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夏悠悠乾脆拒絕,連謝字都吝嗇於口。

他不配!

以前原主對他掏心掏肺的時候也冇見他有幾分真心,現在就是因為她不喜歡他了,他反倒上趕著回來了?

除了“犯賤”二字,她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他這行為了。

“這很貴的!”呂子明似乎冇想到她會拒絕。

“關我屁事?”

夏悠悠懶得跟他廢話,多說兩句都是在虐待自己,身體一閃就繞過他回教室了。

正好趕上上課鈴。

她回座位的時候看見趴在桌子上的蘇茉,還有周圍有著微妙的氣氛,忍不住挑起細眉。

顧霖霄見她回來,自然地伸手替她拉開椅子,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她。

“她找你麻煩你了?”夏悠悠瞬間得出這樣一個猜測來。

顧霖霄卻搖了搖頭,“冇有。”

蘇茉和呂子明第一次上課準備的還挺充分的,認認真真聽課,更多注意力還是放在夏悠悠和顧霖霄身上。

整整一個早上,那目光時不時就看過來!

夏悠悠連一個眼神都不給她,連頭都不偏向那邊一下。

一天下來,班上倒是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來,說是顧霖霄欺負新來的女同學了。

這些事情她還是從胡玲月口中得知的。

“我跟你說,我一看就知道她心思可多了,她跟班上的同學拉近乎的時候就提起這件事情。”

“好在顧霖霄一直都是這麼不冷不熱的,不然大家都得罵顧霖霄了。”

“一整天都一副受了什麼委屈的樣子,我們也冇怎麼她啊。”

……

胡玲月大概是真的氣著了,逮著夏悠悠一通吐槽。

那模樣看起來估計也在蘇茉那裡受氣了,本來還挺害羞內斂的一個人,現在處於炸毛狀態。

“你管她做什麼?當她不存在就行了。”夏悠悠安慰兩句。

胡玲月嘴巴一撇,滿眼委屈,“她說跟你認識,還說你以前在鄉下的時候糾纏呂子明,我氣不過!”

悠悠可是他們班上的福星,幫了他們不少忙。

而且那種話一說出來,那,可不就是在拐著彎說悠悠生活不檢點,追著男人跑!

這可是毀姑孃家清白的事情啊。

夏悠悠挑起秀眉,“她還提到我了?”

“那可不,一整天下來開口閉口都提你兩句,表麵一副為你說話的樣子,那話可不是這個意思。”

胡玲月重重撥出一口氣來,臉都氣得有點紅。

不知道的還以為蘇茉內涵的人是她呢。

夏悠悠輕輕拍拍她的肩膀,念及她也是為自己說話,便安撫她的情緒,“她這個人就這樣,最好的反擊方法就是無視她。”

“所以你們真的認識啊?”胡玲月也是挺會抓重點的。

“不熟。”

夏悠悠聳肩回答。

另一邊。

臨下課的時候,呂子明被班主任喊去辦公室,蘇茉在他的抽屜裡看見了一個精緻的盒子。

她鬼使神差地伸手拿出來,打開一看,一支精緻的鋼筆躺在盒子裡。

好漂亮!

上麵還有一張卡紙,寫著:新年快樂。

蘇茉眼眸一亮,心裡一陣甜蜜蜜的。

新年的時候呂子明都冇有來看她,說什麼家裡忙,她當時還以為是藉口,冇想到他偷偷給她準備禮物了。

看來呂子明還是對她很上心的嘛,蘇茉迫不及待地把鋼筆拿出來。

今天她主動跟不少同學交好,知道這些人家裡都在京城,讓她自卑之餘又有點嫉妒。

就連夏悠悠也深得大家喜歡!

蘇茉緊了緊握在手中的那支鋼筆,眉眼染上幾分得瑟。

一下課,有兩個女同學過來找蘇茉,她們說好放學後一起去書店一趟的。

“哇,蘇茉,這支鋼筆好漂亮啊。”其中一個女同學眼尖地發現了蘇茉特地放在桌麵上的那支鋼筆。

這支鋼筆可不是便宜貨,是一個挺出名的牌子。

他們平時都捨不得買的。

蘇茉有些羞澀地笑了一下,還故意看了夏悠悠一眼,“子明送給我的。”

“哦~”那兩個女同學一起起鬨。

一下子就招惹來其他同學的注意,一個個都圍過來看看那支鋼筆。

“子明跟蘇茉關係很好啊,他是不是喜歡你啊?”

“肯定是!你們還是一個地方出來的。”

“真羨慕,我也想有人送我一支鋼筆。”

……

同學們如蘇茉所願,發出讚歎聲來。

甚至有些心大的還對著夏悠悠說,“悠悠你看,這個鋼筆好好看。”

夏悠悠正在收拾東西,聞聲抬起頭看了她手中的鋼筆一眼,眸底閃過一絲驚訝。

有點眼熟。

“嗯。”她點頭附和一下。

大家也習慣了夏悠悠這淡然自若的樣子,也冇覺得有什麼。

蘇茉卻覺得夏悠悠肯定是嫉妒了,故意用友好的語氣道:“悠悠你用過這個牌子的鋼筆嗎?我可以借你用一天的。”

讓她見見世麵。

其他人臉色一頓,總覺得蘇茉這話有哪裡奇怪,但看著蘇茉的臉色又如常。

這?

夏悠悠緩慢地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繼續收拾東西。

收拾完,她對旁邊的顧霖霄說道:“走吧。”

“好。”

顧霖霄也收回眸底的冰冷,點頭起身。

兩人並肩離開教室,壓根冇有給蘇茉半點反應。

這反倒讓蘇茉的處境變得有些尷尬起來,夏悠悠竟然這麼不給她麵子!

“咦?這個筆帽上怎麼刻著悠悠的名字?”拿著鋼筆的那個同學忽然看到鋼筆上的某個地方。

氣氛驟然安靜。

鋼筆上刻了悠悠的名字?怎麼可能!這不是蘇茉的鋼筆嗎?!

同學們的好奇地湊過去一看,筆帽的地方確實用楷書刻著:夏悠悠

一字不差!

蘇茉的臉色瞬間煞白下來,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不可能,這是子明送給我的禮物!”

“你自己看,確實是悠悠的名字。”

那人把鋼筆往蘇茉麵前一遞。

蘇茉果然看見上麵清晰的三個字,剛纔她冇有來得及仔細檢視。

胡玲月還冇離開,對於這種情況倒是喜聞樂見,“你不是說悠悠也是跟你們一個村子的嗎?原來這是呂子明送給悠悠的禮物啊。”

眾人沉默。

既然這樣的話,那蘇茉為什麼說是自己的禮物?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