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老和尚聞言,立即仔細打量華九難。

並暗自用出佛門神通,開天眼的密咒。

嗡。現金剛薩埵(sàduǒ,佛教用語,含有存在、生、實、真、善、賢等義。)。

金剛眼無上。

一切眼今開。嗡。若炸那。曲阿吽哄。

開了天眼後,空禪再次望向華九難:

隻見他身後,矗立著一棵遮天蔽日的蒼翠青鬆。

鬆枝間霧氣瀰漫,綠光陣陣。

更有眾多鳥類生存其間。

華九難頭頂,盤旋著一條傲然的虯龍(qiúló

g)。

龍吟陣陣,直達天際。

華九難自身,則散發著濃鬱的功德之光。

光芒中,隱有許多人對著他微笑。

空禪老和尚再想看仔細時,忽然覺得雙目一痛,居然流出兩行血淚!

他慌忙起身給華九難行禮。

“南無阿彌陀佛!”

“施主見諒,剛剛是小僧孟浪了!”

說完雙目緊閉,久久不語。

陳大計雖然厭惡和尚,但也心善。

見此不禁輕聲嘀咕:

“咋滴了,怎麼看著看著還流血了!”

“老和尚,你是不是偷看過美女洗澡,生針眼了?”

常八爺嘿嘿壞笑。

“他這可比看美女洗澡嚴重多了,弄不好都得瞎嘍!”

華九難雖然不知道空禪老和尚,為何成了這個樣子,但還是取出金針為他救治。

五根金針,熟練地刺入老和尚腎關穴、複溜穴、珠圓穴、七華穴、三叉穴。

或深或淺,或旋或捏。

片刻之後,空禪眼睛不在流血。

心思細膩的胡菲兒,取來熱毛巾讓他自己擦拭。

老和尚徐徐睜開眼睛,雖然還是微微刺痛,但已經能看清東西。

“南無阿彌陀佛。”

“施主大功德、大善意,小僧唯有敬仰。”

見到和尚眼睛好了,放下心來的陳大計又開始扯淡。

“呸,和尚就會用嘴哧溜人!”

“能不能來點實在的......”

說到這裡,陳大計不禁有些猶豫:

要點什麼好呢?

和尚應該都很窮,不然怎麼總是稱呼自己“貧僧”......

再者說了,他就是給錢,我也不稀罕。

咱家有礦咱怕誰?!

陳大計胡思亂想的時候,一眼看到空禪手中的念珠。

嘿,文玩不錯啊!

不知道老和尚自己盤了多少年:這包漿、這成色!

“和尚啊,你要是真心感謝我老大,就把手裡的文玩送他吧!”

“雖然不值幾個錢,但也是一份心意。”

“文玩?”空禪老和尚不禁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

“南無阿彌陀佛。”

“這位小施主說的不錯,應該送,結個善緣。”

眼見華九難不接,陳大計一把抓了過來,並且掛在了自己脖子上。

那樣子......更猥瑣了:

要是再拿上水磨镔鐵禪杖,腰間跨上戒刀,簡直就是小一號的魯智深。

“我替我老大儲存著。”

“老和尚你冇意見吧?”

空禪第一次仔細打量陳大計。

這一看不要緊,一句“小施主與我佛有緣”險些脫口而出。

可有了華九難的前車之鑒,他怎敢再輕易說出口。

畢竟空禪和尚,暫時還冇有做“盲僧”的覺悟......

“南無阿彌陀佛。”

“小施主隨意就是,貧僧不敢妄言。”

聾婆婆看的好笑,開口問道。

“和尚,你匆忙來老太婆家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常八爺哧溜吸了一口方便麪後,嘿嘿笑著說道。

“大和尚,你要有事就趕緊說吧。”

“不然的話,過一會兒這身袈裟,都得讓大計那小癟犢子找理由扒了。”

“到時候,你隻能光著大屁股回廟裡!”

空禪大師這纔想起自己來意,趕忙開口。

“南無阿彌陀佛,有勞女菩薩垂詢(垂詢,舊稱,上對下有所詢問)。”

“小僧這次登門,還是為我寺佛祖金身下,鎮壓的那尊邪魔。”

華九難微微皺眉。

“大師,您是說下麵的東西,要出來害人了?”

老和尚空禪搖了搖頭。

“南無阿彌陀佛,那倒是冇有。”

“隻是從五台山趕來鎮壓的幾位大僧,進入佛祖金身下麵後,就再也冇有出來。”

“小僧因此我萬分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