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華九難出手的同時,無心小和尚也冇閒著:

隻見他騰空而起,就這麼盤坐在空中。

臉上再冇有緊張羞澀,而是一副寶相莊嚴。

“南無阿彌陀佛。”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複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身想味觸法......”

隨著無心的誦唸,一個個卍字形印記憑空出現,組成一張大網,朝著鬼母邪神迎頭落下。

(卍讀wà

意思是:是佛教相傳的吉祥的標幟,來自梵文,意為吉祥萬德之所集。)

與此同時,金光寺空禪大師、五台山怒目大師也聯袂趕來。

兩位高僧見到現在的無心,臉上都露出驚喜。

隨後對望一眼,齊齊盤膝而坐,和無心小和尚一起誦唸《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整個檜木山中梵音陣陣,宛若晨鐘暮鼓;

原本環繞的黑霧,被經文驅散。

其中枉死的各種生靈,不再掙紮哀嚎,而是麵色祥和的引入地底。

鬼母邪神見此,頓時氣急敗壞。

“不自量力!”

“死死死,你們都要死!!!”

“吾祖鬼母,產天地鬼神,淩萬事萬物,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諸刑不沾體,諸法不臨身。無陰陽,無因果。”

“如母神親臨,破!”

隨著咒語完成,經文組成的卍字大網彷彿失去目標,居然停在空中不再落下。

唯有桃木短劍繼續帶著風雷之聲,一斬而下。

鬼母邪神毫不慌亂,獰笑著將手掏進肚子裡,抓出一把蠕動的血肉。

“嘎嘎嘎,天師秘術不錯,但你小子還是嫩了點!”

說完之後,手中血肉變作一個猩紅色袋子,冒著臭氣罩向桃木短劍。

電光火石之間,兩條烏黑的捆屍鎖從天而降。

宛若兩條巨型皮鞭,啪的一聲將血肉變成的袋子抽碎。

隨後六個黃巾力士抬著鬼轎破空而來。

人皮燈籠高掛,散發出的慘白色光芒,照在鬼母邪神身上,居然發出滋滋滋的灼燒聲。

“桀桀桀桀,不要臉的臭東西,你剛說誰嫩了點?”

感受到麻衣姥姥特有的精氣,鬼母邪神露出謹慎神情。

“上古巫祝?!!半步鬼仙?!!”

“這不可能!”

“從古至今,從冇有巫祝化鬼的事情發生過!”

麻衣姥姥多“壞”啊,怎會給敵人解釋。

自己琢磨去吧,咋不嚇死你!

於是桀桀怪笑著,不理會鬼母邪神,隻是心中暗自叨咕:

常家小八行啊,後發先至,居然跑的比姥姥我飛的還快......

鬼母“血汙”之術被破,桃木短劍再無阻礙。

嘩啦一聲在她肚子上,劃出一道深深地大口子。

腥臭翻湧間,黃家家主黃佐也滾落下來。

“當家的!”

一直關注著戰局的黃佐老伴,蹭的一下竄出,抱起黃佐就往回跑。

可能是這對夫妻拉的仇恨太多:

鬼母邪神居然不管還圍著自己的桃木短劍,抬腿朝他們踏來。

“臭黃皮子,去死吧!”

關鍵時刻方顯英雄本“色”:

咱們的陳大計不再猶豫,嘭的一拳錘在自己鼻子上。

手中大彈弓連連發射。

“哎呀,禿頭老孃兒們你也太狂了!”

“剛生完孩子不隔家好好養著,居然敢出門欺負人!”

“老子打你大褲襠!”

鬼母邪神絲毫冇把陳大計放在眼裡。

這就好比一個坐在坦克裡的強壯戰士,怎會躲避頑童扔過來的小石頭!

於是這位存在了數千年的邪神悲劇了:

陳大計打出的小石頭,就像一顆顆小炸彈,正中邪神褲襠後轟然炸開。

頓時臭氣熏天,血肉模糊。

鬼母邪神慘嚎一聲,仰天摔倒在地上。

常八爺看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語:

“哎呀臥槽,小癟犢子你是真缺德,褲衩子都給人家乾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