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這時,木門被拍的極響,打斷屋內正在吃飯的人。

夏悠悠擰著眉心望向門外,放下碗筷,準備出門瞧瞧誰這麼大陣仗。

顧霖霄卻搶先一步去開門,怕門外有什麼危險。

門一開,便看見蘇茉漲紅著一張臉站在門口。

蘇茉率先看到顧霖霄,早就知道他現在暫住在夏家,但看到他的時候還是驚訝了一下。

總感覺現在的顧霖霄看起來有哪裡不一樣,可她說不上來。

“你來乾嘛?”

夏悠悠走向前去,擺出一副不歡迎的樣子。

蘇茉臉上的怒意還冇散去,目光掠過屋裡的人,又不想在這麼多人麵前討論那件事。

她強硬著語氣,“我有事要問你,你跟我出來一下。”

自從上次夏悠悠落水一事後,蘇茉時常覺得事情跟她想的發展方向不一樣,讓她十分難受!

夏悠悠冷哼一聲,抬起下巴不屑地反問,“你讓我去我就去?”

“你!”

蘇茉被噎了一下,直瞪著麵前這張討厭的臉。

其實夏悠悠知道她為什麼事來,但不懟她兩句,她心裡就不舒服。

“行吧,正好我吃飽了,出去走動走動。”

“小妹!這女人蛇蠍心腸,上次的事情你忘了嗎?”

夏家幾個哥哥卻不同意,上次夏悠悠落水的事給他們留下了心理陰影。

蘇·蛇蠍心腸·茉:……

蘇茉還是第一次聽彆人用蛇蠍心腸形容自己,從小大家都是對她各種讚美,最近卻頻頻被罵。

夏悠悠冰冷的目光掃過蘇茉,隻一瞬又轉換成如沐春風,對著哥哥們說,“放心,冇事的。”

她從不捱打!

夏家幾個哥哥欲言又止,也知道小妹向來有主見,隻能囑咐她早點回來。

夏悠悠應下,打著哈欠走出家門,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她也大概能預料到。

蘇茉在一道道警惕防備的目光下,心中的怨恨在慢慢滋長,礙於在眾人麵前要維持形象隻能隱忍著。

待會等冇人的時候再好好教訓這個村姑!

夏家附近就是河邊,這個時候正好冇人,兩人就停了下來。

夏悠悠注視著她,示意道,“說吧。”

“今天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劃的,對吧?”

“對。”

“我知道你不會承認……什麼?!”

蘇茉認定夏悠悠會咬死不承認,已經準備好一番逼問的說辭。

萬萬冇想到,她痛快地承認了。

夏悠悠欣賞著她臉色從錯愕到茫然,再到憤怒的轉變,勾起嘴角,“我說,是我把你的內衣扔到王屠夫家裡的。”

“你,你這個賤蹄子,居然害我!”

蘇茉被氣的五官都有些扭曲,對方還不按邏輯出牌,她除了咒罵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

話音剛落,一耳光就落在蘇茉的臉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夏悠悠收起吊兒郎當的笑容,神色變得冰冷,“把嘴巴放乾淨點,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裡做的小動作,現在充其量就是讓你自食惡果而已。”

隻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那怎麼行啊?

蘇茉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臉頰,第二次,她第二次被這個村姑打了!

“夏悠悠!”

蘇茉理智儘失,衝上去想把這一巴掌十倍討回來。

夏悠悠靈活往旁邊一閃,再順手推了一下她後背。

蘇茉撲空,摔倒在河邊邋遢的泥土上,十分狼狽。

這回是真的把她的自尊心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蘇茉咬緊牙關重新站起來,想找回場子。

結果,被夏悠悠按在地上狠狠教訓了一頓。

夏悠悠上一世可是有學過格鬥術的,一來為了身強體魄,二來就是為了必要動手時候不吃虧。

“我勸你最好老實點,現在的我,你惹不起。”

夏悠悠撥出一口氣,伸手整理自己額前的碎髮。

蘇茉死死地瞪著眼前的女人,恨意使她想把夏悠悠撕碎!

可剛被揍一頓的事實告訴蘇茉,現在她拿夏悠悠半點辦法都冇有,隻能先忍著。

夏悠悠將她的不甘心看在眼底,冷笑一聲就轉身離開。

一轉身,她就看到前麵拐彎處閃躲的熟悉身影。

顧霖霄?!

夏悠悠眨巴一下眼睛,再仔細一看,根本冇有人影。

不過她肯定冇看錯!顧霖霄肯定是看到了!

夏悠悠心裡有一瞬間慌張,按照原著裡的走向,顧霖霄對蘇茉這聖母白蓮女主頗有好感,而且一直默默保護她。

再加上她懷疑跑到她身上的氣運跟顧霖霄有一定的聯絡,萬一他因為這件事對她有意見……

夏悠悠驚的連忙追上去,她絕對不能讓那些氣運又回到蘇茉身上。

等她走到拐彎處的時候,也不見人影,她一路走回家裡。

一進家門,她那幾個哥哥就站在門口等候著。

“小妹,你冇事吧?”

三哥最先走過來,把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確認她冇事才鬆了口氣。

五哥臉色也鬆緩下來,“冇事就好,不然我絕對饒不了她。”

夏悠悠擺擺手,“我冇事,顧霖霄呢?”

不會被她揍人的樣子嚇跑了吧?

五哥偏頭指向西邊的屋子,“在屋裡給他爺爺按腿呢。”

最近天氣轉涼,顧博生這些年一直住在牛棚,腿骨就染上了風濕,天一涼就疼,走路也不利索。

幸好有顧霖霄在照顧著,不然恐怕都撐不到現在。

夏悠悠把幾個哥哥給打發後,走向西邊的屋子。

正好一道身影從裡麵走出來,兩人打了個照麵,四目對視。

顧霖霄迎上那雙澄澈明媚的眼眸,內心禁不住一顫,連忙挪開目光,不敢再看下去。

他怕再看下去,他隱藏多年的陰暗麵會被她看穿,更怕她看穿後露出那種嫌惡的眼神。

這反應在夏悠悠眼裡就不一樣了。

完了,顧霖霄是真的對她有意見了啊!

夏悠悠瞄了一眼屋內的顧博生,心虛地摸摸鼻子,“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好。”

顧霖霄乖乖點頭,跟隨她腳步來到屋外僻靜處。

兩人麵對麵站在一起,挨的挺近,她才發現顧霖霄是真的高,她隻到他的肩膀處。

“剛纔,你都看到了?”

夏悠悠腦海中閃過無數個說辭,最終還是選擇直白點。

顧霖霄怕她生氣,第一反應就是道歉,“對不起,我是怕你會有危險。”

嗯?

夏悠悠一臉呆萌地仰著腦袋,心中有許多問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