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搬山一脈的中年人張九手和猥瑣老道乞百家是故交。

知道他雖然看起來冇個正經樣子,但對命理、八字、麵相的研究,已經超過許多前輩高人。

“老色胚你是什麼意思,說點我們能聽懂的!”

要是平時張九手叫自己老色胚,乞百家一定和他理論理論,但如今這要命的時刻,哪有心情扯淡。

“倒鬥(盜墓)的你是不是傻,道爺我說的還不夠清楚麼?!”

“進這個鬼院子前,我們幾個的麵相不說長命百歲,但怎麼也能熬到耄耋之年(maodie,**十歲。)。”

“如今進來沾染了大因果,立即‘六陽暗黑’、‘四餘乾枯’,活不了‘七曜(七天)’之數!”

“哎,我們大老遠的從京城趕來尋死,這不是倒黴催的麼......不行,道爺我要趕快想辦法破局!”

言畢,將寫著“算儘榮華富貴、看破滾滾紅塵”的小幡,往地上一插。

又取出一塊畫著九宮八卦的黃布鋪在身前。

隨後乞百家收起玩世不恭,一臉緊張的坐了上去。

誰都不再理會,閉目唸唸有詞。

搬山一脈傳人張九手見此,也是麵容嚴肅。

“各位同仁,我認識老色胚十五年,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正經,看來此地當真凶險無比。”

“咱們暫時先‘按兵不動’,等他給大家找條生路。”

苗家姐弟聞言深深點頭。

乾瘦黝黑、有些靦腆的仡徠嗲木,更是努力睜開一直緊閉的雙眼。

讓人震驚的是,他居然隻有眼白,冇有黑瞳!

這副樣子在這個陰森恐怖的環境裡,顯得更加嚇人。

“弟弟你不用這樣,一切有阿姊在呢!”

仡徠阿花顯然知道自己胞弟這麼做,會付出極大代價,立即試圖阻止,但卻被仡徠嗲木搖頭拒絕。

“阿姊,阿孃守那(我神州苗裔信仰的三十六堂神之一,月母神)告訴我,要是咱們不儘全力,一定會客死他鄉。”

“就連魂魄軀殼,都會被永遠留在這裡,日夜受人驅使折磨,永無止境。”

仡徠嗲木說完後,抬頭用一雙白眼,從東到西一寸一寸凝視醫院大樓。

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普通人頭上頂著能壓垮自己的重物,一頓一頓的異常吃力。

不一會兒功夫後,仡徠嗲木慘叫一聲,捂著自己雙眼痛苦的蹲在地上。

指縫間不斷有鮮血滲出......

“阿姊,我們走,我們快走!”

“現在離開的話,運氣好神魂還能迴歸阿孃守那的懷抱!”

苗族美女仡徠阿花見此情景,顯然有些不知所措,茫然求助的望向張九手。

就在這時,年輕道人張尚燈彷彿被激怒了,取出用黃布包裹的桃木劍,指向醫院大樓。

“要走你們自己走!”

“一個個大驚小怪的,我們天字地組的麵子都被你們丟儘了!”

說完後口中誦唸尋鬼訣。

“魑魅魍魎,隱匿行藏,迷人迷物,生死無常,我奉敕令,逐厲避荒,如敢有違,化骨飛揚。”

“三茅真君在上,急急如律令!”

隨著咒語的完成,醫院的院子裡頓時颳起陣陣陰風。

張尚燈左手托的羅盤飛速轉動,就是停不下來。

如此詭異的情形,讓這位心高氣傲的茅山後裔不免大驚。

“怎麼會這樣!”

就在此時,醫院的大門忽然咣噹一聲緊閉,四周陰風颳的更急!

“怎麼會這樣??!撲該仔,你想死彆連累我們!”情急之下張九手罵出自己方言。

“這說明要麼你修行不夠,找不到邪靈;要麼他們無處不在......”

張九手話音剛落,陰風中不斷有詭異的笑聲傳出。

隨後張尚燈手中的羅盤指針猛然頓住,直直的指向醫院大樓門口。

隻見一個穿著白大衣,滿臉血汙、頭呈詭異角度扭向一邊的護士,手臂伸直對著五人緩緩招手。

“來啊......來啊......”

此時的張尚燈,已經處於半癲狂狀態。

也不管張九手的連連警告,自顧自的取出一張符籙打出。

“敕敕洋洋,日出東方,吾賜靈符,普掃不祥。”

“口吐山脈之火,符飛門攝之光,提怪遍天逢曆世,破瘟用歲吃金剛,降伏妖魔死者,化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符籙化作一顆火球,直直的朝女鬼打去。

隻聽砰的一聲火花四濺,穿著護士服的女鬼已經消失不見。

見此情景,張尚燈長長的鬆了口氣,癲狂的臉上露出笑意。

“我還當有多厲害,現在看起來不過如此!”

話音剛落,隻聽砰的一聲,醫院二樓的一個窗戶彈開。

還是那個女鬼,站在窗前對著樓下五人招手。

“來啊......來啊......”

注:因為神州苗裔冇有自己文字,所以本書提到的相關信仰都是音譯。

小弟在此鄭重承諾,絕無半點不敬之意!

若有不恰當的地方,歡迎各位讀者老爺,小仙女批評指正。

苗族所祀有三十六堂神和七十二堂鬼,筆者根據的是光緒年《永綏廳誌》所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屍生子,鬼抬棺更新,第386章

撲該仔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