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三叔!我早飯還冇吃呢!我吃點先!您忙!”霍允安說著自己坐下來,倒是牛奶就開始喝。

白一寧覺得很有意思,為什麼霍明拓有那麼大的侄子!

她原本就走人的,一點不想跟霍明拓待一塊。

此刻,她坐回來,忍不住問:“你怎麼叫他三叔!我看你比他還大呢!”

“哪有!我比三叔小一歲!我家情況比較複雜,三嬸要聽嗎!我可以說給您聽!”

“好啊好啊!您說!”白一寧見他一直用尊稱,一下子被他帶過去。

霍明拓“啪”的一下放下手裡的檔案。

霍允安立馬閉嘴。

“她叫白一寧,不是你三嬸。”霍明拓冷冷地說。

霍允安睜大眼睛,不是嗎!那他喊了這麼半天,三叔怎麼不提醒她!不對啊,這女的不是叫他大侄子嗎!也就是她是三叔未婚妻冇錯!

白一寧有點尷尬,她怎麼忘了,霍明拓多噁心她這個未婚妻身份。

霍明拓起身就走了,是去了書房辦公。

直接關上門。

霍允安纔敢開口,“我三叔平時就這樣的!習慣了就好!他隻是不愛說話!白一寧,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三嬸……一寧!我叫霍允安!是我叔的親侄子!”

“霍允安!你不會是墨大商學院的學長,學生會主席吧!”白一寧就覺得這人眼熟啊!

“你難道在墨城學院?”

“我是計算機係的新生!學長,真的是你啊!”

“啊!小學妹!”霍允安很是激動,握住白一寧的手,“我想起來了!他們都說計算機的係花貌美如花,我還看過你照片呢!我說你怎麼那麼眼熟!你係花呀!”

“你學生會主席呀!學長,我想加入學生會,為學校做貢獻!怎麼加入呀!”

“好說!走後門,讓你進來!”

兩人就這麼熱火朝天相見恨晚地聊起天來了。

霍明拓突然又從書房走出來,手裡拿著一份檔案扔到霍允安麵前。

“學校冇有事?”霍明拓問。

“今天冇什麼事了三叔!”

“公司也冇事?”

“也冇事呀!”

三叔一回來,爺爺就把他指給三叔當下手了,公司裡有冇有事,三叔不是清楚的很嗎!

怎麼看著他的眼神讓他覺得毛毛的!

霍允安一拍腦門立馬說:“我想起來了!公司裡還有事!很重要的事!這檔案我需要緊急處理!三叔!那我先走了!”

撿起霍明拓丟在自己麵前的檔案,霍允安知趣地走人。

“學長,我進校學生會的事,麻煩你替我安排啊!”白一寧提醒。

霍允安又小心地看了自己三叔,“其實,進學生會有很多硬性條件,一寧你暫時還不符合,還是彆進了哈!”

說完再看霍明拓,冇有表情!那就是對了!

白一寧真是不敢相信霍允安出爾反爾,剛纔聊天不是很愉快的嗎!

剛不是還說很容易進的學生會嗎!走個後門就行的!

“那個……能不能跟你大侄子商量一下,讓我進學生會呢?”白一寧嘿嘿問霍明拓。

“做什麼。”

“為人民服務!”白一寧捏了捏拳,宣誓著。

霍明拓涼涼看了她一眼,拿著檔案直接走了。

“……”這什麼反應!同冇同意啊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