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是誰!是誰告訴你我在這裡!我是被人陷害了!我肯定是被人陷害!彬彬!一定是白一寧那個女人!她突然出現就是來陷害我的!一定是!”白淳雅大叫著:“白一寧,你出來!你肯定在哪裡看著!你出來!”

此刻的白一寧的確在隔壁房間看著呢!

視頻裡,白淳雅的臉幾乎扭曲了。

“自己乾的好事又要推給一寧!以前你就是這樣的,隻是我看錯了你,從來不相信一寧!白淳雅,你真是個肮臟的女人!難道是你白一寧逼著你這些年跟他搞在一塊的!”越少彬指著潘東。

自己的老婆和彆人被他抓姦,實在是痛苦至極,羞惱至極!

“我……彬彬!不然你怎麼會知道,一定是有人……啊!”

“啪”“啪!”接連兩聲,越少彬揪著她的脖子打。

“我怎麼知道?!你現在還關心我怎麼知道!我要是今天不來,我這輩子都不知道!還會被你矇在鼓裏多久!白淳雅!明天是最後的期限,馬上跟我離婚!”越少彬丟開白淳雅,又怒目了潘東。

轉身就出去,再看一眼白淳雅都覺得噁心。

這邊動靜鬨那麼大了。

剛好湯垚也是跟著上來的,看到市長進去,而且那麼大聲,怒氣匆匆的,他也跟過來看。

卻看到自家的白總跟彆的男人在滾床單!

我去!這可真是大新聞啊!

這邊市長捉姦的訊息早就傳開了,不少酒店的客人都探出腦袋來看,還有人直接到門口來。

這麼好看的場麵不看白不看啊!

“關門!快關門!”白淳雅失控地大喊大叫著。

被這麼多人圍觀,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當務之急,是不能讓媒體發現!

白淳雅現在顧不得去追越少彬了,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公關千萬攔著媒體,不能讓媒體進來。

“潘東!你設計我!”白淳雅怒目地指著潘東。

潘東已經在穿衣服了,“你可彆亂說話!是你情我願的事,哪有什麼設計不設計!”

“是不是白一寧!是不是!”白淳雅怒吼著。

潘東衣服冇穿好,就想先跑走。

一打開門,卻是一大堆記者湧過來。

“白小姐和眼前這位是什麼關係!”

“兩位保持長期的不正當關係已經多久了?”

“聽說市長已經來捉姦,是親眼捉姦在床了嗎!白小姐不是剛結婚,現在就和彆的男子廝混,市長要跟你離婚嗎?”

“白小姐,請回答一下我們問題!”

一個個攝像頭對著白淳雅狂拍。

白淳雅打開攝像頭,“你們胡說什麼!我隻是進來洗個澡!他是我弟弟!你們不要亂說!”

隔壁的白一寧是通過攝像頭看的,都快笑死了。

這話都能編出來!

白一寧一隻手在鍵盤上操作了一下,他們**的戲份,她直接儲存了。

霍明拓一到23樓就是這麼個場景,整個樓層都是擠滿了人。

因為市長夫人捉姦在床的訊息已經傳開了,就近的那些人全跑來看熱鬨。

正因為這樣,大家居然冇留意到鼎鼎大名的霍三爺也出現了。

霍明拓纔沒空管誰出軌了,他要抓的是白一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