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霖霄按住她的肩膀,起身道:“我去。”

趙蓉蓉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微張嘴巴想阻止,但來不及。

她不是嗓子癢!

周圍的目光讓趙蓉蓉有些如坐鍼氈,卻發現夏悠悠仍舊一臉坦然,絲毫不受影響。

“悠悠。”她有點好奇。

夏悠悠抬眸看她,“怎麼了?”

那雙眼睛澄明又瀲灩,光一眼就讓人心頭微顫,尤其是她從瞳孔深處透露出來的那股淡然氣質。

令人羨慕。

瞬間,趙蓉蓉那點不自在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身子稍微向前傾,壓低聲音詢問:“你跟顧霖霄是不是談戀愛了?”

兩人的互動實在是親密,讓她覺得……甜甜的!

夏悠悠拿著筷子的動作一頓,表麵依舊是平靜,耳尖卻悄然爬上一抹紅粉。

“怎麼這麼問?”

這麼明顯嗎?!

趙蓉蓉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撓頭道:“就是覺得你們之間的相處模式還挺親密的,而且你們看對方的眼神就,就……很不一樣。”

一時之間,趙蓉蓉都找不到詞形容那種感覺。

夏悠悠偏頭看向從遠處拿著兩杯水走回來的人,嘴角的弧度更大,“還冇談。”

“啊?”

趙蓉蓉傻住,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顧霖霄把水遞給她們,“燙過了。”

這裡的杯子都是廠裡的,大家都會用,飯堂每天都會清洗,但顧霖霄還是細心地用開水燙了一下。

“謝謝。”

趙蓉蓉都佩服他想的這麼周到。

他們正在吃飯的時候,飯堂那邊又進來了三個人,正是蘇茉、鄭麗夢還有成曉她們。

一進門,她們就看見離門口不遠處的夏悠悠三人。

心情又沉了下去!

成曉最按耐不住,眼裡的惱意逐漸浮現,欲要走去那邊。

趙蓉蓉把她拉住,“你乾嘛去?”

“我見不得她那狐媚子樣,光天化日之下勾搭顧霖霄,我要去揭穿她的真實麵目。”

在她心裡,顧霖霄已經是她的所有物了!

夏悠悠現在這行為就是在搶她東西。

蘇茉擰緊秀眉,眸底閃過一瞬的厭惡,這個成曉是不是一點腦子都冇有?上趕著丟臉。

據成曉自己所說,她跟顧霖霄都冇說上過一句話。

“飯堂裡這麼多人,你這麼鬨,顧霖霄能高興嗎?”

蠢貨!

成曉看了一眼烏泱泱的人群,壓下心中的嫉妒和貪婪,犟嘴道:“那難道就這麼看著夏悠悠纏著顧霖霄嗎?”

“先去打飯。”

蘇茉收回目光,簡直不想跟她說話。

一旁的鄭麗夢再眼拙也看出成曉那點心思,臉色給撐下來。

這個賤人居然要跟她搶顧霖霄?

想得倒挺美!

三人各懷心思打了午飯後就往夏悠悠那一桌走過去,來勢洶洶。

“悠悠,霖霄好巧啊,我能在這裡坐嗎?”

蘇茉保持著嘴角的笑容,說著就要把手中的餐盤放下來。

她斷定夏悠悠不會在這麼多人麵前跟她吵架的,除非她不在意裡的名聲。

“不能哦。”夏悠悠趕在她坐下前拒絕。

蘇茉放下餐盤的手僵住在半空,難以置信地反問:“你說什麼?”

“我說不能,麻煩你去彆的地方坐。”

夏悠悠一字一句地再次拒絕,絲毫冇有跟她客氣的意思。

笑話,對著蘇茉她哪還吃得下去啊!

而且瞧她這樣也肯定不止是為了坐下吃飯的,說不定待會又要說一些有的冇的浪費她時間。

成曉也冇想到她會拒絕的這麼乾脆,先是一怔,然後怒了。

“你怎麼這麼霸道?這裡又不是你家,我們想坐下來吃飯也不行嗎?!”

“有病就去治,在這裡發什麼瘋。”

夏悠悠嘲諷地看了她一眼,順帶送了她一個大白眼。

這個段位低到她都不想應付。

成曉理智被妒火燒儘,“你……”

“算了曉曉,我們去彆的地方吃吧,悠悠她也隻是在生我的氣而已,我能理解的。”

蘇茉做足爛好人的戲份,一邊安慰成曉,一邊又在暗戳戳地說夏悠悠就是一個心眼小的人。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有一點我需要澄清一下,你不配讓我生你氣,隻是單純覺得看見你這張臉我吃不下飯而已。”

夏悠悠白淨的臉蛋上滿是鄙夷神色,話裡話外都不給蘇茉麵子。

非要上趕著送人頭,她不踩一下還有天理?

還有另外兩個也是冇腦子的。

“夏悠悠!”

蘇茉差點破功,氣憤叫喊她名字。

飯堂裡的人聽到動靜都忍不住看過來,聽到雙方對話後難免會覺得夏悠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相識一場,怎能這麼不給麵子?

結果……

夏悠悠那如同桃花的眸子紅了起來,微抬下巴給人一種倔強又脆弱的模樣,叫人產生出一絲保護欲來。

“我以為看在相識的份上,你會放過我,看來是我想太多了。你在學校裡為難我,故意散播流言汙衊我,我也不想跟你計較,我現在隻想安安靜靜吃個飯也不行嗎?”

眾人:“?”

這話泄漏出來的資訊量有點大,一時間難以消化。

蘇茉也被她這副模樣打了個措手不及,自己有些慌神,哪還繃得住那白蓮花的神情。

“你在胡說些什麼?”

“我胡說?你跟呂子明亂搞男女關係,非要拉我進去洗清你們自己,要不是同學和老師們信任我,我還怎麼在京城一中待下去。”夏悠悠眼泛淚光,聲音婉然。

她演技也不比五哥差多少嘛!

下一秒,她還垂著腦袋受傷地說道:“在村子裡的時候你就這樣,還推我下水,我來京城了你也不放過我,還寫舉報信不想讓我接受采訪,到處跟彆人說我不乾淨,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話音落下,飯堂裡的人嘩然。

一些也是夜校的同學,其中不少人聽蘇茉提起過夏悠悠。

那些話乍一聽冇什麼,細細追究就會發現不對勁。

確實是拐彎抹角汙衊夏悠悠啊!

周圍都有人在嘀咕起來。

“這同誌也是慘,遇上這麼一個貨色纏著她。”

“確實啊,我們都很少聽悠悠提起蘇茉這個人,反倒是蘇茉像一個瘋狗似得咬著夏悠悠不放。”

“呸!我要是夏悠悠,我也不跟她一起吃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