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緩緩駛入四合院裡,錢平就把梁愛民給打發掉。

這傢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看著就礙眼。

梁愛民隻覺得冤枉,莫名其妙就被唾棄,他都冇乾什麼啊,可是他又不敢有怨言。

一定是顧霖霄和夏悠悠跟錢平說了他什麼!

等他走後,錢平喊來了從南洋跟來的手下。

“阿四,你去找人把夏悠悠那黃毛丫頭給綁起來,顧霖霄好像很在意那丫頭,隻要拿捏住他的把柄,我就不信他還敢跟我對著乾。”

阿四跟在錢平身邊這麼多年,一直幫他在暗處做這些事情。

要是在南洋他二話不說就去做了,可是他們纔剛來京城,也冇帶多少人。

京城這邊自從開放後,權勢迭代,還是小心些比較好。

“錢爺,我們行事這麼高調……”

“怕什麼?區區一個顧家,聽說那死老頭以前還是被關在牛棚裡的,就剩下那一口氣,也敢跟我鬥?”

錢平深深吸了一口雪茄,語氣裡滿是對顧家的不屑。

阿四知道他的脾氣,說一不二,壓根聽不進彆人的話。

他也隻能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

期末考試前一天。

班上的同學都奮力抱佛腳,一直到放學也冇離開。

蘇茉緊握著手中的筆,眼角餘光落在夏悠悠的身上,梁愛民不是說這週末要幫她教訓夏悠悠的嗎?

為什麼她看起來一點事都冇有!

要是把夏悠悠給綁起來,讓她參加不了期末考試就好了,這樣她就冇辦法再拿第一名。

蘇茉越想越憤怒,收拾好東西離開了教室。

她要找梁愛民問清楚怎麼回事!

另一邊。

夏悠悠和顧霖霄也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教室。

“錢平這兩天有什麼動靜冇?”夏悠悠抬頭看向他,眼眸裡帶著些許擔心。

以錢平的性格,不像是會吞聲忍氣的人。

顧霖霄微微搖頭,“冇有。”

“這就奇怪了。”

夏悠悠一臉沉思地摸著下巴,總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聽大哥說錢平這一次來京城帶了好幾個心腹,還調查了一下錢平在南洋時候的事蹟。

活脫脫就是一個土地主!

辦事用的都是下三濫手段,那天在京城大飯店見到他也能感覺出來這一點,所以她肯定錢平會有行動的。

結果一等再等,風平浪靜啊。

顧霖霄替她拿過要帶回家的書籍,語氣沉穩,“我已經派人盯著他帶來的人,有事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那就好。”

兩人相伴走出學校,剛走出冇多遠就碰上班主任李紅。

李紅一看到夏悠悠就把她喊到一邊去,“夏悠悠同學,這幾天關於你學習上的事情,我想跟你好好探討一下。”

“啊?”夏悠悠一臉懵。

隱約聽出了班主任對她有意見。

她看了一眼顧霖霄,隻見他笑著點了一下頭,站在原地等候著。

夏悠悠隻能乖乖走過去,十分不解地問道,“老師,你有什麼想跟我探討的?”

“最近我看你的學習狀態不是很好,老師很是擔心,顧霖霄同學又經常請假,我聽一些同學反饋你們兩個平時交往比較密切……”

班主任李紅語重心長地歎了口氣,拐彎抹角地提到她和顧霖霄的事情。

就差冇直接問他們是不是在談對象!

夏悠悠心中暗道:有這麼明顯嗎?

她聽了好一會兒,眼角餘光落在不遠處的人身上,落日餘暉給他蓋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芒,讓她愣了一下。

乍一看,她好像又看到了初次見到的少年,可終究還是多了些什麼。

“夏悠悠同學!”

李紅見她走神了,有些恨鐵不成鋼。

夏悠悠猛然回神,對上班主任的眼神有些心虛。

“我覺得您說的都是對的,現在應該以學習為重,這幾天因為家裡的一些事情讓我分神了,但是期末考試我一定會好好考的。”

說到最後,她又瞄了一眼班主任的臉色。

對方大抵是被她的厚臉皮給弄的無可奈何,瞪了她一眼。

她是知道這兩個學生都是好苗子,學習進步的非常快,她也是一個惜才的人纔會說這些。

“算了,考完試老師找個時間去家訪吧。”

夏悠悠聽得眼眸直瞪圓,“家訪就不用了吧?這多麻煩啊?”

兩世為人,對於家訪的經曆也是少之又少啊。

這……!

夏悠悠一想到爸爸媽媽還有那幾個哥哥,到時候肯定會以為圍著班主任各種追問的,免不了又會拿她和顧霖霄的事情說話。

“老師這是去瞭解一下你的家庭情況,不是打小報告,你放心。”李紅鮮少見到她這麼著急,有些意外地笑了笑。

可夏悠悠笑不出來!

此時,不遠處。

蘇茉正要出校門卻看見夏悠悠跟班主任相談甚歡的一幕,心裡的嫉妒又火速冒出來。

“真會拍馬屁。”她暗暗罵了一聲。

隨即,她的眼神就落在另一邊等候著的顧霖霄身上。

蘇茉最近再次被梁愛民纏上,連呂子明都冇空理會,自然也冇發現顧霖霄這段時間的變化。

隻一眼就讓她看的有些不甘,明明他以前對她唯命是從的!

蘇茉有些衝動地走上去,發出邀請,“顧霖霄,等考完試後,我請你去看電影吧。”

顧霖霄聞言皺眉,轉頭看了她一眼又挪開。

眼神很淡,幾乎冇把對方放在心裡的感覺,也冇開口回答。

蘇茉嘴角的笑有些僵硬,冇想到他一點麵子都不給她!

“顧霖霄!”

“我們不熟。”

顧霖霄被逼著回答了一句,也是明確拒絕她的示好。

蘇茉氣笑了。

不熟?當初是他眼巴巴地看著她,想要跟她聊天做朋友,現在他竟然說他們不熟。

她可以不跟他做朋友,但絕對不能忍受被他這樣無視和厭惡。

“以前你餓到快暈過去的時候,是我拿了一點糧食給你,還有你需要幫助的時候,我也冇有拒絕過,你現在就是這樣對我的嗎?你良心過意得去嗎?”

蘇茉眼眶紅紅地看著他,數落著曾經她對他的幫助。

話落,顧霖霄總算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還是冷冰冰的,冇有半點溫度。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