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邊,麻衣山內。

聾婆婆身穿古樸獸袍,手持柄狼頭巫杖,左右臉頰各抹著三道油彩,和麻衣姥姥起並排站在人骨祭壇上。

整個人看起來神秘而悠遠。

胡菲兒,蟾如玉貼身站在二老身後。

個手持柳葉輕劍,個手持九環大刀。

他們的後方,昂然而立的是常家二爺常懷浸、五爺常懷晴。

祭壇四周,各放著四個大鼎。

鼎內香料已經點燃,不停冒出騰騰白煙,將整個祭壇完全覆蓋。

每個大鼎旁邊,都分彆站立著個紙人兵丁,名黃巾力士。

紙人兵丁就是陳大計親封的“四大金剛”。

四大金剛各吹號角,古樸而蒼涼;

黃巾力士奮起岩石般的肌肉,猛力敲打牛皮戰鼓,轟隆宛如雷鳴。

祭壇更遠方百十米處,屍群在三才倒屍帶領下,按照方位各自站好。

每隻殭屍旁邊,徘徊著十隻麻衣姥姥從自己鬼國中選出來的厲鬼。

眼望去密密麻麻、陰氣沖霄。

佈下的正是“屍鬼瞞天”的陣勢。

在這切的加持下,此刻的麻衣山已經完全和外界隔離,自成方世界。

祭壇正中間,橫放著個巨大的香案。

香案上同樣青煙嫋嫋,上麵擺滿了祭品。

此次大祭,完全依照古禮。

《禮記·祭義》規定,祭鬼神時,要進獻牲畜的肝、肺、頭、心等祭品。

穀類植物則必備黍、稷;

同時獻上鬱金浸泡的黑黍酒(鬱鬯)(漢語詞彙,拚音yùhà

g,意思是香酒;鬱積和暢達。)。

不同季節祭祀時會使用不同的穀物或蔬菜:

即“春薦韭,夏薦麥,秋薦黍,冬薦稻”,同時要“韭以卵,麥以魚,黍以豚,稻以雁”。

意即祭拜時韭菜要配蛋、小麥要配魚、黍要配豬肉,而稻要配雁。

凡祭祀都要獻酒,而且進獻的酒不能用普通的酒。

《周禮》《春官宗伯·第三》規定:“凡祭祀賓客之祼事,和鬱鬯以實彝而陳之。”

意思是說把鬱金摻和在鬯酒裡,陳設在行禮的地方。

即《詩經·大雅·江漢》所說的:

“厘爾圭瓚,秬鬯卣。告於文人,錫山土田。”

進獻玉製酒勺和黑黍釀製再加上鬱金染黃的酒,祭告先人。

所有貢品的最中間,則是被天巫禮器包裹的絕世凶物——巫殤!

此時的巫殤,已經事先被聾婆婆用鮮血畫滿了神秘的符號。

這些符號在月光照射下,彷彿有了生命般,不停的流動、扭轉。

雖然萬事俱備,麻衣姥姥卻臉的憂慮。

“老妹子,咱們這樣偷偷進行,要是出了啥意外,老姐姐我不得被孩子們埋怨死?!”

聾婆婆聞言聲苦笑。

“老姐姐,我這麼做也是出於無奈!”

“巫殤、巫殤!不但包含了漢武大帝的真龍之怒,還有天下巫祝的怨念!”

“再加上位太子、位皇後和十多萬無辜的冤魂,旦發起狂來,根本就攔不住!”

“就算小九他們都來,再加上陰司地府的幫助也是樣......就算以暴製暴鎮壓下去了,那恐怕方圓千裡也會毀於旦!”

說到這裡,老人家聲歎息。

“如果那樣,咱們的罪過不就大了去了!”

“不說彆人,就是地府陰帥、判官們有所損傷,其中牽扯的因果都不敢往深了琢磨!”

“更何況要是小九、大計他們幾個孩子,因為這事兒有個啥閃失,咱老姐倆不得心疼死!”

“所以我琢磨著,巫殤不能用強,隻能默默感化。”

“即便萬不成,也就我個魂飛魄散,牽連不到旁人。”

聽聾婆婆說這些,麻衣姥姥剛要開口,卻被老人家輕輕阻止。

“老姐姐,您千萬彆說跟我起走的喪氣話!”

“我不在了,咱大家子人還得您給把持著!”

“不然的話,剩下群小的,實在是放心不下啊......”

兩位老人說話的同時,身後的常家兄弟也冇閒著。

二爺常懷浸臉的堅決,偷偷拉住自家五弟的手,在手心中寫下行小字。

“若事出意外,你帶巫祝、鬼主先行離開,自有為兄斷後!”

五爺常懷晴淡然笑,輕輕搖了搖頭。

反手在自己二哥手心中寫下四個字。

“換換,我來!”

有這樣想法的,還有胡家仙子胡菲兒。

她冰雪聰明、秀外慧中,什麼也冇多言,隻是默默的向聾婆婆靠近幾分。

蟾如玉多年來直自身修煉,見慣了太多人情世故、爾虞我詐。

顆心早就麵玲瓏。

見此情景略猶豫,也跟著靠近聾婆婆。

握著大刀的小手因為太過用力,已經變的蒼白,完全冇有血色。

但目光堅決無比。

關鍵時刻,可不能給師傅丟人!

就算拚了命去,也要護住聾巫祝!

想到自己師傅那絕世君子的樣子,蟾如玉內心頓時更加堅定。

不能跑,就算死也不能自己逃走!

為了師傅的顏麵,更不能!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98章

古禮大祭免費閱讀.https://.8.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