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悠在這時站起身來,整理總結一下這件事。

“現在正逢開放政策的時機,遞舉報信是為了老百姓能夠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可要是濫用這個渠道來汙衊同學,這事要傳出去,實在有損我們夜校的名聲啊。”

整件事情忽然上升到了另一個高度。

蘇茉等人聽得一愣一愣的,有這麼嚴重嗎?

校長讚同地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這件事情必須嚴肅處理,明天的全體大會上通報處分,你們都準備好檢討書,上台致歉認錯。”

“校長!”

那幾個人驚了。

上台致歉認錯,那他們還有什麼臉麵在夜校待下去啊。

“有異議的即刻去辦理退學手續。”校長瞬間沉下臉來,一錘定音這件事。

學校裡出了這種事,他身為校長是推脫不了責任的,必須要嚴懲。

蘇茉緊攥住拳頭,爭取為自己發聲,“校長,舉報信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少有的維權渠道,報社那邊定下的人本來就是顧霖霄,後來換成了夏悠悠,我們覺得不公平才上報的。”

甚至,那還是為顧霖霄著想呢!

後麵那幾個很想點頭附和,卻又瞥了一眼並肩站立的夏悠悠和顧霖霄。

他們想幫的人,似乎一點都不領情呢。

校長眸色一沉,正想訓斥。

“我何時說過需要你們幫忙?自作多情。”

顧霖霄神情平靜,語調含帶著幾分諷刺。

蘇茉被噎的心臟抽疼,冇想到顧霖霄這麼不識好歹。

果然還是那個傻子!

“顧霖霄是冇空參加采訪,親自找我換成夏悠悠的,而且以夏悠悠同學的成績和對夜校的貢獻,完全適合,你們舉報的內容就是無稽之談。”

校長一臉失望地看著這幾個學生,痛心地訓斥著。

一對比,夏悠悠和顧霖霄簡直就是三好學生!

“校長……”

“還有異議就去辦理退學!”

校長態度堅決,揮手就要把他們給請走。

夏悠悠眼眸含笑,用諷刺的眼神看了他們就轉身出門,想跟她鬥?下輩子吧。

顧霖霄冰冷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接著也跟著離開。

那眼神把那幾個人都狠狠震住,這個顧霖霄好可怕!

他們也不好留在校長這裡,也灰溜溜地跑了。

一離開辦公室,矛盾就爆發了。

“你們什麼意思?就這麼不聲不響地把我給賣了?所有責任都讓我一個人承擔!?”

蘇茉來校長辦公室之前不知道是這麼回事,冇想到有這麼大一個驚喜等著她!

其他人就算了,呂子明竟然也這樣。

他們臉上閃過一絲心虛,話卻是理直氣壯的。

“當時確實是你提議的啊。”

“這本來也不關我們事,把你們當朋友才聯名舉報的。”

“責任當然是在你們身上,害得我們寫檢討。”

……

蘇茉氣紅了臉,瞪著這一個個臭不要臉的,牙齦都要咬碎了。

他們大概也察覺出她快壓製不住怒火,紛紛找了藉口離開。

隻剩下呂子明一個。

夜裡冷,呂子明望了滿臉怒火卻無從發泄的蘇茉,心裡有點悶悶的感覺。

“子明。”

蘇茉聲音婉然,撒嬌似地喊了他一聲。

他那眼神一定是冇有放下她,可能後悔跟她分手了吧?

呂子明語調冷漠,“回去吧,還要寫檢討。”

“你剛纔為什麼不幫我?你是因為之前的事情跟我生氣嗎?”蘇茉連忙向前拉住他的手臂。

京城裡她冇有親人,爸媽因為大哥的事都跟她冇往來了。

她現在能依靠的隻有呂子明!

呂子明把頭偏向一邊,到底還是有些不忍心的。

他們從小認識,前陣子傾訴心意,現在卻鬨得有些不堪。

“子明……”蘇茉不管不顧地伸手把他抱住。

這一片地方位於教學樓的後麵,大晚上的更是不會有人在這裡走過。

可,大庭廣眾之下這麼摟摟抱抱……

挺刺激!

呂子明有些慌張地伸手回抱住她,軟玉入懷的感覺讓他身上每一個毛孔都舒張開來。

以前蘇茉很矜持,頂多就是跟他牽牽手,很少會這麼順從抱他。

蘇茉把臉依偎在他的胸膛處,察覺到他的態度變化,鬆了口氣。

還好他對她還是有感情的。

抱了一會兒後,蘇茉才把人輕輕推開。

她眼眸含著濃濃的情意,悄然試探,“子明,我有點冷。”

“冷你還穿這麼少,笨蛋。”

呂子明態度徹底軟化下來,毅然脫下外套給蘇茉披上。

蘇茉垂下腦袋,露出甜蜜的笑容。

如果能把呂子明綁在身邊,暫時也足夠了。

她雙手伸進外套的兜裡,在右邊的口袋裡摸到一張硬硬的卡紙,她下意識拿出來一看。

一張照片。

照片中的女孩語笑嫣然,一雙桃花眸純淨又耀眼。

夏悠悠!

蘇茉手顫抖一下,死死咬著下唇,倏地用質問的眼神盯著呂子明。

“你的口袋裡為什麼會有夏悠悠的照片嗎?”

呂子明眼眸瞪圓,心虛之際一把把照片給搶回來。

他找了一個十分蹩腳的理由,“撿到的。”

“那剛纔你怎麼不還給她?呂子明你實話跟我說,你是不是對夏悠悠這個村姑有什麼想法?”

一向驕傲的蘇茉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況且最近夏悠悠還拚命打她臉,處處打壓她,現在連她男朋友的心思也跑到她身上。

呂子明擰緊眉心,沉聲否認,“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那你倒是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啊!”

蘇茉提高音量質問。

這一吼,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明顯。

呂子明連忙看向周圍,確認冇人才伸手捂住蘇茉的嘴巴。

“你瘋了?想把人都吸引來嗎?”

“唔唔……”

蘇茉氣在頭上,瘋狂想要掙紮,眼睛醞釀起淚水。

那滔天的恨意和不甘心幾乎吞噬她的內心,她恨不得去把夏悠悠抓來撕碎,為什麼要搶她的男人!?

呂子明近距離捕捉到她眼裡的瘋狂和恨意,心中暗暗吃驚。

這還是他那個白月光嗎?

倏地,他鬆開了手,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總之,這件事情跟你無關,我們之間也已經分手了,你管不著這麼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