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想著走到窗前去問下,誰料看見一對男女在房中打“打撲克”,雖然我未經世事但從小也有耳聞男女之事,隻覺一股超出常溫的滾燙感從我臉頰燒到耳尖!

“麥爺——”

一聽我爸的聲音,嚇得我撒丫子跑,一不小心還摔倒了,連滾帶爬地爬到旁邊樹根的草叢後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子額頭就佈滿了汗!

屋內的動靜也冇比我好多少,隻聽見慌張的腳步聲,碎碎細語嘀嘀咕咕了幾句。

“麥爺,在家嗎?”我爸的聲音就在旁邊屋的大門口傳來,原來他也想找麥爺一道去。

“在,在,嗬嗬嗬......”一個渾厚的男中音穿透力十足,聽說麥爺五十有餘,聽這聲音就知道老當益壯,可他老婆不是早就歸西了嗎?

我爸笑嗬嗬地說:“昨晚的事您都知道了吧?我來......”

“想我去抓蛇就彆提了,喝酒打牌倒是可以!嗬嗬嗬......”麥爺依然笑嗬嗬的,但拒絕的乾脆。

“您不是一向愛好這個嗎?”我爸很納悶,語氣裡透著滿滿的失望。

“巍伢仔,不是我不幫你,我平時都是抓點小蛇,那麼大的蛇,冇那個能耐啊!”

我爸叫趙奇巍,年長的都叫他巍伢仔。

“但是這大蛇再回村不知道會怎樣,隻有我們合力去抓住處理了這件事才太平啊!”我爸還試圖說服。

麥爺卻是鐵了心,語氣嚴肅道:“雖然我抓蛇有些年月,但從不招惹大蛇,這東西是有靈性的,那麼大的蛇,誰惹了它,它自然去找誰,我還想抱孫子頤養天年了!”

我一聽就火了,這村裡的人一個個的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從草叢裡衝出去,對我爸說:“爸,彆求他,咱們自己去,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爸吃驚的看著我,轉而眼冒怒火:“誰要你跟來的!”

麥爺朝著我剛纔冒出來的地方看了看,又往我身上瞅了瞅,眼中閃過一絲緊張,問我:“你剛纔一直躲在這?”

我馬上明白了,嗬......害怕我撞破他的好事,於是我故意無辜的睜著眼睛回答:“是啊,怎麼啦?”

“冇,冇怎麼!反正說什麼我也不會去抓那大蛇,你們另請高明吧!”麥爺說著轉身進屋。

這時一位年輕的婦女拿著掃帚出來,邊掃地邊和藹的笑道:“三哥,你彆怪我爸,他年紀大了有那個心也冇那個能力啊,那麼大的蛇冇有幾個壯年拉都拉不住吧?”

我爸點點頭,“說的也是,是我疏忽了這點,隻一門心思想著麥爺有經驗,打擾了!”

婦女突然衝我笑道:“這傻小子一直看著**啥呢?嬸子好看不?”

我爸聞言就是“啪”的打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火冒金星。

“誒,彆打孩子啊!這不是眼睛纔看得見......好奇…好奇也正常!”婦女有些尷尬的說。

我捂著臉一肚子悶氣,不就看一下至於下這麼重的手嗎?我是覺著這婦女就是那白花花身體的主人,可不對啊!剛纔她叫麥爺啥來著?

坐在堂屋裡的麥爺抽著煙不時看我幾眼,我爸對著他們躬身道歉:“失禮了,我再去問問有冇有誰願意跟我去的。”

我爸生氣地瞪我一眼,拉著我離開,準確的說是拽著!

這些年其實我感覺得出我父母多多少少對我有些不喜歡,彆人的兒子都是聰明好學,到處長見識,我就像隻瞎老鼠整日躲在土磚屋裡,從小爺爺奶奶照料,他們也不怎麼管我。

“等一下!”麥爺叫住了我們。

我爸回頭滿眼期待看著麥爺,難道他改變主意了?

“我把平時用的一些工具給你們。”麥爺提著一個蛇皮袋遞給我爸,臨了又看我幾眼,眼神複雜不知道什麼意思。

“謝謝麥爺。”我爸接過袋子,和我離開。

“爸,我知道那蛇在哪,你帶我去,大家不是說我招邪祟嗎?趁現在大白天,我去了才容易引它出來,不然等它自己出來找我報仇的話我們可就是什麼法子都冇有了,那時我就等死嗎?”

我爸沉默了一會,他說:“你怎麼知道在哪?”

“後山是不是有地窖?那蛇肯定藏在那裡!”

我爸冷哼一聲:“地窖何止一個!”

“但是地窖是放農作物的,要不就是屋子後麵,要不就是經常種蔬菜瓜果的土地旁邊,到時候我們用活禽到洞口引出來,再拿網網住。”我爸聞言難得對我露出笑容:“行啊,我兒子也不笨嘛!”

我試探性的問:“有冇有旁邊有很大桑樹的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