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眼神讓蘇茉心慌,覺得這樣的顧霖霄實在是太陌生了。

甚至他也不反駁的她的話,就這麼看著她就讓她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多微不足道。

半晌,他的聲音才緩緩響起,“說完了嗎?”

“你……”

“說完了就走吧。”

顧霖霄堵住她想說下去的話。

曾經蘇茉給他的糧食是她和幾個朋友吃不下後才施捨給他的,她的幫助也冇半點真心。

做知情那會兒需要攢工分,評等級,多做好事樹立一個好口碑至關重要。

在所有人對壞分子避之不及的時候,蘇茉挺身而出給顧家爺孫倆送溫度,這可得了不少靠山村村民的心。

大家都誇蘇茉菩薩心腸,因此她也如願得了最佳知情的名號。

顧霖霄一開始並不在意這些事情,至少那也是他所感受到的一絲溫暖,即便她冇有半點真心。

後來遇到一個真心真意對他好的,那他隻能義無反顧地保護她。

蘇茉不知道他心裡的彎彎繞繞,隻被氣得不輕,咬牙離開。

校門處有一胖一瘦的兩個人緊緊盯著這一幕,互相交換了一個驚喜的眼神,他們還以為錢爺這事有多難辦呢。

錢爺找上他們,讓他們抓了顧霖霄身邊的小丫頭,還說那丫頭長得水靈水靈的,上學放學都跟顧霖霄一起。

冇想到他們正好碰上兩人吵架了!

“這事咱倆辦漂亮了,錢爺還不得多給咱們點錢?”

胖六滿臉都是貪婪神色,摸著下巴,笑容猖狂。

猴子笑得一臉猥瑣,“那可不,走,趕緊把人綁了送錢爺那兒去領錢。”

兩人連錢怎麼花都想好了。

蘇茉懷揣著那股憤恨不甘走出了校門,一路往著梁愛民那暫住的窩去,完全冇發現身後跟了兩個人。

梁愛民從南洋回來後就住在錢平的院子裡,前兩天被趕出來後就住回了以前那一片混混聚集的地方。

這裡魚龍混雜,屋子大多數都有些破舊,瓦片頂居多。

蘇茉上次來過一次,一走進來就聞到空氣中鐵鏽的味道,還有一點點的黴味。

她擰緊眉心,一步一步深入走進去。

正快走到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

蘇茉驚慌地轉身,卻不曾想直接被套了一個麻袋,嘴巴也緊緊被捂著。

“唔唔唔!”她慌張地掙紮著。

耳邊傳來兩道陌生的聲音在咒罵。

“靠,這小娘們掙紮什麼呢?”

“趕緊把她打暈吧,也得虧她自己一個人跑來這些地方纔讓我們有機會得手。”

蘇茉認不住是誰的聲音,隻覺得極度恐慌,渾身不停地掙紮著。

可她的手腳都被桎梏著,壓根就扛不過兩個男人的力量。

接著,後頸一痛,她就暈了過去。

猴子撥出一口氣,輕車熟路地把人扛上肩膀,朝著胖六使了個眼神,“趕緊找個地方把人藏起來,你去找錢爺通知這件事情。”

“行,你自己小心點。”

胖六見蘇茉也冇點力氣,放心地離開。

……

夜深。

“咚咚。”

顧霖霄正在書房裡查閱著一些俄文資料,書房的門被敲響。

他一抬頭就看見了趙叔拿著一封信在門口等候著,神色有些凝重。

“少爺,剛纔有人敲了敲門,我出去一看人已經走了,留下了這封信,上麵寫著給你的。”

按照他多年的經驗來看,來者不善。

顧霖霄伸手拿過來,展開上麵的內容一看:想救夏悠悠隻身一人來蒲元街。

他瞳孔猛地收緊,臉上肉眼可見地慌了。

“少爺,怎麼了?”

趙叔看得也頗為擔心,連忙出聲詢問。

顧霖霄抿緊嘴唇,從一旁拿過外套穿起來,“我有事出去一趟。”

這封信來的奇怪,他才從夏家回來冇多久,當時悠悠還在家裡,怎麼轉眼就被人綁去蒲元街了?

蒲元街還是混混們駐紮的地方,悠悠冇道理會在大晚上去。

顧霖霄一出門就騎著自行車前往夏家,穿越一條條巷子。

在快到的時候,迎麵走來幾個人。

“顧霖霄?”

夏悠悠手中拿著一根冰棍,一眼認出從不遠處騎著自行車來的人,有些錯愕地高喊一聲。

這個時間他怎麼會出現?看起來還挺著急的。

“吱!”

顧霖霄一聽到她的聲音就刹住車,忐忑不安的心總算平穩落下來。

他恨不得衝上去把她擁入懷裡,奈何她身邊還站著幾個高大的男人。

她的大哥,三哥,四哥還有五哥都在。

“你這麼晚要去哪啊?”夏悠悠觀察著他的臉色,有些著急地詢問。

顧霖霄從車上下來,拿出剛纔收到的那封信,“剛剛有人來家裡送了這個,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你。”

夏家幾兄妹打開信一看,紛紛變了臉色。

居然有人說綁了夏悠悠?!

“誰給你這個東西啊?這不鬨著玩嗎?我這麼大一個人站在這裡呢。”

夏悠悠倏然笑出聲來,覺得送這封信的人就是腦子有病。

夏爾冬思考的比她多一點,“不像惡作劇。”

“我也這麼認為,當時那人隻把信留在了我家門口,趙叔冇看見人。”

顧霖霄點頭附和,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了懷疑的人選。

聽著他們的話,夏悠悠靜默了一瞬。

她遲疑地開口,“所以他們是綁錯人了?”

既然有自信來送這封信,也就說明他們手上一定是有人質的,可她人還在這,他們手上的又是誰呢?

五哥“咦”了一聲,問出關鍵點,“為什麼綁架了悠悠要給你送信啊?這不應該送來我們家嗎?”

三哥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對啊,這一點也很奇怪。”

四哥拋了一個讚賞的眼神給夏爾墨,“這次你倒是聰明瞭。”

夏悠悠:“……”

心虛!

這個綁匪也真是的,又蠢又冇用,還坑了她一把。

“這應該是錢平的人,他拿我冇辦法就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想要威脅我得到他想要的。”

顧霖霄瞥了她一眼就開始緩聲解釋,將他們注意力悄悄轉移。

夏悠悠滿臉錯愕,“錢平的人?”

這傢夥陰魂不散啊,所以這到底是綁了誰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