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嫁入宮中的嫡姐失寵了。

她想選一個模樣好、又好拿捏的庶女進宮,為其複寵。

要說美貌,整個侯府誰能比得過我呢。

不過我進宮後,她的好日子可就徹底到頭了。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馬,善歌舞、音律詩詞精通,一首琵琶繞梁三日不絕,我父親安逸侯甚是寵愛,進府次年生下了我。

隻是我不能叫她娘,隻能叫她姨娘,一年到頭隻能見十二次,次次隻有一炷香。

每次見到她,她都是歪在榻上,臉色泛白,病病殃殃,說話都很輕很虛弱。

但她很疼我,每次都偷偷塞給我銀票,要我謹言慎行,要眼明心亮,莫要太過於相信身邊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見。

但是她並不知曉,在這侯府中,庶女加起來十幾個,我根本排不上號。

嫡母也冇心思收拾我。

隻是最後見母親那次,我親眼看見母親被送到幾個陌生男子榻上,活活折磨至死。

到處都是血,又腥又臭。

我還聽到他們說,有孕的婦人玩弄起來就是爽快。

我被丫鬟捂住嘴,纔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等回去後我就病了。

迷迷糊糊間我聽見人說,我會看見這一幕是嫡母特意安排,因為我娘懷了身孕,她就是要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生母慘死。

那一瞬間,我心中充滿了仇恨。

我發誓要為娘報仇,讓她們萬劫不複,死無葬身之地。

我等了許久的機會終於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