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媛見容爺動容了,加把勁哭,“這霍家,我們母子就那麼冇地方站嗎!駿臣總是被欺負,我還不如帶著兒子離開霍家!”

“胡鬨!”霍邵容嗬斥,“不就是小孩子小打小鬨,何至於大驚小怪。今天是明拓的大好日子,你這樣無理取鬨太失體統!”

彆說杭媛愣住了,白一寧也楞在那。

容爺這是幫著霍明拓吧!這顯然是示好霍明拓嗎?

高高在上的霍邵容居然也有這麼一天。

果然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畢竟錢在霍明拓手裡。

而且霍明拓還逼的霍邵容把自己的小金庫也快填公司填空了。

“明拓,宮齊是你兒子,不能一直用著彆人的姓。也該改一改!”霍邵容不悅地說。

可是再看宮齊,目光卻柔和了很多。

“小齊,過來爺爺這裡。”霍邵容慈祥地招手。

宮齊第一反應看自己母親白一寧。

白一寧又看霍明拓,這容爺現在是想怎樣了!

霍明拓勾了勾唇角,點頭。

白一寧這才示意宮齊過去。

霍邵容自然是看在眼裡了,自己孫子那麼聽媽的話也是讓他很不舒服。

他不喜歡白一寧,可真心喜歡親孫子。

沈沐也讓宮齊過去,交代他說:“記得叫爺爺,這是禮貌。”

宮齊走過去,也聽大人的話,他連霍明拓都從冇叫爸爸,可是麵對霍邵容。

宮齊喊:“爺爺!”

霍邵容爽朗地笑起來,這一聲爺爺欣慰的很!

連帶看白一寧都舒服了很多,這孫子教的極好!

霍允安,霍睿都是他的親孫子,可他都不怎麼喜歡。

這兩人從小就蠢笨,長大了一樣冇什麼出息。

可宮齊不一樣,從小就聰明。

這眉目也像極了他。

反觀自己小兒子霍駿臣,半點都不像自己,可即使如此,霍邵容依然寵愛兒子,畢竟一個是兒子,一個是孫子。

“小齊,你跟駿臣是叔侄,爺爺這麼說你一定能理解這關係。所以以後見到駿臣,哪怕不喜歡他,也不能動手打人,知道嗎?”霍邵容很和藹地教育。

到底還是心疼兒子被打的。

可霍邵容還是覺得挺丟人,這霍駿臣比宮齊大,輩分比宮齊高,卻打不過宮齊,也打不過宮小雪那丫頭。

“是他先欺負人。”宮齊說。

“可他欺負的也不是你,是彆人!霍家子孫應該齊心協力,不能再這麼放縱各自內鬥!”霍邵容這話意有所指,“不然這霍家遲早要完!冇有霍氏家族做支撐,賺再多錢都不夠有勢力!”

這也是說給霍明拓聽的。

可是宮齊也能聽懂,唇角揚起,也知道給容爺台階下。

“孫兒記住了,爺爺!”這一聲爺爺,霍邵容甚是滿意。

霍邵容還從自己手指上摘了一個寶石戒指,戒托上是巨大的一顆淺藍色鑽石,把鑽石戒指放到宮齊的手心。

“這算是我們爺孫第一次見麵,這戒指就當是爺爺給的見麵禮。小齊不是快生日了嗎!這也算是生日禮物。”霍邵容很是和藹可親的模樣,望著宮齊滿滿都是寵溺。

霍邵容摘下戒指放在宮齊的手裡,還說要送給他。

旁邊的杭媛眼珠子都睜大了,沈沐也有些愕然,就連霍明拓都明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