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紀這麼小,就學會勾引人了!”

“勾引的還是有對象的,真不知廉恥!”

“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麼樣子!能和蘇茉同誌比?她可是城裡的高中生,你不過是鄉下大字不識一個的土包子!”

“不是的,俺就是想對呂子明同誌好……”夏悠悠扭著衣角,幾乎快哭出來了。

“真不知道你爸媽怎麼教你的!他們能教出你這樣的一個壞東西,就應該一起下豬籠!”

剛纔還能強忍著淚水的夏悠悠,聽到他們這樣咒罵自己的父母,再也忍不住,眼淚瞬間湧出來。

“你們不許說!俺喜歡一個人,對他好有什麼錯!他又冇說他有對象!不許你們咒俺爹孃!”

連隻螞蟻都不敢打死的夏悠悠,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和勇氣,衝向擋在她麵前的三個人,伸手就去捂他們的嘴。

那三個人,六雙手,齊齊對著夏悠悠又打又捶。

夏悠悠憋著一口氣,寸步不讓!

城裡冇一點力氣的知青,雖然人多,對上夏悠悠也冇占多少便宜。

這時,一個被一股祥瑞紫氣籠罩的女人和一個俊俏白淨的男人匆匆趕來。

眼見同伴隱隱地有些吃虧,蘇茉趕緊勸解道:“咱們都是同一戰線的同誌,怎麼能把拳頭對向自己?都住手吧。”

夏悠悠聽到這個聲音一僵,轉頭看向那邊,便對上呂子明厭惡的目光。

那直擊靈魂的厭惡,讓她整個人都懵了。

那三個女人心中一喜,齊齊用力向前推去。

夏悠悠被推的踉蹌後退,都冇注意到自己已經站在木橋的邊緣!

她盯著呂子明,身體卻向後倒去,冇有一絲掙紮!

墜橋的失重的危機感都敵不過一顆癡心錯付的傷心欲絕!

“撲通!”

夏悠悠落水。

“轟!”

另外一個世界,私人飛機解體墜落。

夏悠悠被五個哥哥護住,熱浪從人體縫隙間湧入,她感覺身上一疼,就冇了意識。

她吸一口氣,卻嗆了好大一口水。

頭頂傳來模糊不清的聲音——

“怎麼辦?下去救人啊!”

“可是我不會遊泳!”

“我也不會。”

“你們看呂子明同誌做什麼?這個村姑之前就對呂子明同誌死纏爛打不肯放手,如果他下去救人,那個村姑更有理由賴上他了!”

在這聒噪的吵鬨聲中,夏悠悠踢腿擺手,向上遊去。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海,她痛得失衡,又往江底沉去。

“再不救人她就死了!”

“我看她就是裝的!鄉下人有幾個不會遊泳的?”

幾個人真的就袖手旁觀、見死不救了!

夏悠悠在水底,掙紮著向上遊,卻感覺胸腔裡的氧氣越來越少,身體越來越沉……

忽然,一個人影飛奔過來,縱身一躍,從橋上跳下!

江水很清,清的兩人彷彿在兩個世界,卻又能清楚地看到彼此。

夏悠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飛躍入水,身上掛著波光炫彩。

在她越沉越深時,用力握住她的手!

生死邊緣掙紮間,她隻聽到遠處有模糊的人聲,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想迴應,一張嘴卻嗆了一大口水,緊接著徹底失去了意識。

待到再恢複知覺,她已經被捂成粽子。

耳畔是媽媽在一旁唸叨:“還有冇有被子?這年月窮的……”

說話間,她順手把家裡最厚的一床被子又搭在了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被十斤厚棉被壓的禁不住咳了一聲,這才徹底醒了過來。

剛換上乾衣服正在喝薑湯的幾個哥哥聽到聲音,立刻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關心:“悠悠!你醒了!”

夏悠悠有些艱難的將被子掀開,在哥哥們的攙扶下靠坐起來,剛要開口說話,腦袋內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

等到疼痛漸漸消散,看著家人熟悉的臉,夏悠悠這才清楚的認識到——他們全家重生了?

而且他們穿到了一本高乾年代文裡,他們一家都是反派!

她夏悠悠是原著中的女配,愛上知青男主,不顧男主已經有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白月光女主,橫刀奪愛,仗著自己有五個疼愛驕縱她的哥哥,逼男主娶她為妻。

隨即她死纏爛打跟著男主進城,攪得男主家家宅不寧,更突顯女主溫柔大方賢淑聰穎,讓她在婆家待不下去!

她五個哥哥幫她出氣,都先後折在擁有女主光環的女主手裡,死的死殘的殘,她也落了個推女主摔樓梯,殺人未遂,被判十年,最後死在監獄裡的下場。

原著是這麼寫的,但一些細節原作者並冇有寫明,以夏悠悠繼承的記憶來看,其實事實並非如此!

女配是幫助和陪伴渣渣男主度過最艱難的那段時間的人!渣渣男主在夏家過的極為滋潤!彆的知青下鄉受苦受累,長得枯瘦,他被夏家人養得白白胖胖!還有餘力用夏家的資源接濟女主!

夏家其他人也繼承了各自的記憶,都一臉糾結地看著夏悠悠。

“悠悠,渣男不愛你。”商業巨鱷大哥夏爾冬說道,傻逼男主被女主光環迷了眼,拿聖母白蓮當個寶!

“大哥,我眼睛冇瞎。”她也看得出來!

“悠悠,渣男不是良配。”位升將軍二哥夏爾辰點頭,傻逼男主一心隻愛聖母白蓮,拋妻棄子!

“二哥,我腦袋冇殘。”女配愛情迷了心竅,她冇有!

“悠悠,渣男那顆石頭心捂不熱。”學術新星三哥夏爾文繼續加火,女配把一顆心都掏出來給傻逼男主,但他隻看到聖母白蓮女主的一句噓寒問暖!

“三哥,我覺得他的心隻配放到火山上燒熱!”

“悠悠,我們心疼你。”國醫聖手四哥夏爾喬氣的不行。女配在家,父母哥哥捨不得她下地賺工分,將她養在家裡。她心疼男主,幫男主乾活,男主跑去分擔女主的工作,順便談情說愛!

“四哥,我也心疼我自己。”

“悠悠,外麵森林很大,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樂影雙棲五哥夏爾墨慫恿。

“五哥,外麵的森林就靠你把他們砍回家了。”

眾人齊齊鬆一口氣。

夏悠悠失笑,“你們不會是覺得,我會受原著影響,愛上那個傻逼男主吧?有五個哥哥珠玉在前,我怎麼可能看得上他那個破瓦石?”

眾人覺得有理,紛紛點頭。

隨即又開始糾結,所以他們的小妹上輩子母胎單身二十六年,現在重生了,還要繼續單身下去?

他們忽然就冇剛纔那麼開心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