氣嚴肅,還是想給夏悠悠爭取一個機會。

蘇茉聽到重考就不淡定了,語氣微弱地提出異議,“這樣對其他同學不公平吧?”

她費儘心思才成功讓夏悠悠最後一場考試考砸,絕不能前功儘棄!

“那夏悠悠同學遭遇這種事情就公平了嗎?蘇茉同學,夏悠悠平時在班級裡經常樂於助人,我相信大家都願意幫她一把的,況且試卷也會重新出新的,難度也不會低。”李紅語重心長地解釋。

說到最後,她對蘇茉也有些不滿了。

剛纔夏悠悠講述整件事情經過的時候,也有提到蘇茉當時在她桌子附近,可到底也隻是夏悠悠的猜測。

她身為班主任,必須要嚴肅處理這件事。

蘇茉被李紅說的臉紅一陣,白一陣,“我,隻是……”

“行了,這件事就這麼辦吧。”

李紅伸手打斷住她的話。

夏悠悠在一旁看了一會兒戲,見蘇茉吃了不少憋才舒心了一些。

“老師,不用這麼麻煩了,我當時已經把試卷都寫完了。”

寫完了?!

辦公室裡幾個人都驚訝了一瞬,一臉難以置信。

李紅知道夏悠悠學習好,可一個小時不到就把一整張試卷做完,聽起來還是很不可思議。

她神色凝重地勸說夏悠悠,“每一次的考試都很重要,重考不丟臉。”

夏悠悠:“……”

為什麼班主任會覺得她是因為怕重考丟臉才拒絕的?

當時她真是硬撐著把試卷給寫完了,說是生死時速都不為過,足見她有多重視這一場考試。

應該說她就是不想如蘇茉的願。

“我真的寫完了。”夏悠悠冷靜重複回答。

李紅見她這般認真,心中也有一些動搖,可還是覺得一個小時不到就能答完試卷的事情很玄乎。

“可是……”

正在這個時候,負責夏悠悠那個教室監考的老師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瞅見夏悠悠就關心道,“誒,夏悠悠同學,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怎麼還不回去歇著。”

“老師你來得正好,當時我的試卷是不是都寫滿了?”

夏悠悠一看見那監考老師就把他拉過來為自己解釋。

她是真的不想再考一次!

監考老師發現一個個都向他投來疑惑的眼神,撓了撓頭道:“當然是寫完了啊,夏悠悠同學是真的厲害,我當時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這樣的孩子可是學術好苗子啊,得好好培養。

接著,他又說:“對了,夏悠悠同學,放假這段時間你跟我去省城拜訪一位學術界的老前輩吧,聽說最近他在做一個研究,要是你能入他眼可就能保送大學了。”

夏悠悠一臉錯愕,被他這番話砸的頭昏眼花!

其他人也冇想到夏悠悠運氣這麼好,因禍得福了。

“張老師,你說真的啊?”

李紅激動的都站起身來。

張老師連忙點頭,“當然是真的,下週出發。”

對於高中生來說能接觸到學術科研泰鬥的機會可不多,他也是這次被夏悠悠的學識給震驚住,臨時起意的。

李紅二話不說就替夏悠悠答應下來,不容她拒絕。

夏悠悠眼看著她的假期被安排的妥妥噹噹,連忙就開口道:“老師,我還是想通過高考考取大學,這種機會就留給彆人吧。”

“你這孩子!讓你去是多學一下知識,又不是去了就保送,你想什麼呢?”

李紅覺得她真是不懂事,一番苦口婆心地勸說。

最後還搬出她家裡人說話,如果她不願意去的話,她就去家訪親自勸說她的家裡人。

聽得夏悠悠直頭疼,也就去半個月,她還是答應下來了。

“行,下週一在學校集合。”

張老師也高興,跟夏悠悠確認好時間。

夏悠悠勉強一笑,“好。”

這邊事情解決後,夏悠悠就拉著顧霖霄趕緊離開,生怕慢一步又被老師們扔進知識的海洋中。

蘇茉盯著夏悠悠遠去的背影,心中極其不甘心!

明明考試考砸了還能有這樣的運氣,這些老師也真的是偏心,她哪裡比不上夏悠悠?!

兩位老師還在辦公室裡聊天,蘇茉也不好插嘴進去,憋著一肚子氣離開了。

呂子明由始至終都充當透明人似的,冇想到夏悠悠這麼厲害,做完了試卷還得到老師的賞識。

一點都冇有當初那個目不識丁的村姑樣子。

他壓下心中的異樣,也跟著蘇茉走出了教室。

一出去,他就看到夏悠悠站在蘇茉麵前,細眉微挑,渾身氣勢碾壓著蘇茉。

“我本來也不指望在冇有實質證據下給你定罪,但這筆帳,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你最在意的形象最終也會失去,今天這件事,老師對你肯定也有了不好的印象,你肯定很著急吧?”

“慢慢來,這隻是開始。”

每一句話都像是砸落在蘇茉的心頭上,直擊她的軟肋。

她對上夏悠悠那雙眼睛的時候更覺得驚慌,有一瞬間彷彿都看到自己以後的悲慘日子了。

不,不會的!

蘇茉猛地回過神來,“所以昨天的事情根本不是什麼綁錯,是你親手設計的對不對?”

夏悠悠很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你要這麼想,我也冇辦法。”

她隻是想嚇唬一下蘇茉,冇想到她自己還挺能腦補的,她帶著顧霖霄離開這裡。

“夏悠悠!”

蘇茉衝著她的背影怒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