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打算投靠光華府,蟾如玉本就冇打算隱瞞。

所以就是常懷遠不問,這麼重大的事情她也必須說明白。

“常家主,實不相瞞。”

“兩百年前,小女子曾無意間進入過道藏。和我一起進去的,還有一隻雜血貔貅。”

“為了爭奪裡麵寶物,我倆大打出手,最後兩敗俱傷,雙雙跌出龍脈。”

說到這裡,蟾如玉取出那把三米長的九環大刀,和三支泛著幽光的竹簡。

常八爺見到大砍刀,下意識的一哆嗦,呲溜一下竄到常懷遠身後。

蟾如玉見常八爺舉動,有些不好意思,同時還俏皮的對他吐了吐舌頭。

“這把法器就是我從道藏裡帶出來的。”

“一起帶出來的,還有三支兵家戰書。”

“我就是憑藉這三支戰書,才能修行到如今的境界。”

蟾如玉邊說,邊把三支竹簡遞給常懷遠。

“可惜當時情況緊急,就隻帶出了這兩樣寶貝。”

見對方如此信任自己,就連這等重寶都放心交出來,常懷遠頓時一愣。

不過君子坦蕩蕩,常家大爺也冇多想,而是拿在手中仔細觀看。

隻見每隻竹簡頂端,都用篆體刻著一行殺氣盎然的小字:《六韜》之《虎韜卷》。

其下分彆記述了:“三陣”、”疾戰”、“必出”等兵家密術。

常懷遠,殺伐之主。

兵家纔是最適合他修行的法門。

因此神物一入手,常懷遠身後頓時騰翔起一頭雙角巨蛟虛影。

虛影翻騰不止,隱隱有陣陣龍吟咆哮。

“好好好!不愧是《武經七書》之一,果然非同凡響!”

常懷遠感歎連連:“難怪如玉姑娘與人鬥法時悍勇無雙,原來是兵家秘傳!”

儘管《虎韜卷》對常懷遠意義重大,甚至可以說是他化虯證道的關鍵,但這位絕世君子依然毫不猶豫的歸還給蟾如玉。

最難得是從始至終,眼裡都不曾出現半點貪婪神色,還開口叮囑。

“古人有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如玉姑娘,日後這等重寶不要輕易拿出給外人觀看,以免引來賊人窺視,危及自身。”

光華府中眾人見常懷遠如此風度,心中對他敬佩更甚。

其中陳大計、辛連山這對“陰陽界兩大禍害”,更是互相暗中鄙視。

呸!

和常家大爺一比,這貨真不是東西!五816○.com

放屁崩石灰,缺德帶冒煙的!

《虎韜卷》在常懷遠手中展露的種種異象,自然也都被蟾如玉看在眼裡。

默默接回之後,心中隻有五個字不斷徘徊:公子世無雙!

收起心中的敬仰,蟾如玉穩定心神繼續開口。

“當年那隻貔貅逃離前,曾揚言要把道藏的秘密說出去,他得不到也不會讓小女子得到。”

“剛剛在鎮裡的醫院中,我隱隱感受到了貔貅的氣息,一定是他帶人回來了。”

聽蟾如玉說完,結合劉掌櫃之前講的話,所有人都清楚了事情大概。

辛連山大嘴一咧,嘿嘿嘿一陣冷笑。

“難怪黃巢那犢子這麼著急害人、給自己治傷,原來是為了搶寶藏啊!”

“那可不能讓他得手!”

“好東西都應該是辛爺俺......都應該是咱光華府的!”

陳大計瞥了一眼自己的損友,給辛連山一個算你反應快的眼神。

然後對蟾如玉問道。

“小美女我問你個事兒行不?”

蟾如玉多聰明,早就看出來這位頭頂鳥窩,打架猥瑣、看起來彪乎的少年大有來曆。

而且還是光華府的二公子。

因此怎敢怠慢,側身行禮後立即答話。

“少將軍有事兒請講,如玉定然知無不言。”

陳大計大大咧咧一笑,同時遞給蟾如玉一包辣條。

“小美女和咱不用客氣,我就是問問你。”

“從寶藏裡出來之後,為啥不再進去呢?”

“趁著貔貅不在冇人和你搶,你就使勁搬唄!搬空拉倒!”

其實陳大計最想問的是貔貅是啥,不過怕彆人笑話他傻,所以強忍著。

打算等冇人了偷偷問問華九難。

蟾如玉顯然還冇適應陳大計的“社交牛逼症”,拿著辣條不知所措。

常懷遠微笑代為回答。

“大計小友你有所不知。”

“既然道藏是藏在龍脈上,那它的位置便不是固定的。”

“而是隨著時間、節氣,山川地勢不斷遊走。”

“任何人進入一次,都已經算大機緣,想要第二次進入,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屍生子,鬼抬棺更新,第376章

玉蟬,貔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