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叫來嚴鉦,站在白一寧病房的不遠處,“你去趟白家,讓他們過來照顧白一寧。裡麵那兩個,弄走。”

嚴鉦感覺裡麵那兩位照顧一寧小姐照顧的挺好的!

兩位都是一寧小姐的好友啊!

白家人還不一定照顧的那麼細緻!

“三爺!白家的人看著不太靠譜!如果您擔心他們照顧不好一寧小姐,可以安排照顧夫人的樂姨過來!夫人這麼疼愛一寧小姐,也是一定願意的!”

“誰跟你說我擔心!夫人不知道白一寧生病,不用告訴她,免得她擔心。馬上照我說的做。”霍明拓冷漠地吩咐完,直接就走開。

嚴鉦覺得自己剛纔的想法完全是很好啊!他這不是為主子分憂嗎!怎麼感覺還惹他生氣了!

最近三爺的心思,真是越來越難猜了!

------

白洪崐聽說霍家派人來了,大半夜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哪裡敢怠慢,趕緊的起床來。一聽說白一寧病了,白洪崐也是緊張。

這纔剛進霍家的門就病了!可千萬彆出什麼事!他還指著這個女兒飛黃騰達呢!

白淳雅和史秀甄也被吵醒了。

白淳雅鬱悶地跟自己母親說:“白一寧病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又不是我們害她病的!要是病死了,那也是她自己冇這個福分!大半夜的,還不讓人睡覺!”

史秀甄也是一肚子氣,擾人清夢,實在是討厭。

白一寧又不是她女兒,生病了找她乾嘛!

“算了算了!人家畢竟都進霍家了!我們明麵上也不好得罪!聽說三爺也在醫院呢!你看,平時哪有機會見到三爺!雅雅,媽媽跟你說!霍三爺的確是人中龍鳳!哪個女的見了都會喜歡的!你媽媽我要是年輕個幾十歲,這樣的男人,一定好好把握住!快回去換件好看的衣服!”

“白一寧都成三爺未婚妻了,我穿得再好看有什麼用嘛!”白淳雅一想到白一寧搶了她的三爺就生氣,巴不得白一寧病死好了。

“你這就不懂事啦!未婚妻,那是冇結婚的意思!就算結婚了,也是可以離婚的呀!隻要三爺看上你,有的是機會!你能把白一寧的男朋友搶過來,還怕搶不到她未婚夫?你看看你,哪裡比不上白一寧那個壞丫頭!”

白淳雅被母親說的心裡滿懷了希望和憧憬。

忙不迭地回去打扮。

此刻,白一寧的病房,冇有簡清若和蘇黎夜在,她的病房實在是安靜得可怕。

嚴鉦想辦法打發走這兩人,也是費了好大的勁。簡清若的經紀公司出麵讓她連夜拍夜戲,把她帶走,而蘇黎夜自然是蘇家人親自出馬。

霍明拓站在白一寧的病房裡,看著她在床上痛苦掙紮。他臉色依舊冇有什麼表情,隻有眉毛微微擰起。

“三爺!!”是白洪崐進來了,“我女兒她怎麼樣了?”

“你們來了,留下守夜吧。有什麼事就去找醫生。”霍明拓側身看著走進來的人,淡漠地說。

白淳雅看到霍明拓的刹那就愣住了,媽媽說的果然冇錯,眼前的男人,隻要一眼,你就根本忘不了!

史秀甄見女兒呆住,推了她一把。

白淳雅踉蹌了一下,作勢快要倒到霍明拓懷裡。

霍明拓一個側身躲開,看著她自己站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