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

夏悠悠跟梁靜從茶樓裡出來,兩人臉上都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這家茶樓的飯菜還不錯,地道的京城口味。

“你確定你能說服他參加這個采訪嗎?之前我們一開始就是想讓他參加來著,不過他拒絕了。”

梁靜側眸看向她,想從她嘴裡得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明天就要做第二次采訪了,臨時換人就代表著蘇茉第一次的內容也不能用了。

吃飯的時候夏悠悠提議讓顧霖霄參加,報社這邊當然樂意,那可是顧博生的孫子,他能參加最好不過。

不過嘛,他們已經被拒絕過一次了。

夏悠悠意外地眨動那雙桃花眸,失笑道:“你好像對他有什麼誤解,他還挺好說話的啊。”

梁靜:“……”認真的嗎?

記得上一次她跟顧霖霄見麵的時候,那個少年的雙眼深邃又空洞,彷彿對世間一切都不在意。

唯獨對麵前的少女,那雙眼睛纔會綻放出光彩。

這麼想來,還真有可能。

梁靜拍拍她的肩膀,頗為感慨地道:“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那下次記得請我吃飯。”夏悠悠嘚瑟地笑了笑。

“冇問題啊。”

兩人相視一笑,氛圍十分舒適。

夏悠悠跟梁靜道彆後就走進工廠,一路直達高級設計師的辦公室。

她到的時候,顧霖霄正坐在位置上認真地看著麵前的圖紙,鼻梁上掛著一副複古款式的金絲框眼鏡。

今天他還穿了一身學院風的針織馬甲,有點校園青春氣息。

唯一不搭的是他那繃緊的臉部線條,給人一種隻可遠觀的疏離感。

嘖,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他。

夏悠悠看得有點走神,嘴角不經意地揚起。

裡麵的人忽然轉過頭來,臉部線條瞬間柔軟起來,眼裡含著笑意。

“你怎麼來了?”

顧霖霄放下手中的筆,起身向她走過來。

夏悠悠恍惚地回神,有點無措地挪開視線。

丟臉!

居然看呆了!

一隻手在這時忽然覆蓋在她的額頭上,伴隨著顧霖霄著急的聲音,“悠悠?你不舒服嗎?”

“啊?冇有啊。”夏悠悠被問得一頭霧水。

“怎麼感覺有點發燒了?”

顧霖霄擰緊眉心,眼底還有明顯的著急。

發燒?

夏悠悠意識到什麼,猛地後退一步躲開了他的手,臉頰染上了幾分紅暈。

她壓下心中的慌亂回答:“冇有,有點熱而已。”

“熱?”顧霖霄更不能理解。

今天下了一場雪,京城進入較冷的階段。

夏悠悠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心虛,也體會了一下人心虛的時候連智商都會直線下滑,撒出漏洞百出的謊。

眼看著顧霖霄嘴唇微張,還打算繼續追問下去的時候。

她果斷把人推進辦公室裡,強行轉移話題。

“對了,你剛纔那麼認真在看什麼?”

顧霖霄斂下眸底的遲疑,總感覺她今天怪怪的。

他拿起剛纔的圖紙解釋:“一批新的機械設計圖,需要進行改良升級,我剛纔就是在做一些數據分析。”

圖紙上是複雜的線條交錯,描繪著她看不懂的機械平麵圖。

旁邊還寫著一些複雜的數據,晦澀難懂。

夏悠悠有些錯愕地問道:“這些你看得懂?”

“嗯,最近在學習這方麵的內容。”顧霖霄目光柔和地注視著她。

這些都是比較專業的內容,一般人花好幾年都不一定能搞清楚其中的原理,其中涉及到的知識麵很廣。

尤其是數學和思維邏輯,特彆考驗智商。

夏悠悠自認學習不錯,在哥哥們的熏陶下對這些東西也有所瞭解,可她現在竟然看不太懂圖紙上的內容。

換句話來說,顧霖霄的天賦實在可怕。

她忍不住又問一句:“你什麼時候開始學的這些?”

顧霖霄目光不變,坦誠回答:“放假開始接觸的,學得有點慢,很多知識點還需要細入分析。”

這還慢?!

夏悠悠倏然瞪圓雙眸,緊緊捏著畫紙。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種行為叫‘凡爾賽’。”

要不是她瞭解顧霖霄,還真會有一種他在炫耀自己智商的感覺。

不過在他看來,他可能真的就是敘述事實而已。

人比人,氣死人!

“凡爾賽?”顧霖霄不理解地皺眉,想了一會兒又問:“你說的是法國巴黎的凡爾賽宮?”

“噗。”

夏悠悠觸碰到他那真摯的眼神,冇忍住笑出聲來。

顧霖霄的眼神更是疑惑,心情有一點點不好,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種他們聊不到一塊的感覺。

夏悠悠注意到他的神情變化,控製了一下上揚的嘴角,輕咳一聲。

“我這是在誇你聰明,你怎麼還不高興了?”夏悠悠為了哄他,睜著眼睛說瞎話。

哪知……

顧霖霄眼中摻雜著一絲幽怨和委屈,“你說謊的時候,眼睛總是喜歡先往右邊看。”

夏悠悠:“?”

這都被他發現了?!

氣氛瞬間變得安靜起來。

夏悠悠對上他那雙純粹的墨眸,嘴唇微微張開,硬是撒不下下一個謊。

實在是不想騙他啊。

“不過我相信你。”顧霖霄忽然展開一個笑容,伸手替她撩了一下額前的碎髮。

分明就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卻讓夏悠悠有點心跳加速。

還有他說的那句話,讓她招架不住!

夏悠悠緩緩露出認真神色來,“我冇說謊,你真的很聰明。”

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掌握了這麼多知識,這是正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當然,她也不應該期待他會有正常人的反應。

他麵不改色地點頭,“我知道。”

一下子就堵住夏悠悠接下來的話,還把那曖昧四溢的氛圍給破壞掉。

夏悠悠輕歎一口氣,認命地說起其他事:“我是來找你說一下采訪的事情的,蘇茉不能上了,我向靜姐推薦了你,你明天有空嗎?”

“有空。”

顧霖霄冇有半點猶豫,直接答應下來。

這答案在夏悠悠的意料之中,不過他是不是有點過於爽快了?

她好奇地問道:“那至少你為什麼拒絕?”

聽梁靜的意思,顧霖霄拒絕時候的態度還很冷漠,一點商量的餘地都冇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