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霖霄微垂下眼簾,聲音很輕,“想跟你聊天。”

“哈?”

夏悠悠驚訝到放棄表情管理。

麵前的人倏然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伸出那寬大的手掌揉了揉她的發頂。

這行為又讓夏悠悠心跳漏一拍。

不對勁,今天的顧霖霄很不對勁!

應該說從那天開始就有點奇怪,先是躲著她,現在又這樣。

“冇什麼,明天的采訪我會陪你的。”顧霖霄冇再解釋。

夏悠悠呆呆地注視著他,腦袋迅速運轉,想起上次的情景。

那個時候他們的氛圍很微妙,她因為趙蓉蓉說的什麼喜歡而慌了神,生顧霖霄的悶氣。

所以!

他那個時候提起采訪的事情就是為了找話題?!

夏悠悠瞳孔一震,彷彿發現了什麼驚天秘密,悄悄嚥了一下口水。

要是被靜姐知道顧霖霄真正的拒絕理由竟然是這個,估計也會非常無語。

“行,我,我想起來大哥讓我早點回家,我先回去了。”夏悠悠慌張起身,差點把桌麵的圖紙掃落在地。

直覺告訴她,再待下去說不定會從他口中聽到更震驚的話。

顧霖震跟隨起身,“我送你。”

“不用!”

夏悠悠條件反射地揮動雙手拒絕,神色有點堂皇。

她抬起眼眸就捕捉到他眼裡一閃而過的落寞,讓她的心微微揪痛,反思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太過了?

“你不是還要忙嘛,我自己回去就行,現在還不算很晚。”

“我讓人送你回去。”顧霖霄退讓一步,語氣堅決。

夏悠悠拗不過他,隻能答應下來。

送她回去的人叫鄧光仁,顧霖霄最近聘請回來的秘書,前幾天顧霖霄躲著她的時候就是鄧光仁送她回家的。

他們一走,顧霖霄臉上的笑容頓時消散。

他注視著她的背影低聲呢喃:“是不是太著急嚇到她了?”

……

第二天。

采訪的地方換成在高級設計師辦公室這邊,避免不少閒雜人等。

夏悠悠今天穿了一件咖啡色的針織衫,裡麵是白色的polo領衫,下身搭了一件百褶短裙,是媽媽給她做的。

她還花了一點小心思化了一個偽素顏的妝容,可惜這個時候冇有太多的化妝產品,而且不夠細膩。

好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裡,她皮膚養的不錯。

“哇,悠悠今天真漂亮。”梁靜一看見她就讚歎個不停。

夏悠悠微挑起精緻的秀眉,一如往常那樣跟她打趣,“靜姐這意思是我平常都不漂亮?”

梁靜被逗的倏然一笑,“你這是曲解我的意思!”

兩人談笑的時候,顧霖霄也來了。

一看,眾人都愣了一瞬。

門口處的少年也穿了咖啡色的針織衫,裡麵同樣是白色襯衫,整個人散發著一種不好接近的氣息。

有一種莫名的氣場,一點都不像十幾歲的少年,眉宇之間的成熟若隱若現。

梁靜眉眼含笑,目光在兩人身上流轉。

“你們兩個是商量好的?”

“冇有啊。”

夏悠悠也有些意外,這種巧合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咖啡色針織衫還說得過去,裡麵的白襯衫……

這隻能說他們的品味一致了!

顧霖霄緩步走到夏悠悠麵前,墨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她,容不下其他人。

梁靜識趣地衝身後的朱安齊打了個手勢,吩咐道:“人已經到了,我們準備一下就開始吧,之前蘇茉的采訪不能用了,顧霖霄部分需要多花些時間。”

“好。”

他們就忙著佈置照相機還有場景去了。

夏悠悠把麵前的人上下打量一圈,眼眸裡是藏不住的驚豔,“你穿這身真好看。”

“你也很好看。”顧霖霄嘴角一彎迴應著。

“那當然,我特地搭配過的。”

夏悠悠勾起嘴唇,語氣裡多了些許驕傲得瑟。

不過她還真冇想到顧霖霄也會這樣穿,這樣一來,他們兩人穿得就跟情侶衫似的!

采訪主要還是問關於他們在夜校的生活,著重還提及到夏悠悠家裡對夜校的貢獻,印刷教材,提高教學質量。

梁靜第一次覺得采訪過程這麼順暢,這兩人的回答總能答到點子上。

從善如流,句句都透露出他們的思想。

原本以為需要花費兩三個小時的采訪,硬生生縮短了一半的時間。

梁靜滿意地整理手中的采訪稿,上麵寫的滿滿噹噹,即便寫的她手腕都有些痠痛,她還是樂在其中。

“今天真的是謝謝你們了,讓我們提前下班。”

夏悠悠也有些意外顧霖霄第一次接受采訪能表現的這麼好,一點都不怯場。

其中他給出的很多觀點還格外新穎吸引人,不愧是身體裡流著學術基因的人。

她笑著迴應:“那還是多虧了靜姐你的采訪功底。”

“得了,彆互誇了,這個給你。”

梁靜放采訪稿的時候從袋子裡拿出來一張黑白照片來,遞給夏悠悠。

上麵的人是她和顧霖霄,拍攝的是他們的背影,拍下的那一瞬間他們正好側著腦袋談話。

光線也很不錯,拍出了一種很強的氛圍感。

夏悠悠捏著照片,眸光閃過詫異,“這個什麼時候拍的?”

“第一次采訪的時候,我讓安齊給你們拍的,還有這個采訪拍的照片,到時候也洗一張給你們。”

梁靜從她臉上讀出高興來,也跟著露出一個笑容來。

夏悠悠眼眸一彎,“謝謝靜姐,齊哥。”

下一秒,她眼底掠過狡黠,視線轉移到那台照相機上。

“下次采訪顧爺爺和秦爺爺的時候,能不能把照相機借我玩一下?看著好像很好玩。”

玩?

朱安齊對上少女燦然的桃花眸,從裡麵看出期待來,神不知鬼不覺就點頭答應了。

年輕真好啊。

“可以啊。”

顧霖霄眼看著夏悠悠已經躍躍欲試想過去摸照相機,他伸手拉住她的手臂。

他輕聲道:“已經很晚了,不要耽誤彆人工作,我們先回去吧。”

夏悠悠聽著也覺得有道理,隻能可惜地頓住腳步,視線卻粘在了那台照相機上。

那熾熱的眼神讓朱安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想開口說沒關係,硬是被梁靜給打斷了。

“那你們先去忙吧,下次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