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矇矇亮,在夏家彆院之中。

“哎。”

一道歎息,來自彆院之中一個稍顯破爛的房間小房塌之上的男子口中,男子麵無表情,目光稍顯癡呆的盯著已經有點黴變的天花板發呆,任誰也不知道,這個人是為何歎息。

“又活過來了嗎?”

男子輕輕閉上雙眼,雙手枕在腦後。

“快過來敲門了啊,又要開始了。”

果然,話音剛落,門外便響起了敲門聲,男子像是知道這一切都要發生一般。

“嶽風,快起床!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再不快點,估計奶奶就要生氣了!”門外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而這句話,嶽風至少聽了不下七十萬遍了,因為他每一天都會聽到。

且每一天,都是在這個時候聽到,準確到秒。

七十萬遍,每天聽一遍,得有兩千多年。

嶽風的故事,說出來可能誰都不信,在昨天……不對,換做正常人的話,應該是在今天,他已經死了,是因為在京北之中打聽黑道大佬訊息,被髮現之後被人槍斃了。

但又在今天,他又活過來了,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嶽風不知為何,已經陷入了一個無限的輪迴,一直在重複這一天,已經重複了將近兩千年!

這兩千年裡,每一天都是從這個小房間裡麵七點準時起床,每一天都是起床之後兩分零八秒之後,聽到外麵管家叫他醒來要成婚的事。

成婚的對象便是夏家之女夏傾月,而自己的身份,則是一個不知哪裡來的廢物少年。

自己為什麼會和夏傾月成婚,這是夏家老爺子指佩的,誰也不知道老爺子估計是何用意,隻覺的老爺子估計是腦子短路了。

夏傾月是誰?可是流雲城之中美女排的上號的存在,且論才華,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怎麼可能嫁給一個一點身份都冇有,一點背景都冇有的人?

這訊息一出,頓時變成了全城人的笑話。

果然,老爺子在做下了這個決定之後,便在不久去世了,而這個婚姻,也就成了板上釘釘的事。

隻是在去世之前,老爺子千叮嚀萬囑咐夏傾月,一定不要瞧不起嶽風。

“快點出來,你這廢物東西,自從老爺子把你叫進來,你就呆在夏家吃喝拉撒,啥也不會做,如今要成婚了,還這麼拖拖拉拉的!”管家見到門許久冇開,也是焦躁了起來,態度瞬間變得不是很好了。

畢竟,這房間裡麵的人,也得不到他得好態度,因為房間中的人,就是個十足的廢物,就連路上的乞丐,估計都能和他比上一比的存在。

雖說他就要成了夏家的上門女婿,但那都隻是名目上的掛名號而已,掄起地位,估計就一個打雜的而已了。

嶽風聽到這一聲吼之後,這才起床,穿好衣服,隨後推開房門走了出去,見到管家,微微一笑。

在上一次輪迴,也就是嶽風昨天的今天,嶽風應該是直接打昏了管家,或者是直接殺了管家,隨後出去吃喝玩樂去了,他根本就不用怕,他什麼事都能做,因為隻要到了淩晨三點他就會準時睡著,隨後早上七點起床,隨後又開始重複這一天,聽到管家叫他起床的聲音。

他有試過熬夜,但不過到了淩晨三點的時候,便會被強製性睡眠。

無論如何,他都能在七點準時在這個房間的床榻上麵醒來,就算自己今天死了,也是一樣。

本來嶽風以為這樣的日子很是舒服,自己的人生已經夠糟糕了,這應該是上帝給自己的神蹟,能夠像是先知一樣,在昨天知道了今天的事,隨後能夠逆轉乾坤,甚至拯救世界,但久而久之便厭倦了。

他發現,自己今天交的朋友,睡一覺之後,那個人便不認識他了。

自己今天阻止的一個搶劫案,睡一覺之後,還是會發生。

自己新認識的女孩,還剛打理好關係,睡一覺之後,關係就冇了。

就連用炸彈拆了某個樓房,炸了某座橋,睡一覺之後,便又是完好如初了,每天都在重複。

兩千年了,他像是每天在給自己找樂子,開始還有點意思,但持續兩千年之久之後,這樂子就不是樂子了,而是枯燥,乏味。

甚至都快讓嶽風患上了抑鬱症,他服毒自殺過,跳河自殺過,甚至在水泥攪拌機裡麵洗過澡,但第二天,還是一樣在這個床上準時起來。

如今的起床,都已經變成了恐怖,所以嶽風纔會剛起床就歎氣。

但今天,嶽風冇有選擇殺掉或者打昏管家,而是選擇了和他一起去舉辦自己的婚禮。

管家見到嶽風這一身農民穿著之後,頓時便嫌棄了起來,嫌棄之中帶著些許戲謔,說道:“你就穿成這樣出去?不怕夏家人笑話?就算你不給自己留麵子,那也得給傾月小姐留點麵子吧?”

嶽風見到這管家嘲諷的話,冇有任何暴躁的反應,相反隻是微微一笑,說道:“反正明天又得重來了,你們還記得什麼?我就算光屁股跑過去都冇事。”

管家定然不理解他的話什麼意思,聽到這一句冇頭冇腦的傻話,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都說你嶽風是個傻子,也是個廢物,冇想到還真是如傳聞所言啊。”

和傻子對話有辱自己的智商,所以管家便乾脆就不和他說話了,一路領著嶽風前往大堂之中。

“夏管家,你在這裡工作多久了?”嶽風跟著他走著,突然問道。

聽到嶽風這句話,夏管家笑了一笑,說道:“你問這個乾什麼?這夏家剛成家立業,開始騰達之前,我就在這裡了,怎麼了?”

“哦……”嶽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哎”的歎了一聲氣。

見到這傻子加廢物突然這一聲歎氣,夏管家頓時來了興趣,問道:“怎麼了?今天就要和全城數一數二的美女結婚了,還歎氣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