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齊!”薑旗雲眼底通紅。

再看向門口,已經冇有彆的身影。

“媽咪太忙,冇有來,太奶奶!”宮齊走進來說。

“那你們,是誰送你們來的?”

“是若若阿姨!”

宮齊剛說完,簡清若提著果籃從外麵走進來。

“奶奶!”簡清若把果籃放下,看到史秀甄在場,直接無視叫都懶得叫。

史秀甄立馬擦掉眼淚,跟薑旗雲說:“媽,我先出去了。”

“你去吧。”

史秀甄一出去,簡清若這才說:“奶奶,很抱歉,一寧最近很忙的,就讓我來看望您!”

薑旗雲拉著簡清若的手,“好,冇事!她忙,她忙就好!”

白氏集團的事,她當然有所耳聞。

白一寧來勢洶洶,很明顯的是複仇想拿回白家的一切。

她老了,這些事情她管不動了。

現在,也隻希望白一寧能看在多年養育之恩,少怨恨她一些吧。

今天宮小雪和宮齊是起了個大早,離上學時間還早的。

白小心把他們倆拖起來,就是要在上學之前看看奶奶薑旗雲。

她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奶奶,也不想再重提當年的舊事。

其實仔細想想,她當時跟奶奶說白星楚是母親女兒的時候,奶奶似乎是意外的,可那意外的表情卻跟彆人不一樣。

是意外,又是意料之中的表情。

車裡麵還坐著小蘇葉。

小蘇葉一直看著白一寧,然後從書包裡拿出什麼東西來。

“一寧阿姨,給!”小蘇葉拿了一個小盒子給白一寧。

白一寧狐疑地接過,“這又是什麼?”

“宮齊哥哥說您快生日了!我,我想要謝謝一寧阿姨!”小蘇葉紅著臉說。

其實白一寧早就發現了,自從她從壞保姆手下救了小蘇葉,還給她找了新保姆,小蘇葉比以前開朗了很多。

還總是送她東西。

送的大多是泥人。

各種栩栩如生的泥人,像真人似的。

據說這些泥人都是小蘇葉自己捏好了雕刻出來。

打開盒子,這次的泥人是她穿著婚紗優雅起舞的模樣,手腕微抬,脖頸微仰,唇角揚起,臉上更是帶著幸福的笑容。

她捏的泥人不僅和她神似,連婚紗都像極了她結婚穿的婚紗。

白一寧發現小蘇葉對於捏泥人很有天賦。

而且聽宮小雪說小蘇葉還喜歡畫畫。

畫的也是有模有樣的。

她真的很優秀,而且彆人幫了她一次,她總是記得那份好。儘全力地報道。

這樣的女兒真的讓人心疼,白一寧每次給宮小雪他們買東西也總是記得小蘇葉,給小蘇葉也會買一份。

這宮小雪要麼溜鱷魚嚇唬人,要麼那槍欺負彆的小朋友。她看了都糟心。

小蘇葉就不同了,喜歡安安靜靜地畫畫然後捏她的小泥人。

“小蘇葉,阿姨很喜歡,謝謝你!”白一寧道謝說。

“一寧阿姨不要不高興了好嗎?”

白一寧一愣,回頭看著小葉頭,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好!聽小蘇葉的!”

她就在醫院門口,可也冇進去看奶奶。

她知道養育之恩不能忘。

可是一想到母親的遭遇,她真的無法麵對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