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乾嘛?”蘇茉徹底慌了,腳步悄悄向後挪。

下一刻,梁愛民倏地握住她的手腕,直接拽著她離開。

他笑著道:“當然是帶你出去玩啊。”

“不要,救……”

“你敢喊,哥今晚就辦了你!”

梁愛民收緊手中的力道,凶狠地警告著麵前這個女人。

蘇茉被嚇得渾身抖索一下,不敢忤逆梁愛民的意思,隻能乖乖地跟著他走。

不遠處,好幾個剛剛午休完的工友路過。

呂子明正好在其中。

另外幾個是平時跟呂子明走得比較近的工友,上次也是他們一起商量舉報夏悠悠給呂子明出一口惡氣。

一開始他們還會湊在一起討論蘇茉同誌長得好看,那是呂子明就告訴他們蘇茉是他女朋友。

現在蘇茉被一個男人拉走了,這情況多少有些尷尬。

“哇那個男人是誰啊?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

“子明你認識他嗎?他們關係似乎很不錯。”

“對啊,肯定熟才這樣吧?”

……

這幾個人每說一句都像是在呂子明的心窩上捅刀子!

分明就是看戲的語氣,裝什麼擔心。

呂子明臉色變得鐵青,死盯著蘇茉和梁愛民消失的方向。

半晌後,他揚起一抹僵硬的弧度道:“認識,那是蘇茉的表哥,應該是找她有急事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得去開工了。”

幾人麵麵相覷一眼,眼中都閃過一絲戲謔。

鬼纔信這話。

夜幕降臨。

夏悠悠嘴裡含著一塊水果味的糖果,剛到工廠門口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眸光微閃,揚起手打招呼,“梁靜姐,你怎麼在這?”

“悠悠。”

街道對麵的人聽到聲音抬頭,也笑著跟她揮手,向她這邊走過來。

夏悠悠看著她今天就自己一個人,身後也冇跟攝影。

“梁靜姐是特意來探望我的嗎?”夏悠悠故作調皮地眨眨眼,一下子就拉近兩人的關係。

梁靜也喜歡跟夏悠悠聊天,倏然露出一個溫雅的笑容。

她解釋道:“雖然我是剛結束一個采訪,但你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否認豈不是成壞人了?”

頓時,兩人相視一笑。

趁著還冇到上課時間,夏悠悠就陪她在一旁聊了幾句,順便告知她兩個學術泰鬥願意采訪的事情。

梁靜興奮地聲音提高了八度不止,“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等雙方時間合適就可以做采訪了。”夏悠悠眯著一雙桃花眼笑道。

“麻煩你幫我確定一下他們什麼時候有空,我這邊隨時可以配合的。”

梁靜抓著夏悠悠是的手,格外激動。

那可是學術泰鬥啊!

而且從來冇有接受過任何采訪,他們報社可以說是第一人,這可是獨家新聞。

夏悠悠看著梁靜這狂熱粉的樣子,腦海中就浮現起她五哥以前那些粉絲。

這大概就是偶像的力量?

“好,冇問題。”

這時,工廠門口那邊傳來一陣吵架的聲音,好些人圍在那邊。

正好就在夏悠悠和梁靜的對麵。

蘇茉、呂子明,上次那個小混混,還有幾個同學。

夏悠悠皺著眉心,一臉問號,這是什麼組合?

因為離得不遠,隱約能聽到他們吵的內容,什麼“約會”、“騙人”、“勾引”等等。

哇,這八卦新聞真勁爆。

蘇茉被梁愛民拉出去陪了他一下午,吃了不少虧,好不容易從他手裡逃回工廠這邊。

冇想到碰上呂子明一行人,那幾個人一看見梁愛民就莫名喊“表哥”。

梁愛民當然不承認,他已經以蘇茉男朋友的身份自居。

呂子明這個正牌男友也火大,他這是被戴綠帽子啊!

呂子明瞪著眼睛質問蘇茉,“蘇茉,我們談了大半年的戀愛,不是嗎?當初你怕影響不好,所以說不公開,但現在他是怎麼回事?”

“臭小子,你手往哪裡指呢!蘇茉你告訴他,你究竟是誰的人!?”梁愛民也不甘示弱,冷笑著催促。

蘇茉被圍在中間,臉色一度蒼白。

周圍看熱鬨的人還越來越多,那種諷刺又鄙夷的眼神讓她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這兩人是瘋了嗎?為什麼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爭這個事情?

“你們彆這樣,這裡很多人看著。”蘇茉乾著聲音勸說。

最近她真是倒黴的要死!

呂子明跟梁愛民到底還是好麵子的人,看了一眼周圍,到底還是丟不起這個臉,暫時嚥下這口氣。

夏悠悠秀眉一挑,這倆觸黴頭的自動送上門了,冇理由不收拾啊。

聽說舉報信就是這堆人寫的,其中還有一個打傷過顧霖霄的仇人。

仇人都聚到一起了呢。

“這不是蘇茉同誌嘛,呂子明同誌也在呢,你們剛約會完回來嗎?”

夏悠悠笑著走向前去,一副驚訝的語氣詢問著。

蘇茉猛地抬頭,咬牙瞪著麵前笑容燦爛的女人。

該死的!

其他人也看過來,一個個神情不一,基本劃分爲不待見她的陣營。

梁愛民好不容易纔逃了出來,這會看見夏悠悠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拔腿就想跑。

夏悠悠哪能如他意,目光當即就落在他身上,“咦,是你啊?怎麼這麼快就放出來了?”

梁愛民:“……”

他怎麼覺得覺得後背一陣涼颼颼的。

“快上課了,我們趕緊去教室吧。”

蘇茉現在對夏悠悠也算瞭解,一看她這副嘴臉就知道接下來她會說些多難聽的話。

現在走就是最正確的,但夏悠悠壓根不給她這個機會啊!

夏悠悠嘴角一勾,站在梁愛民麵前問道:“我剛聽說你跟蘇茉同誌是在談戀愛是嗎?”

梁愛民對上她那雙眼眸,莫名感到一陣壓迫感。

但他還是很有眼力見的,趕緊點頭,“對。”

“蘇茉同誌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一腳踏兩船,玩弄感情,這也不講道德了。”夏悠悠一副吃驚地模樣,把蘇茉那一套茶言茶語發揮得淋漓儘致。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這聲音還不小,周圍的人想看熱鬨的人都聽見了。

蘇茉接收到更多厭惡的目光,她慌張否認,“我冇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