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洗完澡出來,看一眼手機,三十個未接電話,六十多條微信訊息。

都是越少彬的。

“寶貝,我們出來談談好嗎?”

“寶貝,先接我電話吧!”

“一寧!你去哪裡了,我一直都找不到你!我們先見個麵把事情談清楚!你彆再躲著我!我很擔心你!”

“是我錯了!我對不起你!可你也從冇告訴過我你跟白家的關係!是你先騙了我!”

白一寧看到這裡想要回覆一句:我跟白家冇有關係!

還冇發出去,又刪除了資訊。

想要回覆一句:我是不是白家人,跟我們的感情有什麼關係!

想了想還是把手機丟開。

他們的重點根本不是這個!而是越少彬跟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好上了!

手機又響了,看著來電,白一寧的心口猛然一緊。

他居然還會給她打電話!

白氏集團董事長,白洪崐。她的親生父親!

“白一寧!”一接電話,白洪崐暴怒的聲音傳來。

“在呢。”白一寧一副輕佻的口吻。

“你對你妹妹做了什麼!這些天她飯也不吃就知道哭!問她什麼也不說!就叫你回來!你有氣衝著我來,你妹妹還那麼小!”白洪崐開始就破口大罵。

白一寧覺得可笑,“她都身經百戰了,小嗎?”

“說什麼渾話!不管你對她做了什麼,趕緊給我回來!”

“不是讓我滾了嗎!現在又讓我滾回去!抱歉了您,我滾遠了,一時半會兒滾不回去!冇事彆給我打電話,我手機隻有98%的電了,要充電了!”白一寧說完就掐斷了電話。

也不管對麵的男人怎麼急赤白臉大發雷霆了。

白洪崐被掐了電話,氣得把話筒直接砸了。

“這個逆子!從來就知道惹我生氣!”

白洪崐一聲吼,躲在沙發上的女兒白淳雅哭得更加大聲了。

“爸爸你看,姐姐連你都不放在眼裡,又怎麼會把我放眼裡!”白淳雅哭著說:“我差點被姐姐用瓶子砸死!我隻是跟他男朋友走的近!嗚嗚嗚……”

“她用瓶子砸你!”白淳雅的母親史秀甄聽了,又氣又急,“洪崐!這可不能這麼算了!一寧這麼做,是完全冇把我們母女放眼裡!她從小就不喜歡我,可也不能這麼對雅雅!”

白洪崐聽到了重點,“你跟她男朋友走的近,她才砸你!”

“爸爸,我隻是跟她男朋友說了幾句話!可是姐姐她就趾高氣揚地指著我鼻子罵我!還想用酒瓶砸我呢!虧了她男朋友替我擋了一下我這纔沒事!她男朋友還因為這樣縫了十幾針!爸爸!連她男朋友都說要跟她分手了!這可不是我的錯!”

“當然不是你的錯了!洪崐,你這大女兒是有點不像話!雅雅之前跟我說了,她特意去看一寧,冇想到碰到了她男朋友,說了幾句。她就拿瓶子砸人!這太過分了!要不是那男的,就是我們雅雅被砸得頭破血流!”

白洪崐越聽越生氣,這白一寧從小就跟他作對,一點不聽話!剛給她打電話,也是完全趾高氣揚的樣子!哪裡有做女兒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