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真是冇用!”宮齊又說。

說著把毛巾丟給她就轉身走了。

小蘇葉見他生氣了,也不敢跟著上前,隻是站在原地不敢動。

“你不跟過來嗎!”宮齊氣死了,回頭罵。

一向都不會這樣發脾氣的宮齊,是第一次對一個人發火。

宮小雪那麼胡鬨,他都不生氣。

可是這個小女孩,真是氣死他了。

小蘇葉立馬又跟了上前,在身後亦步亦趨的,跟的很小心。

宮齊發誓,如果不是媽咪讓他照看她,他肯定不會搭理她!等今天過後,他絕對不要見到這個懦弱的小孩!

這邊霍駿臣被打,杭媛免不了一陣鬨騰。

霍邵容的親孫子打了自己的親兒子,這事霍邵容實在不好決斷。

憑良心說,霍邵容一眼看到這個孫子就覺得很是有出息,特彆像小時候的霍明拓,也特彆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這些兒子當中霍明拓最像自己,這個親孫子自然也跟著像。

霍駿臣雖然是他的親兒子,年紀小免不了被家裡寵壞。可說句實話,這性子哪都不像他。不是被自己孫女宮小雪打,就是被宮齊揍。

這真是讓他覺得很丟臉。

婚禮圓滿結束,圓滿得讓白一寧都覺得像做夢一樣。

唯一的插曲,居然隻是宮齊打了霍駿臣。

已經很晚了,在霍園裡麵。

霍邵容雖然最近很落魄,錢幾乎都投進公司,可也不開口要霍明拓回公司。

此刻儼然還是一家之主的模樣。

杭媛之前被鞭打,手臂上還隱約可見傷痕。

此刻哭著求做主。

杭媛自然不知道公司的情況,隻當霍邵容是最強有力的靠山。

心裡正想著,這次一定要好好報仇,教訓霍明拓的孩子!

沈沐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手裡拿著玩具還在逗宮齊。

反正今天誰要動她的寶貝孫子,她就動誰。

這可是明拓的親兒子,她親自做的親子鑒定,她的親孫子!

宮齊還給她設計了一套麻將高難度係統機器人。

以後人湊不齊,還有機器人陪她打。

這孫子,可把她給寶貝的!

白一寧在霍明拓旁邊輕聲嘀咕,“公公這是什麼意思,要打要罰還是要罵給個準信吧,我這結婚結了一天,挺累的。”

霍明拓抱著她的腰,讓她靠自己懷裡站著,輕聲迴應,“畢竟是我親爸,給他點麵子。無論他想怎樣對咱們兒子,咱們就聽著。媽在那邊護著,冇人動的了他。”

“容爺,您可一定要為我們娘倆做主啊!我這兒子也太苦命了!明明比他們長一輩,卻老被他們欺負!”杭媛開始哭,開始扯嗓門吼。

總是怎麼可憐怎麼來。

沈沐抬頭看了她一眼,跟宮齊輕聲說:“看,這可比若若演戲演的好。眼淚是真的!”

宮齊說:“奶奶,若若阿姨的眼淚也是真的。”

“是嗎!那若若可真敬業!”沈沐還在誇獎。

霍邵容皺眉,臉上有些動容。

再看霍駿臣,站在杭媛身邊哭著喊:“爸爸,就是宮齊欺負我!他把我踹在水池裡麵,我冇有惹過他!嗚嗚嗚……”-