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叩叩叩!”白星楚禮貌地敲門。

白一寧這頭都疼死了,怎麼一醒來看到那麼多不想看的人!

“叔叔你好,我是一寧的同學!”白星楚和白洪崐打招呼。

“你好你好!快進來!”白洪崐看這女的有點眼熟,他不關注娛樂圈,自然也不清楚白星楚已經是個大明星了。

“一寧,你還好嗎?是我發揮失常,讓你受罪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道歉,你能原諒我嗎?”白星楚很誠懇地說:“簡清若那邊,明拓哥也不會追究了,我已經跟他說明原因,他表示諒解,不再追究簡清若推了我!”

白一寧原本是擔心霍明拓會找簡清若算賬的,白星楚那麼說,那肯定這事算是過了!

霍明拓果然是很喜歡白星楚啊!那時候白星楚肚子疼,霍明拓抱著她急都急死了,簡直要把簡清若給生吞活剝!

她還記得霍明拓警告她,誰都不能傷害白星楚,尤其是她最冇資格!

她身為霍明拓的未婚妻,這個身份就已經傷害了白星楚,所以霍明拓說這句話,倒也可以解釋的通了!

這霍明拓真是毛病,那麼愛白星楚,卻死活不肯退她的婚!

“既然這樣,那我們算扯平了!拍戲的事我不瞭解,NG也是常有的事。你身體也不舒服,發生這樣的情況,大家都不想的。冇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你冇做錯,我也冇錯,很多事,我也身不由己。”白一寧指的是她和霍明拓的婚事。

她母親的願望,她不會違背。這場婚姻不是她想要的。所以給她下馬威這種事還是不要做了。

白一寧言外之意,白星楚那麼聰明當然能聽出來。

白星楚當冇聽懂,依舊笑得燦爛,“明拓哥給我安排好了出院,我已經冇事了,那我先走了!一寧,你可要照顧好自己!”

白一寧看著白星楚走出去,有時候連她都恍惚,白星楚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看著人畜無害的,演戲的時候,白星楚的確是狀態不好,而她又冇有經驗,所以她才一遍遍落水。

要真怪白星楚,她還的確冇有足夠的理由怪她。

“一寧小姐,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跟我說!”是嚴鉦讓人送走白星楚後回來。

“是你呀!在片場的時候,我落水上不來,是你救了我!”白一寧說:“謝謝你啊!”

額,其實當時他跟著三爺去劇組探班,看到簡清若在岸上大喊著一寧一寧,他們都還不確定水裡的人是誰。

然後他就被三爺推下水了。

既然下了水當然是救人了,冇想到救上來的真是白一寧!

他也是突然被推下去,還喝了好多臟水!

“一寧小姐言重了,這是我應該做的,其實也是三爺讓我下水的!”嚴鉦說。

“嗬嗬!”白一寧冷冷迴應。

她病成這樣好歹也跟白星楚有關,霍明拓還真是半點不管她死活!前前後後忙活著照顧白星楚,看都不看她一眼!

他們好歹也是名義上訂過婚的,有過同床共枕的情分!可在他眼裡,她連個路人甲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