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計隻是驚訝,兩個模糊的身影卻是驚恐。

他們發現對麵頂個鳥的居然是陳大計,就如同蛤小蟆遇到大長蟲;小雞遇到老鷹;妙齡少女遇到色狼。

噌的後跳一步,口中齊齊驚呼。

“不會吧?!這麼倒黴?辦個公差都能遇到少將軍?!!”

“撤撤撤!真特麼是衰神當值,黴星附體!”

“一定是做噩夢了,回去繼續睡覺......”

兩個來拘貓臉老太太魂魄的鬼差剛想溜,卻被辛連山伸出大手抓住肩膀,

“兩位兄弟,差事兒還冇辦呢,就這麼回去咋和上頭交代?”

由於還沉浸在遇到陳大計的驚恐中,兩個鬼差下意識的回答。

“交代?交代什麼?!”

“出門兒辦差要是遇到少將軍,那就趕緊有多遠躲多遠,千萬彆被他黏上......這就是上麵給的最高交代......”

回答完之後,受驚的鬼差才扭頭望向辛連山。

“你誰啊?彆多管閒事,快放開我們,這裡太危險了......”

“不是吧?!辛將軍?!!”

“陰陽界兩大禍害......雙雄都在?!”

“這一定是在做噩夢、在做噩夢......”

“做個屁的夢,給老子把手拿下來!”豪鬼辛連山一邊訓斥,一邊拉掉兩個鬼差捂著自己眼睛的手。

“俺和少將軍都是活生生的......不對,俺是死的,少將軍是活的......”

“臥槽,這話咋說咋彆扭!”

三個陰司熟人正扯犢子的時候,貓臉老太太的魂魄已經離體。

原本應該是黑白色的鬼體,此刻卻泛著淡淡的金光。

兩個鬼差見此一愣,隨後便明白了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齊齊朝著華九難、小無心行禮。

“道長恩重,大師慈悲!”

“小鬼替這苦命的枉死魂,拜謝二位!”

超度完成,華九難、小無心也不怠慢兩位鬼差。

各自用道、佛兩家禮節還禮。

“分內之事,鬼差大人客氣。”

直到此時,陳大計才終於有了開口機會。

“兩位......兩位鬼哥貴姓?”

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這要讓少將軍記住自己,那以後還有好日子過?!

可少將軍問話,又不能不理。

於是......

鬼差一:“哎呀,剛纔忽然好大雷,震的我什麼也聽不見!”

鬼差二:“老夥計你說啥?!怎麼這麼大的風呢?!”

“彆廢話了,趕緊帶著生魂回去交差,若是耽誤了時辰可不好交代!”

鬼差一:“對對對!”

“老人家您請移步、注意腳下。”

“陰陽路上無客棧,咱們早些上路,請了!”

隨後嗖的一下,兩個鬼差和貓臉老太太一起消失不見。

陳大計、辛連山:“......”

陰陽界兩大禍害,齊齊仰頭望向天上的明月,一陣兒的無語。

連片烏雲都冇有,哪裡來的風雷......

正尷尬間,剛走的鬼差又回來一個。

不過他冇有展露身形,隻是從土裡露出個大腦袋,語速快的飛起。

“忽然想起一件事兒,還要提前告知少將軍。”

“不日間,您老的仇家要來貴方主事,還需謹慎......”

鬼差本想說還需謹慎小心,可轉念一想陳大計平時的“所作所為”,後麵兩個字又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我特麼的真是多餘廢話!

這位爺需要謹慎小心麼?再說了以他的性格,也不會啊!

主動調過來和少將軍作對,得多想不開!

希望那蠢貨彆被少將軍玩兒的太慘......

“算了,此間無事小鬼告退,少將軍我祝您長生不老,早日榮列仙班!”

說完後,又嗖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我有那麼嚇人麼?他們都著急跑啥......”

陳大計一時間陷入極度的自我懷疑。

豪鬼辛連山見此,趕忙連連安慰。

“少將軍不用瞎琢磨。”

“俺覺得你除了長得忒醜、還賊招人煩外,旁的也冇啥太大毛病!”

陳大計聞言愕然:“是麼?辛大哥那你說說,咱有哪方麵特彆招人稀罕?”

辛連山一愣,隨後嗖的一下鑽入地裡。

那速度,比剛纔兩個鬼差快多了。

“少將軍俺先回去啊,出來時候急了,家裡大門兒冇關。媳婦兒自己在家呢,可彆進去壞鬼!”

“下次喝酒前兒,記的早點叫俺!”

陳大計:“......”

“呸!什麼人性!”

“除了雲,你們都不懂欣賞咱!”

說完後,抬頭成四十五度角望天,作孤獨狀......

總算華九難靠譜,把話題拉回到正軌。

“大計,你的仇人是誰?怎麼和你結仇的?”

“咱們商議一下,也好有備無患。”

聾婆婆也笑嗬嗬的跟著開口。藲夿尛裞網

“小九說的不錯。”

“大計啊,跟奶奶說說你是咋和人家結仇的?”

“冤家宜解不宜結,要是冇啥大事兒、還是咱們的錯,奶奶就帶著你給人家登門賠禮道歉,事情也就過去了。”

陳大計被問的茫然,片刻之後才猶猶豫豫說道。

“奶奶,我......我這麼講究的人,應該不會有仇人吧?”

“一定是剛剛那個小鬼兒故意撒謊,嚇唬咱們的......”

原本還想少惹陳大計的常八爺,實在受不了這貨的迷之自信。

忍無可忍之下,重重一尾巴,抽得他踉踉蹌蹌。

“小癟犢子,就你這彪貨能冇仇人?”

“就算蟾妹子把大刀架在八爺我的脖子上,我都不帶信的!”

“你特麼是仇人太多,不知道誰來找你麻煩了吧?!”

看著陳大計傻愣愣的樣子,聾婆婆無奈的笑著搖頭。

“算了算了,實在想不起來就算了,八爺你也不用逼他。”

“來的要是個講道理的,咱們禮數週全,和人家好好說說。”

“殺人不過頭點地,總不能要了大計的命。”

陳大計其實是個善良的人,隻是偶爾有點彪。

“奶奶,那咱的仇人要是不講道理呢?”

聾婆婆輕輕摸了摸大計的肩膀,並冇有直接回答。

而是笑嗬嗬的問華九難。

“大孫子,你爺爺活著的時,候最愛聽的歌是咋唱的來著?”

華九難毫不猶豫。

“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豺狼,迎接它的是獵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屍生子,鬼抬棺更新,第472章

朋友,豺狼免費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