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五大出馬仙中,常家主殺伐。

彆看常家大爺常懷遠平日裡溫文爾雅,絕世公子一般逢人點頭微笑。

可一旦震怒與敵爭鬥,那絕對是“不死不休”的超級狠人。

用常八爺的話就是:“那傢夥,老凶殘了!”

“大蛤蟆讓他三兩下子就乾的稀碎”

此刻提到日遊神溫良,常懷遠就忍不住爆發了心中恐怖的殺意。

鬼差宋濂機警,見此情景立即暗中拉住還要開口詢問的庖丁,他自己搶先說話。

“常家主請放心,您交代的話,我兄弟一定一字不差的帶給日遊神大人。”

陰陽界生存法則第一條:永遠彆介入強者之間的恩怨!

如果你已經捲進來了,那麼恭喜你,做好變魙(zhān)的準備吧。

所謂:眾生必死,死必歸土,此謂之鬼。

而魙,是鬼死後化作的一種“東西”。

《聊齋誌異·章阿端》曾提及:“人死為鬼,鬼死為魙。鬼之畏魙,猶人之畏鬼也。”

《五音集韻》中也有類似記載:

“人死作鬼,人見懼之。鬼死作聻(jian四聲),鬼見怕之。若篆書此字貼於門上,一切鬼祟遠離千裡。”

雖然“魙”和“聻”兩字不同,但筆者認為隻是不同年代寫法不一致。

通過這些記載也可以看出,我國古代修行者,從很早以前就知道魙的存在。

並還可以用術法驅使這種“東西”,對付鬼神。

扯的遠了,咱們言歸正傳:

眾人回到屋裡,按照主次尊卑一一落座。

灰老六卻一如既往的,如同影子一般站到了華九難身後。

和小無心一左一右、一老一少,看起來倒也十分和諧、相得益彰。

“嘿嘿嘿,諸位不用管我,你們繼續吃著喝著聊著。”

“我習慣了待在小先生身後,還是在這站著心中踏實。”

說完這番話,灰老六如老僧入定一般垂頭不語。

那樣子像極了冬日暖陽下,在房前屋後曬太陽、瞌睡了的農家老頭。

過了一會兒,就連出馬仙特有的氣息都消失不見,彷彿真的和華九難的影子融為一體。

旁人若不刻意尋找,根本就不會發現華九難身後還站著個“大活人”。

現在的灰老六,簡直毫無“存在感”。

黃家仙老兩口兒見他這個樣子,對視一眼都是羨慕無比。

黃佐一聲感歎:

“洗儘鉛華得解脫!”

“這纔多長時間,冇想到灰六哥就走到了這一步!”

“哎!羨慕不來,羨慕不來啊!”

論胸襟氣度,眾出馬仙中當以家學淵源的胡青山為首。

這位道骨仙風的老者微微一笑,舉杯遙敬眾人。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

“灰六兄弟與九難肝膽相照,多次為他出生入死,有此福報也是應當。”

說到這裡胡青山停了一停,目光望向黃佐,語重心長的說道。

“黃老弟伉儷不也憑著功績,在小九處得到了秘術麼?”

“與其羨慕彆人,不如靜下心來勤加磨鍊自身。”

“我等出馬仙修行,陰德、福報、機緣決定咱的成就上限;”

“自身刻苦努力、踏踏實實,決定咱的成就下限;”

“二者相輔相成、不可分割,切記、切記!”

也不知道胡青山這番語重心長的話,黃佐老兩口兒聽進去多少。

反正二人也冇回答,隻是若有所思的頻頻點頭。

胡青山見他們這幅樣子,也不好多說什麼,扭頭繼續和李大爺把酒言歡,敘舊談心。

趁著大人們說話冇人注意自己,閒不住的陳大計拽著常八爺來找灰老六。

“嘿,六哥六哥醒醒,咱帶著八爺找你嘮嗑兒來了!”

麵對陳大計這個活寶,灰老六再也深沉不起來。

立即收起那副神神在在的樣子,狡黠一笑。

“哎呦,這不是小雞兄弟麼?”

“怎麼了,找六哥有事兒啊,還是又想吃土了?!”

陳大計聞言趕忙捂住自己大嘴,甕聲甕氣的說道。

“六哥彆鬨,我是來給你送辣條吃的。”

這貨邊說邊單手取出幾大包,塞到了灰老六手中。

灰老六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會心一笑。

將其餘的揣進懷裡,隻打開一包吃了起來。

還十分自然的,隨手遞給無心小和尚一根。

無心雖小,但卻是名副其實的大僧,已經修得“佛心通明”。

他自然能清晰感受到,灰老六對華九難的“善”。

愛屋及烏下,略一猶豫弱弱的伸手接了過來。

“南無阿彌陀佛。”

“小僧無心多謝老丈佈施。”

感謝完還覺的不夠,小無心從懷裡取出自己珍藏的特大包辣條,回贈給灰老六。

臉上冇有絲毫不捨。

“我佛有言:善食當與天下善者共享。老丈您也嚐嚐小僧這包。”

“哥哥說哥哥說牌子不一樣,味道也不一樣。”

於是,一老一少相處的異常和諧:

像是祖孫,又像是忘年故交。

你餵我一根,我塞你嘴裡一條,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臉上齊齊露出傻笑:一副生活真美好,咱們很滿足的樣子。

完全將陳大計和常八爺晾在了一邊。

常八爺無所謂,長期自帶夥食:

他動作嫻熟的,把修補好的大黑鍋從頭上摘了下來,倒水泡麪。

幾分鐘功夫,也加入“胡吃海喝”的行列。

並且還主動靠近灰老六、小無心二人,通過以物易物的原始方式,三人共享麵前“美食”。

這樣一來,不受人待見的陳大計被完全孤立,顯的更加突兀了。

幸虧這貨臉皮厚,也不覺的尷尬,反而再次主動湊了過來。

灰老六、常八爺見此,趕忙伸手捂住眼前吃食,滿眼警惕的盯著陳大計。

唯有無心小和尚略一猶豫,依依不捨的取出半根辣條。

“南無阿彌陀佛。”

“大計施主,小僧小僧願意和你共享美味”

“但是但是小僧這裡真的所剩不多了”

陳大計也不搭理小屁孩兒無心,開始對著灰老六冇話找話。

“我說灰六哥,你們來的這麼齊全,是不是有啥大事兒找我老大商量啊?!”

灰老六一邊美滋滋吃著小無心塞進他嘴裡的辣條,一邊對陳大計愛理不理。

“冇啥大事,他們都是來送禮的。”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