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強者在都市》 小說介紹

小說《絕世強者在都市》講述了精彩內的故事作者是將軍跳舞。小說精彩節選:...

《絕世強者在都市》 第1章 免費試讀

罪惡之地。

這裡關押的是世界上最凶、最惡之人。

一號牢房。

“殺神,過來給我捏捏腿。”蘇杭坐在獄卒搬來的沙發上,衝著旁邊喊道。

殺神乃是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一的白種人,曾暗殺過一國政要。

此刻聞言,氣勢凜然的走向蘇杭,蹲下身來:“爺,力道如何?”

“還行。聽說你脾氣不好,前幾天把一合金的大門給砸了?”蘇杭眯著眼睛。

“爺,我賠一百萬美金,您看行麼?”殺神打了個寒顫,連忙道。

“行。”

蘇杭轉頭對另一白種人道:“聽管理人說,你前幾天和七殺打起來,把廁所都給砸了,屎尿橫飛。你們也不嫌臟……”

“爺,我願意賠一千億美金。”

洪主是世界級軍閥,入獄前,曾經還帶著自己的私軍與米國乾過。

“打架是兩個人的事,等會我找七殺談談,你們一人五百萬。”蘇杭眯著眼睛,說道:“你去擦馬桶吧。”

“好的,爺!”

這位世界級的恐怖分子脫下自己的囚衣,用衣服仔仔細細的擦起茅坑。

蘇杭看向唯一的亞洲人。

“爺,我冇犯錯,但我願意讓人給監獄投一億美金,用於加強防護。”

破軍給蘇杭點了根菸,諂媚道。

“……”

這時,一名獄卒走了過來。

見到三位世界級重型罪犯如孫子般,伺候著蘇杭,嘴角抽了抽,但很快就釋然了。

將一份信遞向蘇杭,道:“蘇哥,三年已到,您可以出獄了,這是您的信。”

蘇杭接過信件,是老頭子寫的。

信上——“臭小子,二十年前我曾經路過青州趙家,給你訂了樁婚事,如今時限已到,你去娶了那家姑娘吧!對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麼?我在趙家留了樣東西,你去了找趙山河索要,裡麵會有你身世的線索。”

“我的身世?”

蘇杭麵色突然嚴肅了起來。

打他記事起就跟著老頭子,三年前,老頭子說有事要辦,給他找個地方度假,便將他丟到罪惡之地。

至於他的身世,老頭子卻一直閉口不談。

如今竟然鬆口了,隻要他去趙家娶了那未婚妻,就能獲取自己身世的線索?

而旁邊,殺神三人則是淚流滿麵。

三年了,這位“爺”終於要出獄了,他們總算可以解脫!

……

兩天後,青州機場。

一架印有聯合國國徽的軍用飛機降落在跑道上,艙門打開,從上麵下來一批膚色各異,全副武裝的軍人。

蘇杭最後下來,抬頭望天,忍不住想要吟詩一首。

“啊,藍天!啊,白雲!啊,自由的味道……”

“……”

軍隊中的大夏軍人跟著抬頭看天,旋即嘴角抽搐,這他娘是晚上,哪來藍天白雲啊?

“蘇哥,真不用我們保護您麼?”一名將領走上前,小心詢問道。

“我的身手你們是知道的。真要遇到了危險,誰保護誰還不一定呢!”蘇杭撇嘴道。

“也是。”

軍人們相繼苦笑。

他們是五大強國精挑細選出來的超級戰士,為的就是看守那些世界級的恐怖分子。

他們當中任何人去了各大國家的特種部隊,都是王牌級成員。

可與蘇杭這妖孽一比,的確不夠看……

那些重型罪犯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隻有蘇杭能治得住那些人。

“那群兔崽子要是不老實,給我打電話,我回去抽他們。”蘇杭衝著眾人拜拜手,拿起行李箱,大步往前。

目送著蘇杭離去的背影,軍人們齊刷刷立正,敬禮。

三年!

在罪惡之地的三年,蘇杭鎮壓了無數次的暴亂,不管是獄卒,還是他們,都打從心裡的尊重、感激蘇杭。

……

剛出機場。

一輛奧迪A7停在蘇杭前麵,下來一個二十五六,麵容姣好的女子。

女子帶著墨鏡,略微低下頭,用餘光瞅了瞅蘇杭:“你就是蘇杭?”

“你認識我?”蘇杭雙手插在兜裡,見女子叫出他的名字,不由的一鄂。

“我是趙淩煙!”

“趙淩煙?”蘇杭雙眼一震,老頭子的信裡寫了,他未來媳婦就叫趙淩煙的。

想到這,他上下打量起趙淩煙來,不管相貌、身材,倒都算得上良配。

娶這麼一美嬌娘為妻,倒是不虧。

“照相館我已經聯絡好了,我們現在就去拍結婚用的紅底照……”趙淩煙道。

“行。”

蘇杭冇想趙淩煙如此急。

很快,兩人便開車來到了趙淩煙約好的照相館,趙淩煙的照片已經拍好了。

蘇杭拍完紅底照片,趙淩煙這才從包裡拿出兩本結婚證,直接貼上照片,把一本丟給了蘇杭。

“國內辦結婚證都不用兩人到場了?”蘇杭詫異詢問。

“這是假證。”趙淩煙冷冷回道:“不知道你給我爺爺灌了什麼**湯,爺爺非讓我嫁給你。我不想違背爺爺,所以才弄了假證。”

蘇杭之前還好奇,這趙淩煙不會染了啥病吧?

不然一上來,就上杆子嫁給自己,現在才知道,對方是拿假證忽悠爺爺呢!

“你有意見,也給我憋著……”趙淩煙見蘇杭不說話,冷聲說道。

“好,我憋著。”

蘇杭微微一笑。

他也不喜歡被人包辦婚姻,他來趙家,說白了,也是為了老頭子留下的東西罷了。

等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就會離開青州,去尋找自己的父母。

而趙淩煙見自己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蘇杭還能笑出來,更加瞧不起對方了。

這次假證的事情,也是她父親的意思,一方麵也是想要試探蘇杭,而現在蘇杭的表現讓她也很失望。

……

很快車子就來到了趙家的祖宅。

趙淩煙臨下車時,叮囑道:“進去了彆亂說話,也不許和我爺爺說假證的事,不然我和你冇完!”

“懂。”

蘇杭點點頭。

趙淩煙這才帶著蘇杭進入趙家。

可剛踏入大廳,趙淩煙就感受到氣氛不對勁,爺爺,父母都麵沉如水。

順著這些人的目光看去,前麵還坐著一個年約五十,戴著黑墨鏡,叼著雪茄的中年人。

“常樂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