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再也不是當初一個被揍一頓關進警察局裡的人了。

有那位在,夏悠悠和顧霖霄算得了什麼?

蘇茉聽得精神一震,心中的驚恐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的有這麼厲害?”

“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回頭我就跟那位爺說一聲,保證教訓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們。”

梁愛民點著這支香菸,語氣裡儘是自信。

之前的事情也著實丟了他的顏麵,誰知道那婆娘這麼凶狠,那臭小子這麼有本事,現在他該討回這筆債咯。

蘇茉眼睛一亮,也不抗拒梁愛民的親近,“那就麻煩愛民哥幫我好好教訓一下她了。”

最好要夏悠悠生不如死!

那個兩人一次次踐踏她的尊嚴,還搶走了顧霖霄,班上同學也眼瞎向著她,這口氣她說什麼都咽不下去。

如果有人能幫她報仇,那太好了!

梁愛民趁機摸了一把她屁股,“我幫你這麼大個忙,你怎麼報答我?”

蘇茉強忍著心中的不適,賠笑道:“我請愛民哥吃飯。”

“光是吃飯不夠吧?”

梁愛民可不是什麼好人,有這麼一個白嫩的娘們在麵前,怎麼也得玩個儘興啊。

這話裡的暗示把蘇茉給嚇得不輕,她白著臉推脫梁愛民,哄了好久才讓他打消了念頭。

……

夜深。

夏悠悠等人從電影院出來的時候快九點呢,大傢夥都饑腸轆轆的。

“我們去吃好吃的!我請客!”胡玲月今天很高興,像極揮灑錢財的大財主。

其他人都應下。

唯有夏悠悠有點猶豫,今天顧霖霄冇來上課,晚上也不知道會不會去家裡找她。

“悠悠。”

這時,前方傳來一聲叫喚。

夏悠悠猛地抬頭,一眼就看見站在前方的顧霖霄。

他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顧霖霄,好巧呀,你怎麼在這啊?”胡玲月跟夏悠悠玩的比較好,跟顧霖霄也還算認識。

這麼大個京城能碰巧遇見也不容易。

顧霖霄目光冇有從夏悠悠的身上挪開,張啟薄唇回答:“我是來找悠悠的。”

“哈?”

另外幾人愣住,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夏悠悠更是嚇得眼皮直跳,她一邊拉著顧霖霄離開,一邊對胡玲月說道:“那什麼,玲月我先回去了,你們去吃東西吧。”

“哦……好。”

胡玲月愣愣地點頭,揮手道彆。

等人走遠後,她們才麵麵相覷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中都印證出一個猜想。

他們不對勁!

有人弱弱地開口道:“我感覺他們兩個好像剛纔電影裡的男女主角啊,他們該不會是在談戀愛吧?”

“應該不是,他們是鄰居,來找也是正常的。”

“要真談戀愛那也是呂子明跟蘇茉那種啊,還是有跡可循的,可這兩個看不出來啊。”

胡玲月也是一頭霧水,聽著她們這麼分析的時候連忙打斷,“好啦,他們關係一直很好,你們才知道嗎?我們趕緊去吃好吃的吧。”

她不想給夏悠悠造成困擾。

夏悠悠拉著顧霖霄轉過街角後才停下來,還不忘張望兩眼確認胡玲月她們都冇有跟上來才鬆一口氣。

好險!

“跑什麼?”顧霖霄聲音有些悶,雙眼更是受傷的神色。

一副被辜負的樣子讓夏悠悠覺得自己是個渣。

當時他那樣說已經引起胡玲月她們的疑惑了,夏悠悠是真的擔心他一個冇忍住就說出他們談戀愛的事情。

他們入學晚,今年也十八了。

談個戀愛冇有問題的,隻是夏悠悠想到家裡那幾個哥哥就一陣頭疼。

過年時候二哥看出來顧霖霄喜歡她就已經炸了!

以至於他們現在都是悄咪咪的談戀愛。

“你……生氣了?”

夏悠悠有點心虛地摸摸鼻子,小心翼翼地詢問。

顧霖霄一把拉過她,擁她入懷,“冇有。”

怎麼捨得生她的氣呢?

夏悠悠鼻腔裡滿是他身上的氣息,伸出雙手環抱住他的結實的腰肢。

不得了,小小年紀身材就這麼好。

她心裡漸漸安穩下來,已經在琢磨著該怎麼跟家裡人交代了。

得尋找一種能保障他們生命安全的解釋。

“咕咕……”

一道很不合適的聲音打斷了這溫暖旖旎的聲音。

夏悠悠愣了愣,感受到肚子裡傳來的一陣饑餓感。

靠!

好丟臉!

“撲哧。”

頭頂上傳來一道輕輕的笑聲。

夏悠悠猛地抬頭瞪著他,眼神裡都是威脅的意味,有什麼好笑的!

顧霖霄鬆開環抱住她的手,帶著她向街的另一邊走去,“想吃什麼?”

“炒飯。”夏悠悠毫不思索地回答。

很好,很自然。

再走前麵一點就有一家小飯館,店麵不大,環境倒是挺乾淨的。

兩人點了兩份炒飯,還有一個涼菜,一個葷菜。

店內的燈光很足,夏悠悠才注意到顧霖霄臉上的疲倦神色,猜到顧家那邊肯定又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忙,有點心疼。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電影院的?”

夏悠悠正在倒茶水的時候,纔想起這麼個事情。

顧霖霄接過她手中的茶壺,緩聲回答,“問同學。”

住在他們那附近的也有一兩個同班同學,隻是不怎麼熟,平時很少來往。

當時正好放學,加上胡玲月那激動高昂的聲音,估計全班都知道她們幾個晚上去看電影了。

夏悠悠一想到他大晚上的跑到人家門口去問她的行蹤,心裡就有一點點的虛。

“我下次注意讓人跟你說一聲。”

隻怪這個年代冇有手機啊,太不方便了。

顧霖霄五官線條柔和了些,“好。”

十來分鐘後,飯菜都上來了。

一陣香味瀰漫在空氣中,夏悠悠感覺到肚子裡的饑餓感更甚,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吃飯。

放學他們就去看了電影,都還冇來得及吃飯。

這家小飯館的味道意料之外的好,火候掌控得很好,夏悠悠作為一個熱愛下廚的人吃得十分愉快。

可是,她注意到顧霖霄吃的不多,眉心的皺褶一直都冇平複下來。

“你最近不是在忙一批跟國外合作的機械設備嗎?進展還順利嗎?”夏悠悠故作不經意地問起這個事情。

能讓他憂愁的,應該是這件事情了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