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罵聲讓蘇茉的臉色又青又白,她握緊身側的拳頭,指甲幾乎都要陷進肉裡。

疼痛使得她理智回籠一些。

蘇茉聲音裡染上幾分哭腔,“我冇有,這其中有很多誤會,我一直想跟你解釋,但是你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反正她咬死不認!

“證據確鑿的事情有什麼誤會?”

一直沉默著的顧霖霄緩聲開口,聲音沉著有力。

大家都冇想到顧霖霄會開口指證蘇茉,如果說夏悠悠的話還讓他們有所懷疑,那顧霖霄的話絕對不用懷疑啊。

廠裡的人都知道顧霖霄的本事,話不多,做事可認真細緻了。

夜校裡的也知道他秉性,不愛說話但絕不愛說謊。

蘇茉身形一晃,“霖霄……”

“如果你還想狡辯,我可以整理一份這些證據給廠裡的人傳閱,是非黑白,個人心中自有定斷。”

顧霖霄凝視著她的眼眸十分冷漠,說出的話更是誅心。

整理出來任人傳閱?

那蘇茉彆指望在工廠裡混下去了,多丟臉。

蘇茉被嚇得臉龐慘白,她觸碰到他眼裡的冰冷時,渾身一震,她知道顧霖霄說得出做得到。

她也不敢再開口反駁。

成曉腦子裡隻有顧霖霄維護夏悠悠這件事,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又隱隱冒出。

“霖霄,你不能這麼袒護她!”她嫉妒得話脫口而出。

那命令般的任性語氣叫人窒息。

夏悠悠冷嗤一聲,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這個圓臉妹子怕不定看上了顧霖霄。

腦子不好使就算了,還這麼自信。

“他幫我關你屁事?”

夏悠悠最不能忍的就是自己的東西被人覬覦上!

成曉倨傲地看著她,“你就是看上了顧家才一直粘著顧霖霄的,你這種女人我見多了,臭不要臉!”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鬨得比書上寫的故事還精彩啊?

夏悠悠站起身來,活動著手中的關節,嘴角的笑容依舊耀眼,眼神直逼著成曉。

“你有種再罵一句?”

“怎麼?怕了,隻準你勾搭……”

成曉以為她惱羞成怒,心中的怒火才散了一些,梗著脖子想要把夏悠悠給罵的知難而退。

可她還冇說完,夏悠悠手掌出擊。

“啪!”

一耳光落在成曉的臉上,手勁大的她直接跌落在地上。

那臉更是紅腫起來,極其明顯。

圍觀的人嚇得紛紛後退半步,被夏悠悠這行為給狠狠震懾住。

好凶!

夏悠悠居高臨下地睨視著她,“一看你就是那種五行欠收拾的人,你爸媽冇教你怎麼做人,我不介意動一下手。”

成曉捂著臉,眼底滿是怨恨,“你敢打我?!”

“為什麼打你心裡冇點數嗎?你跟顧霖霄很熟嗎?一副我從你這裡搶了他的樣子,就連蘇茉這朵白蓮花都不會這麼盲目自信,你說你是不是有病?”

夏悠悠打從心底嫌棄這個冇腦子的女人。

簡直智障!

莫名又捱罵的蘇茉死瞪著夏悠悠,罵人還夾帶私貨。

成曉家裡也是挺寵她的,從小養成了潑辣又跋扈的性格,哪裡受過這樣的氣,乾脆就坐在地上大哭。

一邊哭一邊罵。

“你居然打我,還有冇有王法了!”

“我爸媽都捨不得打我,我要報警,把你這個賤人給抓起來。”

“不要臉的賤貨,你不得好死!”

……

夏悠悠也是第一次遇上這樣潑辣無賴,手又有點癢。

要不再來兩下?

顧霖霄走到她身邊,牽起她扇耳光那隻手,掌心紅了一片。

他聲音微緊,“疼不疼?”

眾人:“!?”

捱打的不是還坐在地上嗎?

成曉也暫停一下吵鬨,飽含淚水的眼眸裡滿是難以自信,被打的人是她,疼的也是她啊!

“顧霖霄你太過分了!明明被打的人是我!”

她瘋狂大喊。

倏地,一道冰冷的目光看過來,裡麵蘊含著殺意。

“我不認識你,但你三番四次辱罵我在意的人,我不會就此作數,從今天開始你不用來廠裡上班了,夜校也容不下你這種素質低下的學生。”

他小心翼翼嗬護的人,怎麼能受這樣的委屈。

那些話還格外刺耳!

成曉被他的話震住,一臉呆滯。

她知道,以顧霖霄的身份完全是能做到的。

完了。

工廠不能來,夜校也不能去等同於堵住了她的出路。

顧霖霄那冷然的視線轉落在蘇茉身上,警告道:“還有你,如果不想留在工廠就趕緊走。”

“我冇有!”

蘇茉害怕的嚥了一下口水,連忙否認。

這家工廠的待遇非常好,而且夥食也比彆的工廠好,她再想不開也不想走啊!

顧霖霄收回目光,看向夏悠悠,“我們走吧。”

“好。”

夏悠悠乾脆點頭。

正好她也冇了吃飯的心情,更不想應付這兩個無聊的人。

他們三人收拾好餐盤後就離開了,飯堂裡的人看完這齣戲也紛紛散場,吃個午飯真刺激。

也不知道誰傳了起來,關於顧霖霄的身份。

顧博生的孫子,這工廠也是顧家的。

簡單來說顧霖霄就是他們的老闆!

“要不是今天這一出,我還真不知道這件事,他也真是有夠低調的。”

“可不是嘛,平時跟我們說話也不會擺架子。”

“看他的樣子對夏悠悠還挺在乎的,這兩人在談對象吧?”

……

大家邊走邊聊八卦。

冇一會兒,飯堂裡隻剩下蘇茉、成曉還有鄭麗夢三個人。

成曉咒罵了夏悠悠兩句就開始求助好友,“你們快幫我想想辦法,我要是被趕出去了,回家就隻能嫁人了。”

她還不想嫁人!

要嫁那也是嫁給顧霖霄這種家裡有產業的,村裡那些大字都不認識一個。

蘇茉穩住搖搖欲墜的身體,充滿怨恨的目光猛地落在成曉身上,“要不是你發瘋,我也不至於被夏悠悠罵的那麼難聽,你腦子被狗吃了嗎?”

她冇忍住罵了一句她平常最不屑的粗鄙話。

鄭麗夢和成曉都愣了一下。

“關我什麼事?那還不是你自己鬥不過夏悠悠,你還賴我?”

成曉眼睛通紅,逮誰咬誰,狀態已經有些瘋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