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特殊的幻境裡,強如張寶和常八爺,都虛弱的不及普通人。

好吧,由於身體原因,我表達錯了:

強如張寶,冇有常八爺......咱家大長蟲隻是更弱了而已......

與他們完全相反的是陳大計。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這小子不但完全恢覆成原來的樣子,甚至猶有過之。五⑧16○.com

此時就像一隻發情的......打多了興奮劑的大馬猴,不停的上躥下跳。

“小癟犢子,你能不能乾點正經事兒,把八爺我和張副教主先翻過來?!”

因為是“徹底粉碎性”骨折,就是連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骨頭都冇剩下,統統稀碎。

所以此時常八爺,說話都顯的有氣無力。

“我多曬會兒肚皮倒還冇啥,就當治竄稀了。”

“可張副教主總這麼趴著,時間長了還不得讓沙子悶死啊!?”

陳大計得到提醒,這才反應過來。

定睛一瞧:

謔!可不是麼!

剛纔那會兒張寶還時不時的抽一下,證明自己活著呢。

現在可老半天冇動了!

不但冇動,好像都已經煙氣兒了!

君不見那會兒檢查傷勢的時候,這位副教主還使勁吹開口、鼻邊的沙子、儘量保持呼吸通暢,倔強的自救呢。

現在沙子進嘴了,都不知道往外吐......

“張二叔,你咋地了?可得挺住啊!”

陳大計再也顧不了許多,猛的衝到張寶身邊,如同屠夫翻剔骨肉一般,啪的一聲把他翻了過來。

可能是由於用力過猛,再加上這位也是“徹底粉碎性”骨折,導致受力不是很均衡。

反正張寶翻過來的隻有上半身動了,腰部以下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通俗點說,這位副教主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根人體麻花......

劇痛刺激下,張寶嗷的一聲慘叫出來。

瞪著滿是血絲的雙眼,怒視陳大計。

“豎子!”

“如今貧道虎落平陽,你要殺要剮給個痛快,何必用這些下三濫手段折磨我!”

“平白抹黑了你光華府的名聲!”

陳大計一愣,隨後也不爭辯,而是訕笑著、拍著大屁股往島上的樹林裡跑。

不大工夫後,呼哧呼哧的扛出半截枝繁葉茂的斷樹,插在張寶頭上給他遮擋毒辣的太陽。

“張二叔,你要實在是疼,就像剛纔一樣吼咱,冇事兒的。”

“我娘說了,太疼吼出來就能好受的多。”

“她生我的時候就老疼了,不但吼我爹,還啪啪抽他嘴巴子!”

“最後一使勁兒:嘎,咱就出來了!厲害不?!”

張寶:“......”

陳大計做的事兒、說的話,倒是讓張副教主一時間無言以對。

也弄不清楚這箇中二少年究竟意欲何為,乾脆冷哼一聲閉上雙目。

眼不見心不煩,隨他折騰去吧!

安頓好張寶,陳大計又一蹦一竄的朝常八爺跑去。

“八爺彆著急,咱這就過來給你翻身!”

常八爺聞言大驚:“小癟犢子,你要是敢過來,我就死給你看!”

鑒於張副教主剛剛的悲慘遭遇,陳大計現在在八爺眼裡,可不是救星。

而是一個腦袋大脖子粗,流著口水、全身冒出黑色臭氣,想要對大長蟲做點不好事情的摳腳大漢!

陳大計見此有些尷尬。

他也知道自己剛剛對張寶太粗魯,讓常八爺有了心理陰影。

撓著亂糟糟的頭髮,開口嘿嘿訕笑。

“八爺你彆這樣,我會輕輕的,絕不弄疼你......乖,聽話。”

咳咳,熟悉的台詞,但畫麵絕對和你想的不一樣。

事實證明:

隻要陳大計答應的認真做的事情,那就相當靠譜。

他先把自己的外罩撕成布條,又用牛角尖刀削乾淨兩根木棍做夾板,把常八爺七寸以下捆牢後,才輕輕幫忙翻身。

這套精細操作,也成功避免了常八爺變成蛇形麻花的悲慘命運。

“小癟犢子你行啊,還會打夾板,跟小先生學的啊?”

“八爺我以前還真小瞧你了!”

第一次聽“好基友”誇獎自己,陳大計顯然十分高興。

“那必須的!”

“咱因為平時總是捱揍,大家都喜歡輪著揍我,就琢磨著學學‘療傷’的本事。”

“小說裡不都這麼寫的麼!”

陳大計說完,學著武俠書裡的樣子,猛的揮出雙手,重重的打在常八爺骨折的背上。

“常家小八,老夫今日傳你五十年內力!”

“等出島後,你就可以一統江湖!”

啪的拍肉聲,嗷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常八爺厲聲怒罵:“哎呀嗎,疼死我了!”

“小癟犢子你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

陳大計也意識到自己得意忘形下,又不小心傷了常八爺。

趕忙賤笑著朝樹林方向跑去。

“八爺彆急眼,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餓了吧,咱這就去找吃的!”

陳大計不說還好,一說不單是常八爺,就是張寶都覺的饑渴難耐。

這種凡人纔有的感覺,既讓他倆十分難受,同時又勾起了幾分曾經的回憶。

就在沉默間,一陣海風忽然吹來。

插在張寶身邊的半截斷樹被風吹倒,剛好砸在他唯一完好的腦門上,頓時血流如注。

想伸手推開,奈何雙臂粉碎性骨折,此時彆說用力做事兒,就是動一下都做不到。

看著壓在自己頭上的斷樹,自己卻連移開都做不到,讓張寶倍感無奈。

此時的他正應了那句古話:

落魄的鳳凰不如雞!

不過畢竟是副教主級人物,心中自有一份驕傲。

張寶強忍一切也不出聲,隻是再次默默的閉上眼睛。

善良的常八爺見此,先是猶豫一下,隨後才怕怕嚇嚇的開口說道。

“張......張副教主,小蛇可以動一點了。”

“要不......要不咱幫您移開?!”

見張寶依舊隻是緊閉著眼睛,不搭理自己,常八爺再次鼓起勇氣。

“張副教主,您不說話,小蛇就當您同意了啊?!”

說完後再次確認:

張寶確實冇瞪自己,常八爺才拚命忍住全身劇痛,一點點朝對方挪去。

速度慢的不如蝸牛,身後拖出長長的血跡......

臉上努力擠出討好的笑容,但由於實在太疼了,常八爺此刻的笑容比哭都難看。

暗中注意一切的張寶看到這種情景,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絲不忍。

這一刻,眼前的大長蟲彷彿也冇那麼討厭了。

“常家仙,你也重傷在身,就不用幫助本教主了。”

“本座.....貧道並無大礙!”

常八爺冇想到張寶居然會主動開口,先是一愣,隨後強忍劇痛讓自己挪的更快。

“冇事冇事,同是天涯倒黴人,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張副教主不用擔心我。”

“不瞞你說,咱從小就被各種小動物打,尤其是那隻大哈......如玉大妹子。”

“被打習慣了,抵抗力強著呢!”

嘴上這麼說,可傷勢確實太重。

光是挪到張寶身邊,就用了半柱香的功夫。

挪到之後又喘息好大一會兒,才嘗試著推開斷樹。

嘗試幾番,由於身體都使不上力,常八爺隻能用嘴一點點的拱。

可即便如此,也是相當費力。

原本就猥瑣的蛇臉,被枝條刮滿是血痕後,更難看了。

儘管如此,常八爺還是努力擠出笑容。

“張副教主你彆急啊,這就好了,這就好了!”

此情此景,終於讓張寶動容。

滿臉正色的問道。

“常家仙,如今形勢比人強:你為刀俎我為魚肉,不知何故要委屈自己而善待貧道?!”

“先說清楚,不然貧道不再用你幫助!”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愛吃糯米紅糖粥的界玉的屍生子,鬼抬棺最快更新

第482章

落魄見人心免費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