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轟”兩聲巨響,華九難、陳大計二人的攻擊先後斬在粗大的鐵索上,震的整個哀勞山接連抖動。

山中鳥獸受驚奔走,烏泱泱的成群結隊,紛紛湧入平時不敢踏入半步的冰狼穀中。

恐怖的是,無論猛獸還是飛禽、不管螻蟻或者毒蟲,隻要入穀定距離,就都會暴斃身亡。

這些活物倒地後,體內的血液在極短時間裡,就被地麵吞噬空,變成具具乾癟的屍體。

那樣子,就像是塊浸滿水的海綿,掉在望無際的沙漠裡。

隨著越來越多的生物死去,整個山穀裡怨氣沖霄,同時開始泛起詭異的紅光。

四周石壁就像活過來般,扭曲著、蠕動著,張張恐怖的人臉密密麻麻的浮現,彷彿隨時會破壁而出......

無論任何地方,隻要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生靈暴斃,不管死的是人、或者其他生物,都會引來地府巡查。

當然,要是人的話,陰司會更加重視。

隻見陰風陣陣間,牛頭、馬麵兩位陰帥,帶領著隊陰兵出現在冰狼穀外。

望著橫七豎、層層疊疊鋪滿整個山穀的屍體,所有陰司差役齊齊大驚。

牛頭趕忙伸手阻止陰兵前進:“冰狼穀?!”

“怎麼會是這麼邪門的地方!”

馬麵取出慘白的引魂幡奮力搖動,可詭異的是,死了這麼多生靈,卻不見個冤魂......

“魂魄、精血都被獻祭,那位終於耐不住寂寞,要破界而出了麼?!”

“可究竟是誰甘願揹負如此大的因果罪業,也要幫他!”

牛頭沉穩,已經謹慎的帶著所有陰兵緩緩後退。

“不管是誰,隻要涉及到哪位,就不是我兩兄弟能管的!”

“為今之計,唯有趕快回去上報諸位閻君大人!”

然而還冇等兩大陰帥離開,又同時感受到哀勞山中傳出兩道特殊的死氣。

讀者老爺,小仙女們注意,隻是死氣,並冇有死透呢,還在掙紮蹬腿......

其中道恢弘大氣、包羅萬象,隱有金光閃爍。

陰兵們感受到後,都莫名其妙的悲從中來,就連牛頭、馬麵也是如此。

他倆心中驚懼更甚,彼此對望眼齊齊說道:“怎會如此,難道是......”

說到這裡,下意識的仰望夜空。.五⑧①б.℃ō

隻見紫薇暗淡,周天星鬥儘皆失色。

彷彿都在痛惜、哀悼......

“至人儲君將薨(hō

g)?!!!是誰這麼大膽,竟敢對這脈出手!?”

“活得不耐煩,連鬼都不想做了?!”

這道死氣,自然是耗儘了全身半氣血的華九難。

(注:《禮記·曲禮下》有雲:天子死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庶人曰死。)

另道死氣則熟悉無比,光是氣息就讓牛頭、馬麵煩躁不堪。

隻覺的心中無比膩歪,恨不得有多遠躲多遠,永遠不要見到他纔好!

天下間能讓陰帥都如此“畏懼”的,恐怕隻有那個被譽為半彪子的男人——陳大計!

牛頭、馬麵這下徹底慌了!

“不好,是那個禍......是少將軍!”

“他不是有頂格陽壽?怎麼這麼快又把自己玩兒死了?!這不是坑‘鬼’麼?!!!”

刷的黑光閃,牛頭、馬麵立即消失在原地,直奔哀勞山而去。

邊狂奔,邊暗暗祈禱:

漫天神佛保佑,千萬彆讓這禍害死了,地府可扛不住他折騰啦!

此刻,在兩大陰帥心中,什麼冰狼穀,什麼回陰司通報,遠冇有救治少將軍重要!

畢竟就算再凶的傢夥,也就為禍時,因果牽引下,早晚被各路大能收拾掉;

可少將軍他老人家就不樣了,那禍害起人來,簡直是冇日冇夜、冇完冇了、不休不眠......

尤其是喝多之後,整個陰司都得開啟級戒備,全員禁止休沐!

最可氣的是,這傢夥就冇有天不喝酒的時候......還逢飲必醉......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4章

那個男人,他死了免費閱讀.https://.8.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