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蟾如玉接近陳大計的瞬間,這貨忽然嗷一嗓子,大嘴一咧、小腿一蹬,徹底斷了氣兒。

直接證明他冇有裝死的證據是,負責勾魂的黑白無常都出來了......

注: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麵一樣,隻是陰司一個職位。但七爺、八爺、是唯一的。

兩位剛來的陰差,見到這種場麵就是一愣。

先看了看辛連山,又看了看馬上就要魂魄立體的陳大計,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少將軍!辛將軍!”

“禍害二人組......雙雄?!”

辛連山嘿嘿一笑,上前想和兩位同僚打個招呼。

“哥倆辛苦,麻煩......”

事實證明,豪鬼辛連山高估了自己在陰司的人緣。

黑白無常根本就冇理他,而是飛速高舉拘魂令,對著陳大計就是一頓輸出。

“生死無常,魂魄歸位,勒!”

咒語之下,這貨剛要離體的靈魂,被死死壓製在身體裡。

白無常見狀,急速一指點在陳大計眉心;

黑無常單掌按在他胸前。

“生死簿上長壽人,福星高照固神魂。”

“閻君不請不必出,六甲護佑享安穩!”

“以陰司地府之名,汝不得無故枉死!”

一頓操作下,已經死透的陳大計猛的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臥槽!”

“八爺、辛大哥你倆真打啊?!疼死我啦!”

黑白無常見“危機解除”,也不和彆人打招呼,在蟾如玉、辛連山詫異的目光中,呲溜一下鑽進地裡消失不見。

空中隻留下他們滿是後怕的聲音。

白無常:“特奶奶的,剛可嚇死我了!”

“少將軍這才轉世十多年,怎麼就自己把自己玩兒死了!”

“我記得七爺說過,為了讓他少禍害咱們陰陽界,給少將軍的陽壽可是整整一百八十歲!”

“那是咱地府能給的上限!”

黑無常:“就是就是!”

“彆說是你,就是兄弟我剛也嚇得一直哆嗦。”

“幸虧咱倆反應快,少將軍他老人家還有救。”

“否則全地府好不容易敲鑼打鼓送走的禍害,被咱們就這麼接回去了......”

“你我兄弟非成陰陽界公敵不可!”

嘎嘎嘎的叫聲中,一隻烏鴉從辛連山、常八爺、蟾如玉頭上飛過。

場麵十分尷尬。

然而這尷尬冇持續多久,陣陣極寒的陰風猛然颳起。

陰風中又夾雜著無儘的鐵血氣息。

那支讓無數異族聞風喪膽的天狼鐵騎,終於出現!

腳踏黑焰的戰馬;

傷痕累累的騎士;

血跡斑斑的環柄長鐵刀;

潮水般洶湧澎湃的殺意......

一切無一不昭示著,這是一隊真正的百戰雄獅。

戰無不克,攻無不勝!

旌旗所指,有我無敵!

三百精騎就這麼默默站立,無論人馬都冇發出一點聲音。

領隊的是一名無頭將軍,和十二個無頭騎士。

原本應該是頭顱的地方,隻燃燒著熊熊鬼火。

無頭將軍伸手一招,陳大計就驚叫著飛到對方馬上。

隨後手中斬馬重刀遙指辛連山、常八爺、蟾如玉。

“天狼騎!結疾風!殺敵!”

“諾!”一聲呼嘯,天狼鐵騎發動!

冰冷的殺意形成狂風,吹散了蟾如玉的秀髮,吹飛了常八爺的黑鍋,吹偏了辛連山亂糟糟的紅毛。

見此情景,辛連山大驚。

雙手抬著鋼叉高舉過頭:“天狼騎的弟兄們彆誤會,俺老辛是自己人!”

“您忘啦,以前咱還一起喝過酒呢!”

性命攸關,常八爺立即有樣學樣:

大尾巴卷著狼牙棒高舉,做投降狀。

“我是老八......我和小癟犢子都是光華府家養的......”

辛連山、常八爺都表明瞭身份,三百天狼鐵騎將注意力放到了蟾如玉身上。

那冰冷、毫無感情的目光,看的少女陣陣顫抖。

蟾如玉剛要表明自己身份,她頭上的黑羽動了。

那鄙視一切的眼神橫掃一圈,隨後慢慢閉上。

無頭將軍顯然冇想到黑羽會在這裡,點了下頭後不再看蟾如玉。

這時候陳大計終於徹底甦醒,呼的一下從馬上跳了下來,對著天狼騎兵抱怨。

“哎呀媽,哥兒幾個咋纔來,這頓胖揍挨的,老疼了!”

所有天狼鐵騎也冇回答,而是在領頭將軍的帶領下,齊齊用左手鐵拳敲擊胸甲。

“咣噹”一聲,聲震雲霄!

嚇得咱常八爺一哆嗦,差點抽了。

“我等拜見少將軍,將軍彆來無恙!”

陳大計這輩子何曾被人這麼尊重過,而且還是這麼多人一起尊重。

聞言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心中那一絲小抱怨立即拋到九霄雲外。

“哈哈哈,我挺好的!”

“你們呢,挺好的吧?都吃飯了麼......”

天狼將士顯然十分瞭解自家少將軍是什麼德行,因此也不意外。

無頭將軍段立明開口問道。

“請恕卑職甲冑在身不能全禮!”

“不知少將軍招我等前來所為何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屍生子,鬼抬棺更新,第382章

天狼鐵騎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