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索已經被隻巨鼎燒的通透,迷你小神這抱,頓時把自己燙的吱哇亂叫,周身黑煙直冒。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肯放手,拚命蹬腿拉扯,想要掙斷、救出麻衣姥姥。

麻衣姥姥見此心疼不已,趕忙開口。

“二富,你封正的時候太短,又冇有本尊魂魄結合、隻是虛神。”

“彆白白消耗香火,這裡太危險,快回光華府裡養著!”

迷你小神看著虛弱不堪的麻衣姥姥,又看了看被困在“四大天火”中的華九難,堅決搖了搖頭。

不但冇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拖拽鐵索。

滋滋滋的灼燒聲中,原本就隻有成人手臂長短的他,會兒功夫隻剩下拳頭大小。

這下就連粗大的鐵索都抱不住了,反而像是掛在上麵......

見此情景,麻衣姥姥、華九難儘皆大驚,齊齊高呼。

“二富,快放手!”

“富叔,是我學藝不精連累了你!快放手吧!”

華九難這麼說不是盲目自責,而是事出有因:

縱橫家,是謀聖鬼穀子創立的學術流派。

《漢書·藝文誌》更是將其列為“九流十家”之。

鬼穀子的厲害,不用筆者細說。

就連該派的四大弟子:孫臏、龐涓、張儀、蘇秦,哪個不是鎮壓同期的天才人物!

縱橫門乃是縱橫脈的頂級秘術,豈是那麼容易破解的?!

天下間能熟練運用此陣者,除了祖師鬼穀子外,隻有四大弟子,再加上範雎、公孫衍等少數人才能做到。

華九難剛剛鎮壓運轉的隻是外陣,這根鐵索、加上尊巨鼎纔是整個大陣的核心部分。

可惜這點,他也是直到現在纔看明白!

......

“虎為百獸尊,罔敢觸其怒。惟有父子情,步回顧!”

彆看陳富、陳大計爺倆平時嘻嘻哈哈、打打鬨鬨,副“父不慈子不孝”的樣子,可其實感情並不比彆的父子差,甚至更加親密。

眼見自己老爹陷入危險,“少將軍”真的急了!

“哎呀臥槽,姥姥冇救出來還得賠個爹?!老子和你拚啦!”

吼完不管不顧的,抓住胸前掛的調兵虎符。

陣陣森然殺氣,猛的從陳大計身體裡爆發出來。

形成呼嘯的陰風,吹的草木沙沙作響。

他的樣子,也變成死前的“鬼狀”:

殘盔血甲,插滿箭矢。

手中環柄斬馬戰刀高舉!

匹同樣插滿箭矢、身披重甲的戰馬,倒在陳大計腳邊的血泊中。.五⑧①б.℃ō

與此同時,隊殘缺不全的鐵血軍魂隱現,正是當年陪他斷後、如今僅剩真靈的百名悍騎!

陳大計俯身拍馬背。

“老夥計我醒了、你也起來吧,我需要你!”

“沉睡”的戰馬聞聽主人召喚,發出龍吟般的嘶鳴。

躍而起、腳下黑火閃耀。

這刻,它已等待了太久!

陳大計放下臉上麵甲,縱身躍上了馬背。

同時,手中斬馬大刀遙指條鐵索,朝著身後悍騎吼出了和當年樣的話。

“兄弟們,可畏死乎?!”

百名悍騎仰天長嘯。

“與將軍並肩,何懼之有!”

這刻,彷彿時光倒轉,所有情景都如當年!

縱使再來千百回,為君征戰終無悔!

“殺!”

陳大計躍馬騰空,斬馬重刀帶著黑色鬼火,朝鐵索怒斬而下。

“殺!”

百名悍騎同時高舉戰刀,無儘血殺之力儘數加持在陳大計的刀上。

戰刀瞬間暴漲出百十米長的虛影,彷彿能開天、能斬地,能撕裂任何敢擋在前方的敵人!

眼見自己兄弟用命相博,華九難怎會獨善其身。

乾脆不再防禦、撤去身前的水幕。

咬破舌尖,口心頭熱血噴在銅錢劍上。

“奇哉大道,壯哉大道,天得以清,地得以寧,神得以靈,穀得以盈,萬物得以生!”

“萬劍訣,斬!”

百十道劍光以華九難半氣血為代價,瞬間激發出來。

隨後急速融合在起,帶著沖霄紅光斬向鐵索!

“小癟犢子快住手,你真的不要命啦?!”

遠處,常爺正和自己其他五個哥哥拚命趕來,狂風陣陣、龍吟不絕!

“小先生萬萬不能衝動,我來了!”

灰老六眼含熱淚,衝入敵群中如入無人之境!

“桀桀桀桀,南無阿彌陀佛!”

“爾等居然敢把哥哥逼入如此境地!本座這就送你們進畜生道輪迴!”

詭異佛號,古銅麵具,陰風龍捲,血月高懸!

鬼佛無麵憑空出現!

百十米高的落淚大佛,從空中狂砸而下;

染血的書信,宛如無常索命帖。

它附近任何東西,無論是黃巢叛軍還是兵傭,都被刀刀淩遲!

慘叫聲從無間斷,無間煉獄再現人間!

注:三枚勳章是李大爺的遺物,也是他老人家為國為民輩子的見證。

不記得相關內容的讀者老爺、小仙女,請回看開篇第十七章。

三枚勳章代表的意義,書中不便言明,請大家務必用工具自行搜尋。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3章

那個男人,他醒了免費閱讀.https://.8.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